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结束了吗?
    地面被掀飞,烟尘滚滚,树木被连根拔起,叶片在呼啸的狂风中飘零。

    原本相对平缓的地面被炸出了一个方圆三十米左右的大坑。

    而在大坑底部,南知秋正用血肉模糊的双臂死死按着自己的双腿,硬撑着没有让自己倒地。

    他的上下眼皮在打架,但他还是用力的,一次又一次睁开了血雾朦胧的双眼。

    他艰难的环顾四周,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终于,在片刻之后,南知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连影子都不见了,被炸成了飞灰吗?”

    话音刚落……

    只见,南知秋前方五米处的坑面突然动了动,紧跟着,是寂无痕挣扎着爬了出来。

    之前,在爆炸前的最后一刻,寂无痕放弃了藤蔓,并在一瞬间收回了藤蔓上的所有真气,全部覆盖在自己的身上。

    尽管如此,早已重伤的他,还是没有完全抗住真气炸弹造成的伤害。

    他的真气防御层被击穿,**遭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虽然伤上加伤,但不幸中的万幸是,他活了下来。

    看到寂无痕爬出来的那一刻,南知秋的脸上已是充满了凝重之色。

    而寂无痕则在爬出来之后,四肢撑着地面,大口喘息着。

    一边喘息,他还一边笑着:“年轻人,没想到吧,被炸死的只有你自己而已,这场战斗最终的胜利者是我。”

    就在这个时候,南知秋的声音传来:“你的命还真够硬的啊。”

    寂无痕为之一愣,呆呆的抬起头来,并在看到南知秋的身影时,惊愕无比的瞪大了双眼。

    良久,寂无痕无比艰难的站起身来,干笑着说道:“彼此彼此,你的命比我更硬。”

    “那当然,我可是炼体者。”南知秋笑着说道。

    寂无痕再次愣神,并在片刻之后,释怀一笑:“炼体者……怪不得啊,怪不得你之前敢那般跟我拼命。”

    南知秋随意一笑,双手脱离双腿,并站直了身体,挺胸抬头:“就算我不是炼体者,也一样敢跟你拼,区别只在于,赢或者输。”

    寂无痕咬紧牙关,强忍着身体的沉重,也站直了身体:“你的意思是说,因为你是炼体者,所以你赢定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南知秋说着,已是迈动沉重的双腿,朝着寂无痕走去。

    寂无痕同样走向了南知秋,并冷声说道:“大言不惭。”

    南知秋笑了:“战斗才,刚刚开始……”

    言罢,南知秋扬起血肉模糊,甚至都露着白骨的拳头,一拳砸在了寂无痕脸上。

    这一拳打得寂无痕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只见,寂无痕在勉强稳住身形后,反手就是一拳打在了南知秋脸上。

    扑通一声,南知秋的身体向一侧倒去,趴在了地上。

    “啊……”南知秋怒吼着,已是用止不住发抖的双臂缓缓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并在站起身来的第一时间,猛然轰出一拳,重重的将寂无痕抡倒在地。

    寂无痕在地上挣扎,欲要站起身来,却一次次的失败着。

    南知秋想扑过去杀死寂无痕,但双腿宛若灌了铅一般,根本连任何一步都迈不出去了。

    就这样,足足持续了五六分钟,寂无痕才终于艰

    难的站起身来。

    嗖……

    寂无痕扬起了拳头,轰向了南知秋。

    只见,南知秋微微一歪头,竟是用无比缓慢的闪躲动作避开了这一击。

    毕竟,寂无痕的这一拳也很缓慢。

    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现在的打斗场面,还没有两个街头小混混打得激烈。

    在躲开寂无痕这一拳之后,南知秋缓缓扬起双臂,紧紧抓住了寂无痕的脑袋,用力往回一扳,与此同时,南知秋的脑袋前倾,狠狠地撞击在寂无痕的脸上。

    寂无痕吃痛,再一次被击倒。

    而南知秋则顺势扑了过去,趴在寂无痕身上,用双手捏住了寂无痕的脖子。

    “很抱歉,这场战斗,是我赢了。”言罢,南知秋开始用力。

    寂无痕疯狂的挣扎着,但就算疯狂的他,也使不出太大的力气了。

    他的双腿在地面上乱蹬,双手在空中乱摆,脸部逐渐涨红,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寂无痕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

    终于,在十分钟中,他的双臂垂了下来,眼中的光泽逐渐暗淡了下去。

    “呼……”南知秋剧烈喘息着,双手缓慢的松开。

    一翻身,南知秋躺在了一侧的地面上,望着那浩瀚的夜空,他的上眼皮已是缓缓下垂。

    视线越来越迷蒙了,头脑也越来越模糊了。

    但他在心中告诉自己,现在还不能休息。

    他并没有忘记之前离开的银狼,他不知道银狼有没有追上玉兰。

    如果没追上,那么银狼很快就会回到这里。

    如果追上了,那么,玉兰是否已经被杀死?亦或者,玉兰杀死了银狼……

    猛然间,南知秋双目大睁,并使劲的晃了晃脑袋。

    他刚才几近昏迷,但是又在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

    他不知道自己刚才有没有睡着,如果睡着了,那么,又睡了多久呢?

    就在这个时候,南知秋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他开始猜测那会是谁的脚步声,是银狼,还是玉兰?

    近了,更近了……

    当那人走到大坑边缘处的时候,南知秋蹭的一下坐起身来,抬头看了过去。

    紧跟着,南知秋呆住了。

    不是银狼,也不是玉兰,而是……

    “金獒……”南知秋紧皱着眉头,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也对,金獒之前虽然承受了南知秋的全力一击,被打飞出了百米远,但南知秋并没有确认其死亡。

    金獒手里拖着大锤,微微弯着腰,呆呆的望着坑中的那一幕。

    “你竟然杀死了寂无痕公爵大人……”金獒眼中露出了满满的不可思议。

    “对,没错,我杀了他。”南知秋故作镇定,眼中泛起了杀意,他想用这份杀意吓跑金獒。

    金獒死死地盯着南知秋,心想:好可怕的杀意,以及好恐怖的伤势……

    “你为什么不站起来?”金獒盯着南知秋的眼睛,沉声问道。

    “累了,休息一会,你有烟吗?给我来一根。”南知秋轻松的笑着,并对着金獒伸出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