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师父的目的
    “南知秋的境界只有三星龙级而已,实力却堪比七星龙级强者,这太可怕了。”玉兰唏嘘不已。

    “可怕吗?”百花淡然一笑,“内外功双修,更拥有离火真经和南家绝学这两门倾世心法和武学,如果说一般人在龙级层次可以做到越四个小阶战斗,那的确很可怕,但南知秋是个例外,这种战绩在他身上,只是一般情况罢了。”

    “这样啊。”玉兰轻轻的应了一声,并在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看玉兰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心事。

    百花注意到了玉兰的神态变化,已是轻声问道:“师妹,在琢磨什么?或者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被大师姐看穿了心事,玉兰已是尴尬一笑,并轻轻的点了点头:“嗯,的确有些事想问。”

    “问吧,可以的话,我会告诉你的。”

    “谢谢大师姐,其实我就是有些疑惑,师父为什么要刻意拉南知秋来帝央宫,并要求我想尽办法留住他呢?”玉兰道出了心中疑惑。

    “因为他是南知秋,就这么简单。”百花随口说道。

    玉兰有些不理解,并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继续问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南云崖前辈的孙子,而南云崖前辈是武林至尊?”

    这一次,百花竟是摇了摇头:“否然,师父把南知秋引来的原因,跟武林至尊无关,只跟南知秋的姓氏有关。”

    “姓氏?南……南家,因为他是南家人?”玉兰恍然大悟的问道。

    百花点头一笑:“是的,无论他爷爷是不是武林至尊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他的南家传人身份,师妹,很多事情你都无需多虑,你的任务只是辅佐南知秋做任务获取资源,等他变得更强,时机成熟后,你自然就明白一切了。”

    玉兰犹豫了片刻,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挣扎之色,良久,她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出了声:“大师姐,我还有一个问题,咱们帝央宫会不会伤害他?”

    百花扭过头来,脸色一沉,死死地盯着玉兰的双眸。

    看到百花这个表情,玉兰的心头已是咯噔了一下。

    在这长久的对视和沉默中,气氛极为凝重和严肃,玉兰的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许久之后,百花突然莞尔一笑,扬手轻拍了一下玉兰的肩膀:“师妹,你想哪去了,帝央宫若想伤害南知秋,他又怎能活到现在?”

    言罢,百花淡笑着大步向前走去。

    玉兰松了一口气,并小跑着跟了上去:“大师姐,你怎么也学会吓唬人了?刚才你那一脸的阴沉和凝重,吓坏我了,我还以为……”

    “你对他的关心似乎有些过头了。”百花笑着说道。

    玉兰小脸一红:“大师姐,你怎么越说越不……”

    “越不靠谱?还是说,你觉得我也不正经了?”百花随意一笑,“师父经常说,我这个人没有幽默感,性格太闷,太正经,所以我偶尔也想试着不正经一下,没有吓到你吧?”

    “没。”玉兰轻轻的低下了头,小声说道,“我觉得现

    在的大师姐显得更亲切了。”

    “谢谢,先跟我来吧,带你去补充一下装备。”

    “嗯,我想换一套强力些的装备。”玉兰说道。

    百花的眉头微微皱起:“师妹,你跟其他人不同,你携带的所有装备都是消耗性的,一旦用掉,就有很大概率无法回收,有些甚至根本不能回收,提高等级,意味着你的战斗消耗将会翻十倍。”

    帝央宫的兵器、防具、弹药等装备,也是分成五种等级的,跟玉牌一样,分别为白、蓝、紫、橙、赤。

    而装备又分成永久性和消耗性两种。

    像玉兰之前用的飞刀就相当于半消耗性装备,至于那两把可以发射真气子弹的手枪,则是完全消耗性装备,用过一次就废掉了。

    那都是蓝色等级的,而购买价格则是按照白色等级算。

    换句话说,装备等级跟玉牌等级是对等的,最好的蓝色永久性兵器,价格也不会超过九枚蓝色玉牌,最差的蓝色永久性兵器,价格也不会低于一枚蓝色玉牌,而消耗性装备在同品质的情况下,价格正好是永久性装备的十分之一。

    打个比方,玉兰以前用的一直都是蓝色消耗性装备,但她每次补充装备,基本上两三枚白色玉牌就足够了。

    尽管如此,她的战斗消耗依然是超高额的。

    现在,一旦提升装备等级,换成紫色等级的装备,那么,玉兰每次补充都需要花费一枚甚至数枚蓝色玉牌,这样的消耗,玉兰未必承受得起。

    面对百花的担忧,玉兰微微一笑,说道:“南知秋的实力比我强的太多太多,作为他的搭档,我必须增强一些战斗力才行,否则的话,会拖他后腿的。”

    “战斗完全可以交给他。”百花说道。

    玉兰摇了摇头:“万一情况紧急,我还是要出手的,不是吗?”

    “也罢,跟我来吧,鉴于这是师父交给你的任务,在整个任务过程中,你每次补充装备的消耗都按八折结算吧。”

    玉兰大喜:“谢谢大师姐。”

    半个小时后,玉兰补充完所需装备,就告别百花,离开了帝央宫。

    而在女帝大殿中,百花正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门后,托着下巴若有所思,良久,她无奈一笑,感叹道:“南知秋,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啊。”

    翌日,玉兰的房间床上,正平躺着睡觉的南知秋猛然睁开了双眼,并一跃而起,跳到了地板上。

    快步跑出房间,南知秋立刻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只见,玉兰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两条大长腿交叉摆着,十分优雅的端着咖啡,在她面前的茶几上,还摆放着一叠叠香喷喷的饭菜。

    “睡醒了?快去洗脸,准备开饭了。”玉兰轻声说着,并小小的喝了一口咖啡。

    南知秋嘿嘿一笑:“等我会,我快憋死了,先去拉泡屎,撒泡尿。”

    噗……

    玉兰忍不住喷出了口中的咖啡,并狠狠的瞪了南知秋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