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泄露的离火真经
    当南知秋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秦冰看着他,疑惑的问道:“南知秋,我妈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南知秋轻轻的摇了摇头,并紧跟着问道:“老婆,你有没有把离火真经的口诀透露出去过?”

    “没有呀,对了,素柔经常陪着我练功,她看见过我运转离火真经。”秦冰非常实诚的说道。

    南知秋无奈一笑:“离火真经复杂无比,没有口诀的话,就算是看你运功一百遍,也是不可能看出门道的。”

    言罢,南知秋坐在椅子上,托着下巴,兀自沉思起来。

    秦冰这边没有透露过,也就是说,柳轻衣的离火真经不是从秦冰这里得到的。

    排除秦冰之后,就只剩下南知秋本人、南云崖、南凌月以及南知秋的父母,这五个人了。

    南知秋本人可以排除,他只教过秦冰。

    至于南云崖,他的宝物虽被秦穆公偷去了,但离火真经却不可能被偷,毕竟,离火真经是口口相传的,并没有实体秘籍。

    秦穆公又不可能是南云崖的对手,除了能偷东西,他在南云崖面前一无是处。

    至于南知秋的父母,想来,应该也不可能随便乱传离火真经。

    很快的,南知秋就想到了南凌月。

    只见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刘寡妇店里的座机。

    “刘婶,我找月儿。”南知秋沉声说道。

    等待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南凌月的声音已是从电话那头响起。

    “哥哥,我是月儿。”

    听到妹妹的声音,南知秋已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月儿,哥哥问你个事。”南知秋笑着说道。

    “嗯。”

    “你有没有把离火真经的口诀告诉过其他人?”

    “没有呀。”南凌月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哥哥,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对了,近期有什么奇怪的人出现在翠微山上吗?”

    “近期吗?好像没有吧。”

    “没有就好。”南知秋放下心来。

    “嘻嘻,哥哥什么时候再回来看月儿呀?”

    “有空就回去。”

    两兄妹又聊了一会儿,电话就挂断了。

    只要妹妹那边没事,南知秋就放心了。

    对于南知秋而言,南凌月才是最重要的,其次才是离火真经和南明离火。

    挂掉电话之后,南知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但是紧跟着,南知秋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没人把离火真经传出去,那么,柳轻衣究竟是如何学会离火真经的呢?

    她的暗示,又代表着什么呢?

    秦冰在一旁看着南知秋皱眉深思的模样,已是忍不住问道:“南知秋,你这一会怀疑我透露了离火真经,一会怀疑月儿透露了离火真经,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南知秋看了看秦冰,并缓缓点了点头:“离火真经,已经被秦家得到了,刚才岳母把我叫出去,就是为了告诉我,她学会了离火真经,但是对她的暗示,我猜不透背后的用意。”

    “我妈学会了离火真经?”秦冰微微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之后,她非常肯定的说道,“肯定是我爷爷学会了,又传给我爸跟我妈的。”

    南知秋的脸色已是变得非常难看:“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情,秦穆公拥有我家的南明离火神珠,一旦再学会了离火真经,实力将突飞猛进,甚至天下无匹。”

    “南明离火神珠?”秦冰疑惑的说道。

    “哦,就是我南家的传家宝。”南知秋解释道。

    “听起来跟离火真经很契合,南知秋,你说会不会是那珠子里面原本就记载着离火真经的口诀?”秦冰猜测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秦穆公早就该学会离火真经了,他五十多年前就偷走了珠子,以离火真经外加南明离火神珠,秦家又怎能没落到这般田地?”南知秋反问道。

    “好像也是……”秦冰说着,又凝神想了想,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珠子里虽然记载着离火真经,但却不易被发觉,我爷爷耗费五十年心力,才终于参透珠子的奥秘,学会了离火真经,南知秋,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

    南知秋被秦冰一语点醒,重重的点了点头:“这种可能性极大,没准真是这样。”

    “话说,我爷爷现在的实力,大概能有多强?”秦冰小声问道。

    “或许,已不在我爷爷之下。”

    “啊……那岂不是比你强得多了?”

    南知秋点了点头:“我说过,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可能,我南家的至宝,一辈子也夺不回来了。”

    秦冰一脸愧疚的低下了头,并在片刻之后,她转身朝外走去:“我去帮你要回来。”

    南知秋连忙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秦冰:“老婆,别傻了,要不回来的。”

    “可那原本就是你家的东西呀。”

    “武林之事,可没有想象中那般光明正大,天真是会害死人的。”南知秋沉声说道。

    有些事实很残忍,南知秋不想说出来,但以他对秦穆公的了解,只怕,在秦穆公的心中,就算是一百个秦冰,也没有一颗南明离火神珠有价值。

    秦冰默默地低下了头,轻声问道:“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南知秋突然轻松一笑:“努力变强呗,另外,等我父母回来,或者等月儿长大,凭我一个人的实力,或许这辈子都很难战胜秦穆公了,但如果是两个人,三个人,甚至四个人,结果就会完全不同。”

    南知秋的笑容和自信,也让秦冰的愧疚心理变淡了一些。

    只听她轻盈一笑,说道:“没想到你也有服输的时候呀?”

    “好男儿能屈能伸嘛。”南知秋笑着说道。

    但其实,他这些话,都是为了不让秦冰担心,才说出来的。

    就连南知秋自己都不知道,如果日后他单独跟秦穆公碰面,会不会直接上去跟对方拼命。

    以南知秋的血性,或许结果已经摆明了。

    他少年时期,就敢挑衅当时已经是武林至尊的南云崖,根本没有任何人,能让南知秋退缩。

    就算明知是死,南知秋这个人也还是会一往无前。

    毕竟,南家的好男儿,就算是面对处刑的闸刀,也是怒吼着瞪大双眼,直视前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