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生死瞬间
    然而,银狼此人,跟怜香惜玉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他不但没有丝毫的同情,反而更加加快了脚步,并在冲锋的途中握手成爪,欲要一击洞穿玉兰的心脏。

    猛然间,趴在地上的玉兰突然双手一拍地面,一跃而起。

    银狼冲过去一击击空之后,已是快速抬起头来。

    然而,迎接他的,是两把飞流直下的匕首,那匕首的锋尖在他的眼中快速放大。

    噗哧……

    匕首狠狠地刺入银狼的双眼之中,鲜血飞溅。

    紧跟着,玉兰的身体在空中翻转了一圈,急转直下,刚好落在银狼背后。

    双臂如鬼魅般伸出,从银狼的头部两侧越过,瞬间抓住匕首,用力一绞,然后,玉兰拔出了两把带血的匕首,手腕一番,分左右两侧对准银狼的太阳穴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银狼突然扬起双手,紧紧抓住了玉兰的双臂。

    只见他的脑袋向后一扬,后脑勺已是重重的撞在了玉兰脸上。

    这一下砸的玉兰鼻血横流。

    再然后,银狼双臂用力,将玉兰的整个身体甩起,在空中抡出一道巨大的弧线,并松开了双手。

    玉兰的身体倒飞出去,在巨大的惯性之下,轰然落在地面上。

    她的口中鲜血狂涌,整个身体被摔得疼痛欲裂。

    毕竟,她跟银狼的力量差距太过巨大了,这一摔,就直接让玉兰重伤。

    反观银狼,他在受到那般巨大的伤害后,竟然还直挺挺的伫立着。

    双眼被两个血洞取代的他,再加上脸上的痛苦和狰狞,整张脸显得无比恐怖。

    他怒吼着,凭借对气息的感应,朝玉兰狂冲而去。

    玉兰强忍着身上的痛楚,翻身站了起来,并迈开大步,冲向了银狼。

    嗖……

    两人擦肩而过,由于惯性使然,玉兰又前冲出了数十米之后,骤然倒地,趴在地上连续翻滚了数圈,才终于止住身形,并大口喘息了起来。

    反观银狼,他也在惯性下,前冲了五六步,但却并未摔倒,而是稳稳站直的状态。

    只不过,在他的咽喉处,正斜插着一把匕首。

    片刻之后,银狼的身体猛然一抖,微张着嘴巴,扑通一声倒了下去:“这……怎么可能……”

    玉兰艰难的站起身来,拖着受伤的腿,一步步走向了银狼,只听她冷声说道:“你的确比我强大了太多太多,但是在你看不见的情况下,我还是能够搏一搏的。”

    刚才那一次相互之间的冲锋,玉兰在最后一刻更改了前进路线,不但避开了银狼的拳锋,更是将匕首刺入了银狼的咽喉。

    银狼的确可以凭借气息感应或者听觉来辨认玉兰的行动和方位,但他毕竟更擅长用眼看,在分秒必争的最后一刻,失去了双眼的他,反应终究是慢了半拍。

    伴随着一阵风起,玉兰的黑色短发轻轻飘动着,只见,银狼的嘴巴微张了几下,却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并在片刻之后,身体一僵,生机迅速消散。

    玉兰面无表情的蹲下身来,在银狼的身上摸了摸,拿回了玉霜珠。

    拖着沉重的身体,玉兰朝着跟傅敏敏离开的位置走去,沿途,她还顺便回收了几把匕首。

    当走到那棵大树边时,玉兰看到,傅敏敏正蹲在地上,紧紧捧着自己的脑袋,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她泪流满面,嘴里不断的小声重复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玉兰无奈一笑:“为什么不逃?”

    傅敏敏缓缓松开了双手,抬起遍布泪痕的小脸,呆呆的望着玉兰:“是你赢了?”

    “嗯,虽然艰难,但我干掉了敌人。”玉兰笑着说道。

    傅敏敏猛然站起,紧紧地抱住了玉兰:“太好了,太好了……”

    玉兰大感无奈:“你刚才应该逃走的……我的胜算其实很低很低……”

    “我也想逃走啊,可是,你离开后,我浑身都在打颤,一步都动不了……我害怕……”傅敏敏小声说道,直到现在,她的声音都还在颤抖。

    跟傅敏敏一比,同样作为女人的玉兰,在心理素质方面,无疑是强大了千百倍。

    也正因如此,她们两个才能活下来。

    如果这是一场不能杀人的比武,那么,三个玉兰加起来,也未必是银狼的对手。

    但这不是比武,而是残酷的厮杀。

    玉兰凭借其过硬的心理素质,千变万化的诡计,层出不穷的手段,以弱胜强,获取了最终胜利。

    她很好的诠释了,战斗是残酷而血腥的,而且,并不单单依靠实力,更证明了,厮杀跟比武之间,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

    还是那个比喻,如果正面抗衡,夏梦可以一棒子砸死玉兰。

    但如果将夏梦和玉兰放在山林地带,进行生死搏杀,那么,最终活下来的,极有可能是玉兰。

    玉兰的身体并不擅长战斗,但她却将小规模的战术技巧发挥到了极致。

    这就是女帝培养出来的人才,是从帝央宫走出来的精锐战士。

    她跟那些所谓的世家天才、青年才俊、天之娇女截然不同,她没有什么天赋可言,更谈不上在江湖上出类拔萃,但是,一旦发生战争,玉兰的作用将远胜那所谓的天之娇女们。

    她并不强大,但她有能力杀死强大的人。

    ……

    另一边,寂无痕的藤蔓之手还紧紧持着尖刀,尖刀还牢牢的在南知秋肚子里插着。

    南知秋浑身都被坚韧的藤蔓束缚着,难动分毫。

    他的鲜血在一滴滴的流淌着,失血过多的他,神智已经有些模糊了。

    “你应该已经品尝到无尽的痛楚了吧?甚至已经因为那长久的痛楚而变得麻木了起来……死神逐渐逼近的滋味,很不好受吧?”寂无痕像个变态一般,一脸狰狞的笑着。

    终于,南知秋自从被束缚后,第一次回应了寂无痕的话。

    只见他微低着头,发出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喂,你真觉得,你已经胜券在握了吗?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之前用了真气炸弹这一招,我在这紧急关头,还真未必能够想到这个对策。”

    “你说什么?”寂无痕瞪大了双眼。

    只见,南知秋的右掌缓缓张开了,在那掌心处,正有一颗火红色的珠子飞速旋转着。

    南知秋咧开嘴巴,笑着说道:“一次性制造而成的烈火真气炸弹,虽然没有你那颗给力,但烧掉你这些藤蔓并杀死已经重伤的你,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不不不……快停下……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你也会被炸死的……”寂无痕一脸惊愕的大喊道。

    南知秋轻笑了一声:“我觉得,会被炸死的人只有你……”

    此刻的南知秋已经身负重伤,能否再抗住一颗真气炸弹,他也不清楚,真气炸弹是不分敌我的,但南知秋只能赌一把了,毕竟他之前已经试过了,如果不用这浓缩到极致的真气炸弹,以他现在的离火真气,普通状态下,是烧不掉那些藤蔓的。

    轰隆隆……

    烈火真气炸弹被南知秋引爆,滔天烈焰瞬间席卷八方。

    南知秋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炸死,但他别无选择。

    生死战斗,原本就是一场宏大的赌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