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夫复何求
    三名服务生不敢过去,但又害怕不过去会激怒对方,因此,只好硬着头皮站起身来,一小步一小步的,走到了南知秋身边www.kansh.la

    “你们算一下,你们餐厅一共损失了多少钱。”南知秋随口问道。

    “不用算了,我们不向您索赔。”其中一个比较成熟的女服务生鼓起勇气,赔着笑说道,她似乎是这里的店长。

    “打坏了东西,肯定是要赔的,十万够不够?”南知秋问道。

    “多……多了……”

    “没事,多的就当是精神损失费了。”

    说完,南知秋走到了那群互扇耳光的人身边:“这赔偿餐厅的十万块钱……”

    “我们出,我们出……”

    南知秋笑了笑:“很好,等会记得把几个受伤的家伙送去医院,至于医药费……”

    “我们出,我们全出,大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们吧。”

    南知秋点了点头,并扭头看向了那女店长:“等会找他要钱,他们若是不给你,或者我走了之后,在这里闹事,你们可以去黑龙学院找我,我叫南知秋。”

    言罢,南知秋已是大步离开了。

    其实,南知秋最后的话,看似说给女店长听的,其实是让马大马的手下听的,有了南知秋这句话,那些小混混肯定不敢找服务生们的麻烦了,该赔偿的,也一定会赔偿。

    当南知秋离开后,其中一个小混混肿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我们竟然惹到了黑龙学院的大神……”

    “先把大马哥送医院吧,等他醒过来,商量一下凑钱的事。”

    “真赔啊?”

    “废话,大神都发话了,你想丢了小命吗?”

    ……

    餐厅外,南知秋出去的时候,只有秦冰和廖祥在等着他,至于杨玉芬,已经不知去向了。

    “杨阿姨呢?”南知秋疑惑的问道。

    “走了。”廖祥微低着头,沉声说道。

    “怎么回事?”

    廖祥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她只说了一句配不上我,然后就哭着离开了,我觉得,可能是这件事对她影响太大,她觉得我们不合适了吧。”

    南知秋大感无奈:“祥叔,你错了,刚才她前夫骂她是破鞋,所以她才突然觉得,她是个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干不净,配不上你。”

    “她是这样想的?”廖祥恍然大悟。

    南知秋伸手拍了拍廖祥的肩膀:“祥叔,你会因为那些嫌弃她吗?”

    “不会,我从来没想过这些,也不在乎。”

    “那还等什么?快去追啊。”

    “对,我这就去。”廖祥说着,直接转身跑走了。

    看着他健步如飞的样子,秦冰突然莞尔一笑:“南知秋,你有没有发现,祥叔好像突然显得年轻了不少。”

    “人过了中年,会逐渐衰老,而老人,越活越像小孩子,祥叔以前是因为扛着担子,所以没有任何表现,老婆,你让他放下了担子。”

    “祥叔照顾了我一辈子,以后,该我照顾他了。”

    “是我们。”南知秋笑着强调道。

    聊着天,两人一起上了汽车,但南知秋并没有将之发动。

    “南知秋,怎么不开车呀?”秦冰疑惑的问道。

    南知秋看着前方,沉声说道:“老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怎么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有事就说呗。”

    “接下来,我打算去一趟京城……秦家……”说着,南知秋扭过头来,一脸深沉的看着秦冰。

    秦冰明白南知秋这句话的意思:“要去夺回你们的传家宝了吗?”

    南知秋点了点头:“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没。”秦冰摇着头,轻盈一笑,“我陪你一起去。”

    “陪我一起?”南知秋皱起了眉头,“老婆,有些事情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我猜测,我跟秦穆公,是有可能开战的,你在场的话……”

    因为南知秋爱秦冰,所以他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说了出来,他不想让秦冰身处夹缝中,左右为难,所以,他是不推荐秦冰跟去的。

    “我帮你。”秦冰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说道。

    “啊?”南知秋为之一愣,“老婆,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开战了,我帮你。”秦冰说着,扭头看向了前方,“秦家并不止我爷爷一个高手,你一个人去,势单力孤,必然占不到便宜,我跟你一起去,你就能名正言顺的秦家,虽然他们不重视我,但我终究是秦家的大小姐,带个人住进家里的权利还是有的,等你进了秦家,再好好调查,伺机而动。”

    南知秋呆呆的望着秦冰,一时间,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秦冰的支持和理解,消除了南知秋心中的重重顾虑。

    “人生在世,能有一善解人意,貌美如花的老婆在背后默默支持我,夫复何求啊?”南知秋感叹道。

    “别贫了你,快开车吧,小心我改变主意。”秦冰瞪了南知秋一眼。

    南知秋发动了汽车,小声嘀咕道:“要是不那么傲娇就更完美了。”

    “南知秋,我听见了。”说着,秦冰对着南知秋扬起了小拳头,“再敢说我傲娇,我揍你。”

    “别,千万别,你这一拳下来,能带出两种真气,冰火两重天,我还不死翘翘了。”南知秋玩笑道。

    “哪有什么冰火两重天?我一次只能使出一种真气而已。”

    “那可不一定,你貌似已经可以同时运转两种真气了。”

    秦冰微微一愣:“没有呀,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有这能力。”

    “你再仔细想想,就刚才你帮祥叔出头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用了两种真气吗?”

    “对,虽然没有用真气打人,但你爆发出了两种不同的气势,而且是在同一时间段,仔细回忆一下当时的感觉,路还有很长,我慢慢开。”南知秋笑着说道。

    秦冰点了点头,并兀自闭起了双眸,了冥想状态。

    就这样,南知秋默默地开着车,行驶在去往京城的路上……

    而在中原地区,剑锋山群深处,武君扬正带着赵莹莹,徒步登上了最高的一座山峰。

    赵莹莹累的气喘吁吁,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累……累死我了……师父……你说的那个圣剑冢还……还有多远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