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秦石心
    是日正午,京城秦府之中,南知秋陪着秦冰在府内园林中散着步。

    走着走着,前方有几个秦府的丫鬟开心的聊着天,迎面走了过来。

    在走到秦冰面前的时候,丫鬟们纷纷恭敬地对着秦冰低下了头,齐声喊道:“见过大小姐。”

    “嗯。”秦冰随口应了一声,就跟南知秋一起继续向前走去了。

    后方,传来几个丫鬟的议论声。

    “她竟然还有脸回到秦府,不知道老爷根本就不想要她这个女儿吗?”

    “小点声,别被她听到了,人家毕竟是大小姐,出身好,就算是再没用,终究还是比我们高贵的。”

    “我看啊,她早晚会被彻底赶出秦府,楚少爷多好啊,我要是跟楚少爷订了婚,早就迫不及待的嫁入楚家做少奶奶了,倒是她秦冰,占着茅坑不拉屎,不但得罪了楚家,还连累了咱们秦府。”

    “其实我还蛮同情她的,看看其他三家府上的大小姐,哪一个不是风华绝代,名誉整个京城的公众人物啊,人家那都是掌上明珠,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再看看秦冰,在咱们家老爷面前,就跟个小臭虫似的,一点都不讨喜。”

    “哈哈,说的也是,秦冰就是个悲剧。”

    ……

    她们以为秦冰听不到,其实,秦冰在远处听得一清二楚。

    南知秋扭头看了看秦冰的脸色,已是卷起袖子,开口说道:“我去揍她们。”

    “算了,揍了她们又有什么用?更何况,她们说的是实话。”秦冰轻声说道。

    “老婆,你不生气吗?”

    “稍微有点生气吧,但我原本并不打算生气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现在看来,我的心态还是达不到这种高度呢。”秦冰苦涩一笑。

    南知秋知道秦冰很不开心,甚至说,回到秦府,对秦冰而言,原本就是一种折磨。

    秦府上上下下,除了柳轻衣和秋云之外,其他人全部都是翻着白眼看秦冰的。

    秦冰说的对,揍了这几个丫鬟又有什么用?就算她们不说秦冰的坏话,还有其他人说。

    高高在上的天鹅,从天空坠落,变成野鸭之后,并不能融入野鸭的群体,因为,就连野鸭都会踩它。

    现实就是如此,失去光环的人,比原本就没有光环的人,更加凄惨。

    “南知秋,我们回家吧,回黑海城的家。”秦冰微低着头,轻声说道。

    “好。”南知秋应道。

    “让你白跑了一趟。”秦冰有些愧疚的说道。

    “没事,权当旅游了,而且秦穆公也不在这里,我来的时间点原本就是错误的。”

    “嗯,我去跟我妈告声别。”

    “我陪你一起去。”

    青岚别苑中,秦冰告别了柳轻衣,跟南知秋一块朝着秦府大门走去。

    而至始至终,秦云岚就在房间内,却没有出来跟女儿说哪怕任何一句话。

    “父亲,那个跟我姐在一块的,就是南知秋吗?”一个坐在秦云岚身侧的阴冷少年轻笑着问道。

    “对,他就是南云崖的孙子南知秋,也是心儿你必须要战胜的人。”秦云岚沉声说道。

    秦石心淡定一笑:“父亲,您就放一百个心吧,那种垃圾,不可能是孩儿的对手。”

    “你有信心就好。”

    “说起来,我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她喜欢上那种垃圾,可惜了一张好脸。”秦石心颇感惋惜的说道。

    秦石心是秦云岚的亲儿子,秦冰的亲弟弟,比秦冰小两岁多,今年刚好十八岁成年。

    他是秦家近百年来,天资最好的内功修炼者,在他刚出生的时候,秦穆公就测试过他的资质,并对外隐藏了他的存在。

    秦石心这十八年来,一共也就在两个小地方活动,一个是秦家练功的密室,一个就是这青岚别苑,不过现在科技发达,很多东西都能从网上看到,所以秦石心的生活并不无聊。

    而现在,秦石心不但修炼了始皇内经,也开始修炼离火真经了。

    秦家崛起的希望,一是南明离火,二就是这秦石心。

    秦穆公打算,半年后的比武大会,让秦石心作为杀手锏,率领秦家的精锐出战,他要让秦石心在武林中一鸣惊人。

    ……

    黑海城医院中,袁文艺腹部缠着厚厚的绷带,接到了一个电话。

    “少爷,查到廖祥的住址了,他住在凤凰路的一栋别墅里。”

    袁文艺大喜:“好,带上你们保安公司的所有人,过来接我,今晚咱们一起过去。”

    挂掉电话之后,袁文艺紧握着拳头,冷笑道:“贱女人、老垃圾,看我今晚怎么跟你们算账。”

    袁勇公司旗下,有一个小规模的保安公司,里面大概有一百多名保安。

    之前的马大马被南知秋揍过之后,害怕的不要不要的,现在根本不敢接袁文艺的电话了。

    袁文艺跟袁勇一商量,就准备动用保安公司的人报仇。

    他们父子俩都是那种睚眦必报之人,挨了打,肯定是要去讨还的。

    而在秦冰家里,廖祥跟杨玉芬已经同居了。

    之前的事情,让杨玉芬对前夫和儿子彻底死心了,廖祥又不计前嫌的接受了她,她现在只想跟着廖祥,平平淡淡的度过余生。

    但他们并不知道,袁勇和袁文艺今晚就要打上门来了。

    这是南知秋的疏忽,他只是警告了马大马的人,并没有想到,袁文艺和袁勇父子俩从昏迷中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报仇。

    是日傍晚时分,一位神采奕奕的老者快步走在凤凰路上,并最终停在了秦冰家大门口。

    “知秋那小子,竟然拒绝了君扬的邀请,看来,还是需要老夫亲自劝说啊。”老者沉声自语着,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他前些日子一直都在部队中忙碌龙组的事情,今天刚乘飞机回到黑龙学院,却没有找到南知秋,因此,才亲自来到秦冰家,据说南知秋住在这里。

    门铃响了一会之后,廖祥已是从客厅中快步跑了出来。

    看到那老者时,廖祥疑惑的问道:“请问您是?”

    老者淡淡一笑,说道:“我叫龙渊,来找南知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