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知道何为真正的恐惧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走在酒店的一楼大厅中,史钢在前面领着路,并扭头指着南知秋,随口问了一句:“这个人是?”

    南知秋已是走上前去,对着史钢伸出了手:“我叫南知秋。”

    史钢很随意的跟南知秋握了下手:“史钢。”

    “屎缸?那你儿子是不是叫屎桶?孙子是不是叫屎盆?”南知秋说着,捧腹大笑了起来。

    “你……你……”史钢被气得老脸通红,“邱总,这就是你请来的朋友?哼……”

    史钢冷哼了一声,径直朝着电梯走去了。

    看着史钢怒气盎然的背影,邱轻语笑了笑,对着南知秋说道:“喂,稍微有点过分了啊。”

    哪曾想,南知秋脸上的笑容竟是在瞬间消失无踪了:“轻语,你们一开始订的餐位,是在二楼吧?”

    “对呀,但餐位这种东西,临时更换很正常。”

    “不,你先跟那家伙去五楼,我想去二楼看看。”南知秋沉声说道。

    邱轻语愣了愣:“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变得疑神疑鬼的?”

    “我从那家伙的气息中嗅到了欺骗的味道,一个人突然说了谎,必然证明其心中有鬼。”言罢,南知秋已是径直走向楼梯口,并朝着二楼奔去。

    ……

    二楼贵宾包厢中,梁梦雨被逼到了墙角处。

    只见她脸上遍布惊慌失措的神色,手里持着一把餐刀,颤颤巍巍的对准了史统。

    “你别过来……否则……否则我就……”梁梦雨冷声喊道。

    “你就怎么样?”史统玩味的笑着,一步步缓慢的逼近了梁梦雨。

    “我就捅死你。”梁梦雨心下一横,说道。

    史统随意一笑,大手一伸,轻而易举的打落了梁梦雨手中的餐刀:“美人儿,别反抗了,现在谁都救不了你,你自己更不可能逃过我的手掌心。”

    梁梦雨看着对方那一脸丑恶的笑容,自己已是流出了两行恐惧的泪水。

    嘭……

    包厢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

    史统听到声音,已是停下了动作,直起身体,扭过头去。

    当他看到南知秋的时候,已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妈的,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垃圾?赶紧给老子滚。”

    而在墙角处,梁梦雨在看到南知秋的那一刻,完全呆住了:“南知秋,我是在做梦吗?”

    低声低喃着,梁梦雨猛然站直身体,快步朝着南知秋奔去。

    “你想往哪跑?”史统一把抓住了梁梦雨的手臂。

    终于,南知秋迈开大步,走了进来:“放开她,我能给你个痛快,否则……”

    “否则怎样?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让你滚啊。”史统勃然大怒。

    嗖……

    南知秋的身影瞬间闪至史统面前,一拳打出,将史统的身体整个轰飞出去,砸在了墙壁上。

    这一拳南知秋几乎没发力,所以史统只是被打倒,不但没死,连受伤都不算。

    之所以不直接打死史统,是因为直接打死,太便宜他了。

    只见,南知秋右臂向后一伸,战神魔方中立刻飞出四枚小刀,南知秋用手指夹住小刀,并随手甩了出去。

    噗噗噗噗……

    四枚小刀分别命中了史统的双手和双脚,将他的四肢死死钉在地板上。

    杀猪般的惨叫声在整个包厢中回荡着。

    “否则,你将生不如死……”南知秋阴沉着脸,冷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梁梦雨突然扑进了南知秋怀中,失声痛哭了起来。

    南知秋能感受到她因害怕而颤抖的身体,以及那滴落在肩头的眼泪。

    “梦雨,有我在,不用害怕了。”南知秋轻轻的抚摸着梁梦雨的后背,温和的说道。

    原本,梁梦雨事业有成,南知秋功力大增又获得兵器,两人的心情都很好,这次见面,应该玩的很开心才对。

    但此时此刻发生的事情,无异于大大破坏了他们的好心情,这跟预料之中的开心喜悦完全相反。

    梁梦雨只是一直哭着。

    就在南知秋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包厢门被重重的敲响了。

    南知秋扶着梁梦雨坐到椅子上,自己则走过去,拉开了房门。

    史钢在看到南知秋时,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紧跟着,他看着那一地的鲜血和被死死钉住四肢的史统,已是大声喊道:“我的儿啊……”

    南知秋一把将邱轻语拉进包厢,然后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南知秋,这究竟是?”邱轻语微皱着眉头问道。

    “如果我再晚来一步,梦雨就要被那个混蛋侮辱了。”南知秋沉声说道。

    “你说啥?”邱轻语为之一愣。

    她扭头看了看在一旁哭泣的梁梦雨,已是瞬间明白了一切。

    只见,邱轻语一把抄起餐桌上的餐刀,愤怒无比的朝着史钢两父子走去。

    “喂……”南知秋一把拉住邱轻语,“梦雨还在这儿呢,你先带着她出去,这里我来搞定。”

    邱轻语咬了咬牙,一把将餐刀扔给了南知秋,并拉着梁梦雨朝着外面走去:“南知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后果我来承担。”

    言罢,她带着梁梦雨夺门而出,并顺手带上了房门。

    在大厅中,梁梦雨看着那热闹的宴会,却突然感觉,这里是那般的恐怖而苍白。

    “轻语姐,我想回家……现在就想……”梁梦雨微低着头,发出哽咽之声。

    而在包厢内,墙边,史统正泪流满面的惨叫着,他的表情都因痛苦而变得扭曲了。

    “爸,好疼啊……”史统有气无力的说道。

    “小统,别乱动,我现在就给你叫医生来。”史钢担忧的说道。

    突然,史钢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被人抓住了。

    只见,南知秋抓着史钢的脑袋,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告诉你,你完蛋了,你全家都完蛋了,老子要杀了你,老子要杀了你全家。”史钢愤怒无比的吼道。

    南知秋直接无视了史钢,并微低着头,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史统:“知道何为真正的恐惧吗?”

    言罢,南知秋的眼中亮起了两团幽蓝色的冰冷火焰,紧跟着,那火焰出现在南知秋手臂上,并顺着他的手掌,蔓延至史钢的脑袋,进而遍布全身。

    只是一瞬间,被南知秋提着的史钢竟是在一瞬间被火焰烧光,化作飞灰。

    甩了甩手,南知秋伸出一根食指,点点幽火浮现,他一步一步的,朝着史统走去。

    史统脸上挂着眼泪,丑陋的表情在这一刻定格,又在下一刻因恐惧变得更加扭曲丑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