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8章 拼一把
    玉兰列出的这份任务清单,目的地全部都是一样的——华夏西部大漠。

    那么她的目的也就显而易见了,去一个地区,无差别的扫荡该地区的所有任务,这样可以达到效率最高化。

    “寻找长期在大漠地区活动的五泰斗之一酒鬼书生,并确认其是否活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任务报酬,三枚赤色帝央宫玉牌;追捕并猎杀无恶不作的八星龙级强者沙漠之狐扎隆,此人有可能已晋级为九星龙级强者,任务报酬,扎隆未晋级九星的情况下,悬赏金为五枚橙色玉牌,已晋级九星的情况下,悬赏金为一枚赤色玉牌;作为调停官,调解大漠凤家和龙家的矛盾,任务报酬,一枚橙色玉牌;协助大漠中等势力慕容家大小姐慕容菲菲夺回慕容家家主之位,并拉拢慕容菲菲为帝央宫效力,任务报酬,三枚紫色玉牌;剿灭活跃于大漠地区的马匪,榜上有名的悬赏犯优先,具体报酬额度以马匪实力和悬赏金为标准……”

    胡小灵一口气读了大半页,之后,她唏嘘不已,抬起小脸,一脸惊讶的望着玉兰。

    “玉兰大人,您要让燕少爷和南少爷一口气做这么多的高难度任务吗?”

    玉兰点头一笑:“既然要去大漠,就把大漠的任务一口气全部做完,如此一来,报酬也是相当丰厚的。”

    “可是,危险性也非常高啊。”胡小灵表示很担心此行的安全问题。

    “危机和收获,向来是成正比的,他们两人的实力急需提升,相信他们会同意这份清单的。”

    胡小灵陷入了沉默之中。

    的确,以她对燕无双的了解,对方还真有可能犯险去执行这诸多危险的任务。

    至于南知秋,胡小灵虽刚刚认识他不久,但也有过简单的了解了,胡小灵认为,在某些方面,燕无双跟南知秋是一类人。

    因此,胡小灵相信,只要玉兰把这份任务清单拿出来,就一定会得到燕无双和南知秋的认同。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胡小灵一脸认真的说道:“玉兰大人,您对这些任务,有把握吗?”

    玉兰笑了笑:“小灵,你觉得我会让他们两个去送死吗?”

    “绝对不会。”胡小灵连忙摇头说道。

    “这就对了嘛,放心吧,我会拼尽全力辅佐他们的,这诸多任务,我正是因为对他们,对自己,同时也对你有信心,才决定要接的,如果任务失败,遭遇危机,我们四个人都会身死,反之,一旦任务成功,我们四人都将获得大量帝央宫奖励,届时,就算是硬着头皮用资源堆,都能把自己堆成顶尖高手,迎来无尽辉煌。”玉兰掷地有声的说道。

    胡小灵呆呆的望着玉兰,并陷入了长久的沉思。

    良久之后,她的双眸中闪出一抹坚定的光芒,紧握着小拳头说道:“玉兰大人,我想成为龙级强者,跟燕少爷并肩作战。”

    “也就是说,你同意了?”

    “是的,以我的资质,没有海量资源的话,这辈子都不可能踏入龙级之境的,所以,我也想跟燕少爷、南少爷和玉兰大人那样,赌上性命,博一次。”

    玉兰欣慰一笑,并在之后站起身来,看着胡小灵,说道:“小灵,你现在立刻回到帝央宫,补充任务所需,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我在这里等他们,咱们明早就出发。”

    “我知道了,玉兰大人。”胡小灵恭敬的说着,已是快步走出了酒店。

    包厢中,玉兰手持任务清单,看着自己列出的一条条任务,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在振铃三四声之后,那边才终于接电话。

    “请问您找谁?”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轻声细语,声音很好听,很轻柔,却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的底气。

    玉兰拿着手机,面无表情的说道:“慕容菲菲。”

    “我……我就是慕容菲菲,请问您是?”

    “我是帝央宫女帝座下弟子,玉兰,想问你一声,你现在所在何处?”玉兰说道。

    “帝央宫?玉兰?那个……我们认识吗?”

    “以后会认识的。”

    “哦……我在大漠丘沙镇居住,你要过来找我吗?”慕容菲菲柔声问道。

    “是的,那我们就约在丘沙镇见面吧,最迟后天,我们就会到达丘沙镇,先这样,回头见。”玉兰说着,已是准备挂断电话了。

    慕容菲菲突然说道:“先别挂电话,我想请问一下,您现在是不是在临海地区呀?”

    “是的,有事吗?”

    “嗯,听说临海地区的海鱼特别好吃,您来的时候,能帮我带一些吗?您放心,我会照原价付给您钱的。”

    玉兰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也没有拒绝:“好的,十斤够吗?”

    “够了够了,谢谢您。”

    “不客气。”沉声说完,玉兰就把电话挂断了。

    之后,玉兰凝神看着关于慕容菲菲和慕容家的资料,已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经过刚才的交流,玉兰已经大致确认了慕容菲菲的真实个性跟资料上写的完全吻合。

    这是一个柔弱似水,温顺如玉的单纯女孩,没有太大的追求,更没有她父亲的雄心壮志。

    “怪不得,作为慕容烈唯一的孩子,慕容家的第一继承人,却在慕容烈逝世后的第二天就被夺走所有地位和权利,并被赶出了慕容家,她拥有这般心性,不被夺权驱逐,反而不正常……”玉兰无奈的感叹道。

    她并没有厌恶慕容菲菲的意思,也不觉得慕容菲菲有什么错,毕竟,慕容菲菲的性格心态,跟生活在温室中的大多数少女没什么区别。

    真正错的,是她的身份。

    她是慕容烈唯一的孩子,是慕容家的继承人,在她出生的那一刻,肩上就已背负起了振兴慕容家的使命,但她却在被赶出慕容家之后,安于现状,不反抗,也不向外界求助。

    慕容菲菲此人,让玉兰想到了三国时期刘备的儿子阿斗。

    “现在看来,只怕慕容菲菲的想法正好跟她父亲留下的遗言背道而驰,也罢,现在我一个人在这里空想也是于事无补,等见了面,再详细询问一下她的意见吧。”玉兰沉声自语道。

    “说起来,南知秋和燕无双应该快回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