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 圣灵剑决
    赵莹莹为之一愣,心直口快的说道:“那岂不就是天生残疾吗?”

    话刚出口,赵莹莹就意识到自己说了很伤人的话,连忙捂住了小嘴,并在之后一脸歉意的说道:“师父,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武君扬随意一笑:“没事,你说的原本就是实话,更何况,为师也不在意这些。”

    “那师父你是怎么听见声音的呀?”

    武君扬大感无奈:“我只是没有外面的耳廓和耳垂,并不是没有耳道和耳蜗,你看,我这里其实跟你们一样,是有耳道的。”

    说着,武君扬还拨开头发让赵莹莹看了看。

    “真的耶,那师父你留长头发,是为了遮盖这些吗?”赵莹莹问道。

    “一半的原因是吧,虽然我不在乎外表,但我这没有耳朵的怪异模样总是吸引别人瞩目的话,也不太好。”武君扬淡笑着说道。

    赵莹莹点了点头:“师父,我会帮你保密的,保证不让其他人知道这些。”

    “不用保密,说出去也没关系,毕竟都有好几个人知道了。”

    “好几个人?都是谁呀?”赵莹莹好奇地问道。

    “比如校长、安阳,对了,知秋兄弟也知道,校长他们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知秋兄弟在看到我没有双耳的时候,笑话了我很久。”

    赵莹莹笑了笑:“南大哥就是那种个性,他其实没有恶意的。”

    “我知道。”武君扬淡淡一笑,转身向前走去,“徒儿,跟我来吧,天快要黑了,在天黑之前,我先带你熟悉一下圣剑冢的地形。”

    “好。”赵莹莹嘻嘻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这一刻,不知为何,赵莹莹突然觉得武君扬显得真实了很多。

    之前的武君扬给赵莹莹的感觉是那种仙风侠骨、清高孤傲的大侠,距离非常遥远,甚至有种不真实感。

    而现在,赵莹莹知道了,武君扬也会因为外观上的事情发愁,也会在意世人的目光,他跟其他很多人其实是一样的。

    这谷中的空间很大很大,石质地面非常平坦,很显然是有人打磨过的,两边的山壁处有着很多大大小小凹进去的石室,石室内的墙壁也被打磨的很光滑。

    有些石壁上刻着图案,有些石壁上残留着剑痕,有些石壁上则斜插着一柄柄古剑,有大有小,参差不齐。

    在完全参观了一遍之后,武君扬带着赵莹莹,回到了那刻有图案的石室中。

    那些图案密密麻麻,布满了整个石室的四壁,画的是一个持剑的人。

    “徒儿,这就是为师日后要教你的剑诀,不过在学习这套剑决之前,你要先去拜祭一位前辈。”武君扬一改之前的淡然,很严肃的说道。

    “哪位前辈?”

    “刚才,你应该看到其中一个石室中立的牌位了吧?那正是封兄的牌位。”

    “封?我知道了,封前辈就是师父以前说过的剑圣。”赵莹莹恍然大悟。

    武君扬点了点头:“这间石室中刻下的剑决,名为圣灵剑诀,正是封兄在化尘入土之前,融汇毕生所学创造出来的剑道结晶,所以说,你真正意义上的师父,其实是封兄。”

    “我的师父,其实是剑圣老前辈……”赵莹莹喃喃自语道。

    武君扬笑了笑,已是背起双手,发出了爽朗之声:“圣灵剑诀,共有八式,分别为,起手式惊虹落、拔剑式断江河、展锋式群雄惧、凌云式挽长歌、藏剑式醉忘我、破军式龙泣血、封剑式肝肠断、断剑式英雄寞……”

    赵莹莹一边听着武君扬的声音,一边仔细看着石壁上的图案,看着看着,她竟然入迷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足足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外面的天色都暗了下来。

    武君扬并未打扰她,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良久,赵莹莹回过神来,并感觉到眼睛里面痒痒的,她扬手摸了摸,入手之处,是滚烫的眼泪。

    “咦?我为什么哭了?”赵莹莹发出疑惑的呢喃之声。

    而在不远处,武君扬看着赵莹莹有感而伤的样子,已是欣慰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离开石室之后,他微低着头,如释重负般的长吐了一口气:“封兄,愚弟终于找到了圣灵剑决的最佳传承者,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圣灵剑诀那八个招式的名称,应对着剑圣封老瞎子的一生,八式,可以分为前四式和后四式,前四式应对着剑圣前半生的少年壮志和江湖威名,后四式则应对着剑圣后半生的情殇和落寞。

    正所谓:少年出世惊虹落,剑之所向断江河。

    锋芒乍现群雄惧,九天云霄挽长歌。

    佳人回眸醉忘我,香消玉殒龙泣血。

    圣剑归山肝肠断,武林一梦英雄寞。

    ……

    收起思绪,平复了一下心情,武君扬已是扬声喊道:“徒儿,先出来一下。”

    “师父等会,我还没有完全记住这石壁上所刻招式呢。”赵莹莹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武君扬无奈的摇了摇头,赵莹莹能够从图案中感触到剑圣的情感,说明她跟圣灵剑决是非常契合的,但除此之外,赵莹莹的天资着实差了点,头脑也有点笨笨的。

    “记住多少了?”武君扬问道。

    “第一招还没记住呢,不知道为什么,看过一遍就忘,好像永远都记不住似的。”赵莹莹抱怨道。

    当然记不住,也不可能记住,就算是武君扬,也花了三年时间,才记个大概,后来又用了十年去感悟,才总算将之学会,要知道,那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片图案,但记录着的,却是剑圣的一生经历和毕生所学。

    “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三个月左右,这三个月里,你只需要记住第一式,就算是完成学业了。”武君扬说道。

    终于,赵莹莹跑了出来:“师父,三个月可有九十多天呐,就学一式吗?”

    武君扬大感无奈,伸手敲了一下赵莹莹的脑瓜:“你能学会第一式,为师就谢天谢地了。”

    “师父明显就是在小看我,我很聪明的,之前我学剑二十八,几百个小招式呢,我只用了不到一个月就全部学会了。”赵莹莹撇着小嘴,非常自豪的说道。

    武君扬还能说什么呢?竟然有人拿基础剑术跟剑圣的圣灵剑决比,他能说啥呢?只能笑而不语……

    而在千里之外的高速公路上,南知秋开着汽车,跨过长江大桥,到达了江北地区。

    京城,就在前方不远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