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宁静的夜晚
    金獒迟疑了片刻,竟是真的掏出了一包烟,扔给了南知秋。

    南知秋一把将其接住,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再次问道:“有火吗?”

    金獒又掏出了打火机,在准备扔过去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少用了些许力道,将打火机扔在了南知秋身侧三米处。

    “不好意思,扔偏了。”金獒沉声说道。

    他其实是在试探南知秋,以他的眼力来看,南知秋身上的伤势那般恐怖,换做一般人,估计早就死了,现在肯定是不能动了才对。

    但与此同时,金獒又害怕对方还存有余力。

    毕竟,不管怎么说,那都是可以一拳将他重创,并一对一杀死了寂无痕的存在。

    金獒的想法很简单,就用这一手,试探一下对方能不能动。

    如果能动,他就立刻转身跑路,如果不能动,他就去杀死对方。

    那可是干掉了寂无痕的存在啊,如果杀掉对方,金獒相信,自己在乌暗天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寂无痕虽是金獒的上级,但在乌暗天内部,大家只有利益关系,并没有过多的感情。

    有时候,上级死了,反而是好事。

    就这样,南知秋跟金獒两人都死死盯着那打火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南知秋现在根本无法动弹,而且就算勉强爬过去,也肯定会被对方发现他的狼狈和体力不支。

    心念急转之间,南知秋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已是轻笑了一声,问道:“你的打火机多少钱买的?”

    金獒愣了愣,这话题跟目前的形势完全不搭,充满了违和感,但他还是呆呆的回答道:“三百。”

    “一万块钱以下的打火机,我从来不用。”南知秋随口说道。

    实际上,他以前用的打火机,都是一块钱一个的。

    这样说着,南知秋伸出一根手指,暗暗运转离火真经。

    在他不懈的努力下,终于,一缕小小的火苗在指尖处窜动了起来。

    这一幕看得金獒心头一惊,顿时萌生退意,毕竟,对方明显还残留有真气。

    金獒又如何知道,这一缕小小的火苗,其实是南知秋最后的真气了。

    南知秋心中暗笑,缓缓移动手指,一脸淡然的准备点燃香烟。

    然而,就在此时,一阵轻风突然刮过。

    南知秋指尖的火苗,被风吹熄了。

    见此一幕,金獒立刻打消了退去的念头,并愤怒的大喊道:“混蛋,老子差点被你唬住了,看样子,你的确是真气耗尽,动弹不得了吧。”

    保持着点烟的姿势,南知秋的双眼微微闭了起来。

    “哈哈哈哈……”金獒抡起大锤,发出了一连串的狂笑声。

    反观南知秋,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悲伤和畏惧,有着的,只是淡淡的无奈。

    “天公不作美啊……”南知秋无奈的感叹道。

    以南知秋现在这种状态,别说是金獒,就算是一个拿着刀的普通人,都可以将他捅死。

    突然,静待着死亡的南知秋听见了一道利刃划破长空的声音。

    紧跟着,金獒的狂笑声戈然而止。

    那是一把匕首破空飞来,精准无比的刺入了金獒大张着的嘴巴中,一击必杀。

    扑通一声,金獒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

    紧跟着,在大坑的另一边,一道瘦弱的身影一瘸一拐的接近了大坑,并缓步朝着南知秋走去。

    听着那轻盈的脚步声,微闭着双眸的南知秋已是弯起嘴角,欣慰的笑了笑。

    “虽说天公不作美,但,你还有我。”玉兰笑着说道。

    南知秋缓缓睁开了双眸,抬头看着玉兰,伸出手来,笑着问道:“能,借个火吗?”

    玉兰微微一笑,缓步越过南知秋,弯腰捡起了打火机,并回到南知秋身边,蹲下身来,坐在地上,跟南知秋背对着背。

    “拿去。”玉兰将打火机递了过去。

    “谢了。”南知秋说道。

    啪嗒一声……

    香烟被点燃,南知秋夹着香烟,长长的吸了一口,并微仰着头,吐出了缭绕的烟雾。

    “你竟然干掉了寂无痕。”玉兰抱着自己的双膝,抬头望着璀璨的夜空,轻声说道。

    “嗯,运气好而已”南知秋笑着说道,“你呢,腿怎么瘸了?”

    “银狼追上了我们。”

    “然后呢?”

    “我杀掉了他,很艰难……”玉兰低声说道。

    南知秋沉默了片刻,将后脑勺靠在了玉兰脑袋上,并在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之后,欣慰一笑,说道:“我大概能够想象到你们搏杀的场景,谢谢你活了下来。”

    “嗯。”玉兰轻轻的应了一声,她突然觉得,为了现在这一刻,前面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玉兰。”

    “嗯,我在。”

    “这次任务的难度无限制的提高了,有没有额外奖励?”

    “没有。”玉兰不假思索的说道。

    “好吧,总感觉亏大了。”南知秋无奈一笑。

    “南先生,其实……”

    “叫我的名字吧,朋友间称呼先生,感觉怪怪的。”

    “好吧,南知秋,其实对你而言,这种任务最有利的做法是,由你带着玉霜珠离开,抛下我跟傅敏敏,甚至我还可以帮你牵制他们几秒钟,以你的速度,只要想逃跑的话,就算是寂无痕他们也铁定追不上,如此一来,你不但完成了任务,更是不需要冒生命危险。”玉兰沉声说道。

    “那你岂不是会死?”

    “在任务中,有必要的情况下,牺牲在所难免。”

    南知秋扔掉手里的烟头,再次点燃了一支烟,抽了两口:“让我选择抛弃同伴,不如直接杀掉我,在我眼里,你的生命远比玉霜珠重要百倍。”

    玉兰为之一愣,默默地低下了头。

    月光下,在她那姣好的面容上,正有一抹幸福的笑容绽放着。

    她推荐南知秋在遇到危险时抛弃她,就算是现在,将来,她也一样觉得这样做更好,但南知秋选择的不抛弃,尽管违背了她的意志,却还是让她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长久的沉默之后,玉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已是随便找了个话题:“喂,南知秋,你们男人为什么都喜欢抽烟?好抽吗?”

    只见,南知秋已是背过手去,将手里夹着的半根香烟递到了玉兰面前。

    “你自己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南知秋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