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六二零 朱雀破黄泉!
    伽薄鬼祖首当其冲,被玄光映在面上,大叫一声,忙不迭后退。他以肉身成道,早将元神与肉身合一,只要肉身不灭,其便不死。一应针对元神的杀法尽皆无用,但生死簿邪性灵异,不论元神肉身,只要生有魂魄,便受其管辖。且这一卷生死簿在九幽祖师手中太久,显是被用心祭炼,对长生老祖亦有克制之力。

    伽薄鬼祖惊叫一声,只觉一律精气被摄。生死簿上本是混茫一片,忽地显出一行名姓,正是伽薄的字样。其下尚有一道淡淡虚影,九幽祖师一手虚引,掌中现出一杆大笔,黑杆赤毫,殷红如血,大笔如椽,在生死簿上狠狠一勾!

    伽薄鬼祖大叫一声,七窍中流出血来,鬼铃老祖忙即上前护持,见其头颅龟裂,吓了一跳。以伽薄鬼祖的玄阴肉身,也经受不住九幽祖师一笔勾销之法,他一个玄阴元神成道之辈,定然更受克制。大手一挥,拘心铃挡在二鬼身前,晃动连声,指望用鬼音之法冲击九幽祖师元神,免得其再下杀手。

    夜乞老祖亦是戒惧,伽薄鬼祖肉身锤炼的必不如他,但也相差仿佛,连一招也接不下来,九幽祖师再以此宝对付他,下场难料。“生死簿虽好,太过妖异,犯不上甘冒奇险,给赫连无敌当了枪使,还是先行退避为妙!”忍不住后退几步,免得被生死簿摄去了自家精气。

    九幽祖师面上忽然闪过一抹翠色,浑若无事,又将生死簿向血神道人照去!血神道人大叫一声,转身便走。但他身下血河太过广大,几乎蔓延整个枉死城中,被生死簿随意一照,还是捉去一抹血河气息。

    九幽祖师翻动生死簿,就见第二页上赫然有一道血光,扭曲如蛇,不住抖动,真气所化判官笔毫不犹疑,一笔勾下!血神道人当即一声惨嚎,周身砰的一声炸裂为漫天血光,四散游走,过得良久方在极远处显形出来,满面惊惧之色,纵有血灵剑在手,一时也不敢再靠前来。

    九幽祖师那一笔勾去了血神道人大半条性命,等若当年郭纯阳一剑诛杀其六大分身,更狠毒的是,将其得自阴祖的黄泉本源也一并抹去。九幽祖师身为黄泉圣法之祖,对黄泉真气敏感之极,发觉血神道人体内有黄泉本源的痕迹,自知血神道人要炼化来补益自身,一笔之下,血神道人元气大伤,再也不敢造次。

    九幽祖师两笔勾去,将生死簿缓缓合起,面上又现出几抹翠绿之色。这卷生死簿是他偷窃地府阴曹本源炼制,一离阴曹便要威力大减,但只要在这枉死城内,任是何人,只要一笔勾去,不死也要重伤!但动用此宝,所耗真气过剧,尤其对付夜乞、血神这等魔祖,看似轻描淡写将之重创,实则已耗去九幽祖师三成的真气。

    滕鲲深吸一口气,气机又自高涨起来,生死簿所耗到非难事,他收回前世所修黄泉大河,法力几乎无穷无尽,便连勾十七八次也不打紧,枉死城中死气绵延,亦能为他补充所需。但他所忌惮者,是那位九幽掌教,至今尚未出手,不知有甚后棋,尤其尚能感应到枉死城外还有两位玄阴级数埋伏,更有一团星光之力,晦涩不明,那才是九幽祖师真正忌惮之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