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惊喜
    外功境界的提升,之所以令南知秋苦恼,是因为,这就像是命运帮他选择了炼体这条路一样,而时至今日,南知秋已经明白了炼体之路,究竟是有多么难走。

    一般情况下,提升**强度的方式有两种。

    一种是按照功法,中规中矩的锻炼,第二种则是经历一次次的险死还生之战,在绝境中坚守,每一次从濒临死亡的状态下恢复过来,**强度都会增强一些,雷同于涅磐重生的原理,只不过没有涅磐重生夸张罢了。

    曾经,南知秋刚到三星龙级时,本以为经历一两次濒临死亡的凶险战斗,就会突破,但他错了。

    他整整花了数年时间,尤其是当兵的时候,经历过无数次战斗,甚至有时候,自己锻炼都能把自己差点练死,尽管如此,他也一直都没有突破瓶颈。

    直到昨天,他在睡梦中,身上的伤势完全恢复,并在那一瞬间,打破枷锁,成就了四星龙级的炼体之境。

    也就是那一刻,南知秋终于回想起了突破的感觉,同时也想起了这些年来炼体的艰难。

    四星龙级都如此艰难,想提升到五星龙级,基本上是天方夜谭了。

    除非修炼龙骨功,耗费海量资源,以珍草灵植中蕴含的精华能量直接改造身体。

    简单来说,南知秋的外功天赋比内功天赋更好,这是上天的抉择,而且也跟他自己的喜好吻合,但尽管如此,四星龙级的身体也差不多是最后的极限了。

    日后的修炼,跟努力无关,跟天资无关,一切都只跟资源有关。

    没有资源,南知秋的实力将寸步难行,除非他抛弃外功,选择一心一意的修炼内功。

    内功需求的资源要比外功少很多很多。

    但是,在长久的沉思之后,南知秋还是打算选择外功。

    他喜欢用身体去横冲直撞,去享受满身浴血,酣畅淋漓的战斗。

    ……

    是日正午,南知秋跟玉兰同行,一起进入了帝央宫,并直接去了千英堂。

    千英堂从外面看,是一栋五层古楼,内部的面积很大。

    第一层就是任务交接和档案备份的地方,之前的任务由于是玉兰帮忙接的,所以南知秋这次还是头一回进入千英堂。

    跟着玉兰一路走进千英堂内部,当走到一名成熟美女面前时,两人停下了脚步。

    “韵姨,这是南知秋,我带他来领报酬。”玉兰微笑着说道。

    “南知秋,你好。”夏紫韵对着南知秋露出了一抹礼貌性的微笑,并伸出了右手。

    “你好。”南知秋伸手跟夏紫韵握了握。

    这夏紫韵的身材非常的性感迷人,穿着一套古式的紧身长裙,披着肩纱,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古典风韵,美不胜收。

    她是帝央宫的高层,千英堂堂主,地位比玉兰还要高很多,但她并非女帝的徒弟,准确的来说,她跟女帝是上下级关系,只不过她们私交不错,也算得上是彼此的朋友。

    “玉牌现在就领走吗?”夏紫韵打量着南知秋,笑问道。

    南知秋点了点头。

    “百花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你们这次夺回玉霜珠,杀死寂无痕,相当于完成了两个任务,这是四枚紫色玉牌和六枚蓝色玉牌,拿去吧

    。”夏紫韵说着,已是掏出一堆玉牌,递了过去。

    “四枚紫色玉牌?”南知秋微微有些错愕。

    只见,玉兰已是伸出小手,趁着南知秋愣神的这段时间,一把将玉牌全部接了过去。

    之后,玉兰嘻嘻一笑,将两枚紫色玉牌和六枚蓝色玉牌递给了南知秋:“拿去吧,这是你的报酬。”

    “怎么多出了两枚紫色玉牌?”南知秋接下玉兰递来的玉牌之后,一双眼睛不住的盯着玉兰留下的那两枚。

    玉兰已是笑着说道:“很正常呀,玉霜珠是紫色任务,三级的,价值三枚紫色玉牌,寂无痕的首级价值一枚紫色六枚蓝色。”

    之前玉兰只说了玉霜珠升级为紫色任务,却没说多少,所以南知秋默认为一枚了。

    现在听到有额外的惊喜,南知秋已是乐呵一笑,再次伸出了手:“玉兰,快把那两块紫色的也给我,这样我就可以买一种资源了。”

    “不给,你之前都说了你只要两枚紫色的和六枚蓝色的。”玉兰说着,已是笑嘻嘻的把手里的玉牌收了起来。

    南知秋愕然,他现在终于明白,当初在坑底,玉兰究竟笑些什么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你这是在玩文字游戏,压榨我的剩余价值。”南知秋无奈的说道。

    “我也付出了努力好不好?”玉兰耍无赖般的说道。

    南知秋摊了摊手:“那好吧,我不要了,不过下次你要把任务报酬讲清楚些。”

    说着,南知秋已是扭头走向了楼梯口,他已经了解过了,二楼是兑换珍草灵植等资源的地方,三楼是兑换兵器的地方,四楼是兑换功法的地方,五楼是兑换武学的地方。

    虽然他现在还卖不起任何一种珍贵资源,但看看还是可以的。

    玉兰快步追了上来,笑着问道:“你生气了?”

    “没,只是不太开心而已。”

    “话说,这两枚玉牌你真的不想要了吗?”

    “当然想要,只是某些人不愿意给我,我也没辙啊。”南知秋随口说道。

    “好了好了,刚才跟你开玩笑呢,拿去吧。”玉兰说着,已是将几块玉牌递向了南知秋。

    南知秋也不客气,一把将之接了过来,然后,他看着手里的三枚紫色玉牌,愣住了:“这怎么又多出了一块紫色的?不是只有两块吗?”

    玉兰大步向前走着,十分爽气的说道:“另一块是我的报酬,昨天我就领了,算是送你的。”

    “这……是不是不太好?你应该也需要这些玉牌的吧?”南知秋快步跟上去,问道。

    “需要是需要,但没你那么急需,等你日后赚的多了,再还我也不迟嘛。”玉兰笑着说道。

    看着玉兰随意的笑脸,南知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沉默过后,他认真的说了声:“谢谢。”

    虽然这只是一枚紫色玉牌,但南知秋明白其价值之重,毕竟寂无痕这种六星龙级强者的首级,也才价值一枚紫色玉牌多点而已。

    上了二楼之后,玉兰指着一排排水晶货架和琳琅满目的珍品说道:“这里就有你想要的一切,但你暂时还卖不起,只买一种的话,带在身上未必方便,所以我推荐你今天先看看就行,等日后玉牌攒足了,再参加帝央宫的拍卖会进行购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