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
    秦冰的长发缓缓飘起,寒冷的气息一层层散开,而在这气息之中,又隐隐夹杂着一丝丝热流。

    她转身面向餐厅吧台,并大步走了过去。

    而在她转过身去的前一刻,南知秋隐约间看到,在秦冰那如万年霜雪般冰冷的脸上,她的双眸,闪耀着异样的光泽。

    那是,一火红,一冰蓝,准确的说应该是左眼升腾着烈火,右眼蕴含着极冰。

    只见,秦冰快步走到吧台旁,随手从台面上拎起了一瓶还未开封的红酒,并骤然转身,朝着廖祥那边走去。

    此时此刻,那袁勇正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夹着雪茄,看儿子打倒了廖祥,他已是站起身来,趾高气昂的走过去,想补一脚。

    “老东西,就算是我穿过的破鞋,也不是你有资格捡走的。”袁勇说着,已是对着廖祥抬起了大脚。

    而此时此刻正准备将廖祥扶起来的杨玉芬见此一幕,已是立刻趴在廖祥身上,护住了他。

    然而,预料之中的重脚并没有落下。

    只听……

    嘭的一声……

    大片的红酒酒水夹杂着鲜血喷溅开来。

    正是秦冰走过来,用酒瓶狠狠地砸在了袁勇头上。

    “臭娘们,你从哪冒出来的……敢打我爸……”袁文艺伸手指着秦冰,怒骂道。

    只见,秦冰砸完之后,已是扬起左手,一把抓住了袁勇的头发,并扭头看向了袁文艺。

    “赶快放开我爸,否则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袁文艺恶狠狠地瞪着秦冰,威胁道。

    秦冰冷哼了一声,已是用力按着袁勇的头,狠狠地撞击在一旁的餐桌桌面上。

    这一击撞的不可谓不狠,将袁勇撞的满头是血,当场昏迷。

    “妈的……”袁文艺骂骂咧咧,直接抄起一条凳子,就朝秦冰冲去。

    秦冰也持着手里的半支碎酒瓶,大步向前,走向了袁文艺。

    在短兵相接的一瞬间,袁文艺手里的凳子刚刚扬起来,秦冰就已是用充满尖刺的酒瓶捅了过去。

    噗哧一声……

    鲜血喷溅的同时,秦冰松开了手。

    只听当啷一声,凳子脱手而落,袁文艺已是惨叫着瘫坐在了地上,捂着肚子打起了滚。

    而那半支酒瓶,正牢牢地插在他的肚子上。

    秦冰这一套雷厉风行的暴力手段,完全震惊了廖祥和杨玉芬。

    反倒是南知秋正一脸宠溺的看着秦冰的侧影。

    刚才袁文艺欺负廖祥那一幕,别说是秦冰,就连南知秋都气的想杀人。

    所以,南知秋在第一时间就想好了,无论秦冰接下来做什么,惹出什么后果,他都不会拦着,毕竟,有气就要出,不能憋着。

    至于后果,无论多大的后果,南知秋都有办法摆平。

    “小秦,你……”杨玉芬呆呆的看着秦冰,吞吞吐吐的说着。

    秦冰扭头看了过去,轻声说道:“杨阿姨,你不用怕,我现在就宰了他们,帮你出气。”

    说着,秦冰就扬起了右掌,准备一掌打死袁文艺。

    至于之前拿酒瓶捅人,那是为了让对方在死之前尝到痛苦的滋味,直

    接一掌打死的话,太便宜他们了。

    “小秦,快住手。”杨玉芬突然大喊出声。

    “杨阿姨?”秦冰疑惑的说道。

    “他已经这样了,就饶他一次吧,他毕竟是我骨肉相连的亲生儿子。”杨玉芬带着满眼的哀求,望着秦冰。

    缓缓地,秦冰掌中的真气消散开来:“那,好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倒在地上的袁文艺突然一脸狰狞的喊道:“饶我一次?切,你们给我等着,我的人很快就来了,到时候,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这边话音刚落不久,一辆面包车就已是驶到了餐厅门口,紧跟着,下来了一大票人,而领头的,正是曾经欺负过刘舒雨,后被秦冰教训了的马大马。

    这货跟袁文艺是认识的,而且是经常一起喝酒的好哥们。

    刚才袁文艺被刺倒之后,立刻就偷偷地发讯息通知了马大马。

    当马大马带着十多个人冲进来的时候,袁文艺已是大声喊道:“大马哥,帮我砍死这群垃圾,后果我来承担。”

    “没问题。”马大马晃了晃手中的砍刀,抬头看向了秦冰。

    紧跟着,马大马愣了愣:“是你?”

    秦冰也看了过去,并在之后紧紧的握起了拳头:“还真是冤家路窄。”

    说着,秦冰快步朝马大马等人走去,并顺路一脚踩在袁文艺脸上,将之踩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马大马一声令下,十多个拎家伙的壮汉已是在他的率领下冲向了秦冰。

    就在秦冰准备大打出手的时候,突然,一道高大的背影出现在她面前,正是南知秋。

    “老婆,出气你来,至于这打架嘛,我来就行。”南知秋弯嘴一笑,说道。

    “他们人多,我帮你。”

    “不用,你看热闹就行。”

    言罢,南知秋已是大步向前走去。

    “哪里冒出来的死扑街?找死。”马大马大喊着,扬起砍刀就朝南知秋劈去。

    嘭……

    南知秋一记大脚正中马大马的胸口,那马大马的身体倒飞了出去,沿途还砸飞了他的两个手下,三人一起撞碎玻璃墙,飞出了餐厅,在外面的街道上重重落地,又连续翻滚了四五圈,才终于停下。

    剩下的七八个人呆呆的举着砍刀,保持着各种各样的姿势,一动不动的呆立当场。

    他们被惊吓到了,以至于完全不敢动弹。

    哒……

    打火声响起,南知秋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

    “扔掉武器,跪下来,两两互相扇耳光,扇够一百下为止。”南知秋随口说道。

    只见,那几个人还真的跪了下来,并开始互相对着扇起了耳光。

    南知秋随意一笑,转身看向了秦冰,见她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南知秋已是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老婆,别愣着了,先带杨阿姨和祥叔出去,我等会就跟上。”

    “哦,好。”秦冰转过身去,叫上杨玉芬和廖祥,一起离开了餐厅。

    南知秋则四处观望了一圈,最终,在一个角落处,看到了三个蹲在地上,互相紧抱着,被吓得战战兢兢的服务生。

    无奈一笑,南知秋对着她们招了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