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被偷了东西
    ..校花的无敌兵王

    终于,一股庞大的气势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并令整个百草堂的建筑都震颤起来。

    女帝收回按在南知秋腹部的玉手,并屈指弹了一下南知秋的额头:“小子,便宜你了。”

    言罢,女帝已是拉着南知秋的身体,朝水池中央处游去,并在正中央停了下来。

    南知秋在左,女帝在右。

    看着南知秋的睡脸,女帝已是笑着说道:“现在,该你还我人情了。”

    言罢,她已是扬起柔若无骨的双臂,紧紧勾住南知秋的脖子,并将整个身体跟南知秋贴在了一块。

    女帝双眸微闭,又缓缓睁开,在她的眼眸中,已是透露出一抹幽蓝色的冰冷火光。

    紧跟着,南知秋的双眼也突兀的睁开了,但他依然是昏睡状态,只不过是被女帝控制住了身体、丹田和经脉而已。

    霎时间,南知秋的眼中也遍布火光,那火光浓烈而灼热,正是离火真经的火焰。

    两人的身体紧贴着,真气不断的放出,并在中间交错而过。

    南知秋的灼热火焰流进了女帝身体中,女帝的冰冷火焰则作为交换,进入了南知秋体内。

    水池表层开始出现变化。

    明明南知秋在左,身体还散发着热浪,但是水池左侧,却结满了冰霜。

    明明女帝在右,身上充斥着寒冷,但水池右侧,却变得无比滚烫,不断的沸腾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就连女帝的意志也开始变得模糊了,并在之后,彻底失去了意识。

    左侧冰霜融化,右侧高温骤降,两人的眼眸纷纷闭合,女帝的手臂软绵绵的从南知秋肩膀上滑落,两人的身体分开,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一起昏睡着。

    ……

    翌日清晨,漂浮在水面上的南知秋率先睁开了眼睛。

    他还没来得及探查自身的境界情况,就已是看到了身旁那飘在水面上的美丽女子。

    红纱紧贴柔若无骨的身躯,长发在水中散开,一张精致如画的脸上挂着晶莹的水珠。

    此情此景,令南知秋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突然,那女子睁开了双眸,并在水中直起身体,呆呆的看着南知秋。

    这一瞬间的正脸对视,南知秋立刻认出了对方。

    “你不是北冥雪吗?为什么会在这……”

    北冥雪立刻转过身去,并快速游到了池边,爬了上去。

    背对着南知秋,北冥雪冷声说道:“今日之事,你若是敢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言罢,北冥雪快步跑出了房间,只留下一道水痕脚印。

    房间外,北冥雪背靠着墙壁,扬手抚摸着自己的脸。

    “没想到,互换真气的消耗,连我都无法承受,竟然陷入昏迷,被池水洗掉了妆容,露出素颜,算了,反正南知秋也没有昨晚的记忆,附近更没有其他人敢靠近。”北冥雪自言自语道。

    之后,她一闪身,消失不见。

    没人知道,女帝就是北冥雪化了妆,北冥雪就是女帝卸了妆,连百花和玉兰,也只是猜测北冥雪是女帝的亲戚。

    南云崖,剑圣他们,也只是知道女帝原名叫‘雪’,却不知道她的全名是北冥雪。

    巨大房间的水池中,南知秋有些迷糊,完全想不通北冥雪怎么会出现在他这里。

    “该不会是,被她夺走了我的一部分资源能量吧。”南知秋自言自语着,已是连忙探查了一下自己的境界。

    他的这句话,如果被北冥雪听到,肯定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这一探查,南知秋心头大定。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中都在源源不断的有力量溢出,他的身体就像是金刚之体一般,令他充满了无尽的自信。

    “六星龙级巅峰。”南知秋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紧紧握起了拳头。

    要知道,这可是外功方面的六星龙级巅峰,这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值。

    现在南知秋敢肯定,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跟沙漠之狐扎隆战斗,他绝对有信心干脆利落的杀死对方。

    就在南知秋满怀喜悦之时,猛然间,他察觉到了自身的异样,已是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我……我的内功境界,何时突破到了九星龙级?而且还是九星巅峰层次……这……”

    南知秋浑身都因为震惊而颤抖了起来。

    仅仅是泡了一个澡,外功就踏入了六星龙级,内功则成就巅峰,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接下来,还有更惊人的呢。

    南知秋发现,他竟然不会离火真经了,无论他如何在体内寻找,都无法找到一丝一毫的离火真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幽蓝色的冰冷火焰。

    南知秋缓缓抬起右掌,一团蓝色火焰立刻浮现出来。

    不知为何,南知秋明明第一次见这种真气火焰,却非常熟悉的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幽火真气,幽火决。”

    “不对,我为什么失去了离火真气?又是为什么突然就学会了幽火决?而且还是九星龙级巅峰的幽火决?”

    说着说着,猛然间,南知秋想起了北冥雪。

    “一定是那个丫头,她偷走了我的离火真气,又给了我一身幽火真气,如此偷梁换柱的把戏,看我怎么跟你算账。”说着,南知秋已是一跃而起,跳出水池,穿上衣服,快步朝外面走去。

    可是,走着走着,南知秋又停下了脚步。

    “也不对啊,这幽火决,很明显不弱于离火真经,而且还是三星换九星,似乎这幽火真气也跟我的经脉非常契合,离火真经我也能重新修炼,如此大赚的事情,我干嘛还要生气?为啥还要找人家算账?”南知秋沉声自语道。

    其实,这都是人的主观反应思维在作怪,一般人,被别人偷偷换走了某种东西,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自己吃亏了。

    事实上,就算是现在,南知秋想通了这一切道理,他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

    而且,他现在对北冥雪那丫头,感觉到非常好奇。

    值得一提的是,北冥雪素颜时,看起来远比女帝模样要年轻可爱得多,化妆只是为了增加点气势气场罢了。

    因此,南知秋才一直认为,北冥雪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丫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