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狂攻猛打
    嗖……

    南知秋的右臂迅速弯曲,并一肘撞上了寂无痕的膝盖,硬生生将寂无痕的这一击打了回去。

    紧跟着,南知秋左拳紧握,一记上勾拳冲向了寂无痕的下巴。

    寂无痕立觉不妙,脑袋一抬,避开了这一击。

    只见,南知秋的整条左臂擦着寂无痕的下巴伸向了上方,并在瞬间,屈臂成肘,重重的一肘砸在了寂无痕脸上。

    这一击自上而下,非常便于发力,因此携带的力道也非常大。

    疼痛使寂无痕的右手脱力,松开了南知秋的头发。

    只见,南知秋双拳紧握,两条胳膊全部都弯曲着,一肘又一肘打了出去。

    寂无痕一边招架着,一边后退着,被打的节节败退。

    然而,南知秋却不给他任何一丝喘息之机,一直都紧紧追着寂无痕打,两人之间的距离,至始至终都未拉开过哪怕一米。

    南知秋之前的示弱,其实就是为了让寂无痕放松警惕,并主动靠过来。

    而此时此刻,南知秋使用的,则是八极拳的贴身肘击技,每一击都刚猛无比,力发千钧,并且,速度无比迅捷。

    寂无痕不停地后退着,南知秋不停地追击着,在寂无痕的败退中,他承受了一次又一次重击。

    伴随着寂无痕的后退,战线一直在拉长,足足拉出了数百米远。

    终于,南知秋最后一击狠狠地砸在了寂无痕侧脸部的太阳穴上。

    这一击砸得寂无痕大脑瞬间一懵,朝着地面倒去。

    南知秋抓住机会,伸直双臂,宛若双龙出海一般朝着寂无痕的脑袋抓去。

    只要这一下抓实了,南知秋有信心瞬间拧断寂无痕的脖子。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寂无痕突然晃了晃脑袋,紧跟着一掌拍在地面上,身体借力,腾空翻了起来。

    南知秋一击抓空,立刻改变了攻势,同样一跃而起,一脚猛然踹出,正中寂无痕的胸膛,将其踹飞了出去。

    嘭……

    寂无痕的身体砸倒一棵大树,并轰然落地。

    但他很快就站起身来,并非他不想躺在地上休息,而是现实根本不允许。

    鏖战之中,任何一方都没有放松的权力,除非死去,否则无论多么巨大的痛苦,无论多么严重的伤势,他们都必须咬牙忍着,否则下一刻迎接他们的,都必然是死亡。

    所以寂无痕站了起来,尽管他被南知秋那携带着三倍巅峰力量的肘击打中了数十次,身上很多骨骼都已经断裂,现在连保持站立姿态都很勉强,整个身体摇摇晃晃,很多次险些摔倒,但他还是站了起来,并用一双冷酷的眼眸,死死地盯着南知秋。

    事实上,现在的南知秋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一步步靠近着寂无痕,南知秋冷声说道:“你的确足够聪明,也足够理智,知道应该如何对付这种状态下的我,如果换成其他人,只怕早就被你杀死了,但你运气不太好,遇到的人是我。”

    寂无痕干笑了两声:“濒死状态下还能清醒的考虑战术,示弱让我上钩,并用遍布伤痕的身体发起了那般猛烈的进攻,一口气将我打成了重伤,不得不说,我

    的确运气很差,遇到了一个怪物般的敌人。”

    “怪物吗?我喜欢这个称呼……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险些将我逼入绝境,为表感激,我会给你一个相对而言,比较痛快的死法。”说着,南知秋已是加快了脚步,使出最后的力气,钢拳紧握,朝着寂无痕的脑袋轰去。

    这一拳若是打实了,绝对能够瞬间轰烂寂无痕的脑袋。

    然而,寂无痕突然一歪头,非常诡异的躲开了这一击。

    只听,他诡异一笑,说道:“年轻人,你太大意了,其实,我也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怪物。”

    寂无痕之所以能够躲开南知秋最后的一拳,是因为,在他的背后,正有一只由藤蔓编织而成的手紧紧拉着他的头发,硬生生帮他移动了头部。

    也正以此,他的歪头动作才会显得那般诡异。

    而当寂无痕的话音落下之际,那只藤蔓手悄然松开,并非常灵活的移动到他的后腰处,抓住一枚刀柄,瞬间拔出一把尖刀,并绕过寂无痕的身体,噗哧一声,狠狠地插进了南知秋的肚子中,刀尖从南知秋的背后破皮而出。

    这一刀,直接贯穿了南知秋的腹部。

    南知秋眉头紧皱,正欲退开。

    突然,一条条藤蔓从寂无痕背后飞出,将南知秋整个人都缠了起来。

    不仅如此,南知秋更是看到,还有数十条藤蔓编织成了两条腿,斜插进地面中,彻底帮寂无痕稳住了身形。

    这完全相当于寂无痕比正常人多出了一只手和两条腿。

    现在,那多出的一只手正持着尖刀,奋力在南知秋肚子里翻转,似乎想彻底绞烂南知秋的内脏,只不过,由于南知秋的血肉和骨骼太过坚韧,所以刀刃翻动起来无比吃力罢了。

    寂无痕近距离看着南知秋,四目相对之间,他笑着说道:“这些藤蔓早在我刚刚修炼暗血决的时候,就一直被我带在身上,它们在我的暗血决滋养下,陪我一同成长,数十年下来,已经成为了我真气的一部分,或者说,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我可以像挥舞手臂一般灵活的驱使它们,年轻人,你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吧?不得不说,你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对手,但我跟你的个性恰恰相反,我面对好对手时,最喜欢的,是慢慢的将之折磨致死,你就在这长久的痛苦中,在无法动弹的情况下,生命力缓缓消逝,静待死亡的到来吧……不过你也不用苦恼,你的鲜血会化作这些藤蔓成长的养分,成为我实力的一部分……”

    南知秋咬牙忍受着腹部传出的钻心痛楚,奋力的挣扎了几下,却发现,根本挣脱不开。

    不得不说的是,这寂无痕的难缠程度,的确超出了南知秋的想象。

    此番战斗,跟之前的几次战斗大有不同。

    以前南知秋跟凤秋骊打的时候,完全就是拼实力,斗技巧,却都不会对双方下杀手,甚至不会为了取胜而暴露最终的底牌。

    那种战斗虽然激烈,但并不凶险。

    而这次,无疑是凶险的生死对决,生死之战中,大家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生死对决的胜负,有时候也跟实力高低关系不大,因为杀人其实很简单,只要出其不意的得手了,就算是鬼级杀龙级这种事,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一步走错,全盘皆输,分秒之间的变故,就会彻底改变胜负。

    这就是生死之战,残酷而真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