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柳轻衣的提示
    秦冰的闺房中,当朝阳的第一束光透过朱纱窗照进屋内的时候,运转着离火真经的南知秋已是缓缓睁开了双眼。

    微低着头,南知秋沉声自语道:“功力已经停留在三星龙级两年了,却迟迟无法更进一步踏足四星龙级,看样子,再运功也不会有进展了,必须依靠大量的资源,强冲境界才行。”

    言罢,南知秋站起身来。

    扭头看了看秦冰,发现她正侧着身体,抱着大枕头,睡得香着呢。

    坏坏一笑,南知秋已是抱着昨晚秦冰给他的被子,走到了床边。

    将被子扔到床铺内侧,南知秋本人缓缓蹲下身来,看着秦冰的睡脸,已是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住了她的小鼻子。

    不一会儿之后,秦冰呼吸困难,已是扬手挥了两下。

    南知秋在前一刻松手躲开了。

    秦冰没打到东西,手臂缓缓垂下,继续睡了。

    南知秋忍不住笑了笑,再一次捏住了她的鼻子。

    突然,秦冰睁开了双眼,并死死地瞪着南知秋。

    南知秋连忙收起手臂,并挠了挠头:“老婆,你醒了?”

    秦冰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珠子转了转,已是猛然坐起身来,抓起枕头就朝南知秋砸去:“讨厌死了,去死吧你。”

    南知秋一把接住了枕头,正欲说什么。

    只听,秦冰突然痛呼了一声。

    “啊……脖子好痛……”她扬手捂着后颈部,脸上充满了痛苦神色。

    “扭到了?”南知秋走过去,随手放下了枕头,“让我看看。”

    “可能是我枕得太高,睡落枕了。”秦冰小声说道。

    “正好,我会治疗落枕,几招按摩,保准手到痛消。”南知秋笑着说道。

    “那你帮我按两下吧。”秦冰缓缓转身,背对着南知秋,说道。

    而在房门外,柳轻衣开开心心的走了过来,抬起玉臂正欲敲门,突然,她听到女儿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啊……好痛……你轻点……啊……”

    “老婆,别乱动,刚开始肯定有点痛,不过等会就不痛了,而且还会很舒服。”

    ……

    房门外,柳轻衣抬起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良久,她苦笑一声,感叹道:“毕竟是年轻人嘛。”

    而在房间中,正帮秦冰按着后颈的南知秋突然停了下来。

    秦冰已经不痛了,正觉得舒服呢:“喂,你干嘛突然停了?”

    “嘘,外面好像有人说话。”南知秋小声说道。

    “有人?”

    “嗯,我出去看看。”

    言罢,南知秋转身走到房门后,并一把拉开了房门。

    他这突然一拉门,倒是把柳轻衣吓得不轻。

    但是当看到南知秋衣衫整齐的时候,柳轻衣又觉得有些疑惑:“你们……”

    “岳母大人,好久不见,”南知秋笑着说道。

    这一句岳母大人,听得柳轻衣有些不习惯。

    但她还是尴尬一笑,点了点头:“嗯,好久不见。”

    “岳母大人是来找秦冰的吧?快进来。”说着,南知秋就把柳轻衣领进了屋。

    秦冰也连忙下了床,草草的整理了一下床铺,她已是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小声说道:“妈,随便坐吧。”

    “嗯。”柳轻衣坐在椅子上,疑惑的说道,“刚才你们两个?”

    “哦,我睡落枕了,南知秋帮我按了按脖子。”秦冰随口说道。

    南知秋已是微微一笑,开口问道:“岳母大人以为我们在做什么?”

    秦冰回想起自己刚才的轻叫声,立刻就明白了南知秋的意思。

    只见,柳轻衣和秦冰母女二人同时脸色一红。

    不同的是,秦冰还顺便给了南知秋一个白眼。

    “冰儿,你是昨晚回来的吗?”柳轻衣转移了话题,问道。

    “嗯,想回来住两天。”秦冰轻声说道,“我爸呢?没跟你一起来?”

    “他……”柳轻衣不知道该怎么说。

    “算了,反正我跟他也没话说,妈,回头你跟他说一声,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楚家那边的婚事,该退就退掉吧。”秦冰沉声说道。

    柳轻衣苦涩一笑:“其实,楚家那边已经知道了这事,前些日子,楚文公还亲自来我们家了。”

    “亲自来我们家了?来闹事吗?”秦冰问道。

    南知秋接过话来:“肯定是闹事,楚龙飞他们一家人基本上一个德行。”

    “差不多吧。”柳轻衣随口说道。

    南知秋已是笑了笑:“其实也无妨,岳母大人,回头楚文公那老头再来闹事,你就跟我说,我在黑海城可以找到楚龙飞,随时都能拎着他打一顿,帮你们出出气。”

    秦冰立刻说道:“我赞成。”

    柳轻衣笑而不语,其实,她只要能默默地看着女儿,就已经很开心了。

    “对了,秦老爷子在家吗?他跟我爷爷是旧友,我想去拜访一下他。”南知秋似是随意的问道。

    他可没有忘记这次来秦家的正事。

    提起秦穆公,柳轻衣已是犹豫了起来。

    并在片刻之后,她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说道:“你能有这份心,我替父亲谢谢你,但父亲他前些日子就出远门了,至今未归。”

    “出远门了?去了哪里?”南知秋微皱着眉头问道。

    柳轻衣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秦冰跟南知秋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能看出,柳轻衣刚才犹豫了。

    换句话说,他们都看出了柳轻衣在说谎。

    “那个,你们还没吃饭吧?我去让下人做饭帮你们送过来。”柳轻衣说着,已是站起身来,朝着房门处走去。

    在走到南知秋身边的时候,她小声说道:“你不打算送送你的……岳母大人吗?”

    南知秋笑了笑,对着秦冰说道:“老婆,我去送送岳母大人,你在房间里等我。”

    柳轻衣跟南知秋一起走出了房间。

    在房门外,柳轻衣看着南知秋,已是微微闭起了双眸。

    紧跟着,当她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眸中,竟是闪烁出了朵朵花火。

    “我能透露给你的信息,只有这么多。”柳轻衣说完,已是转身快步离去了。

    而在原地,南知秋已是一脸凝重的低下了头,他非常明确的知道,柳轻衣修炼了离火真经,没错,并不是南明离火神珠的火焰,而是真正的离火真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