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六零六 乔道友,还请现身!
    九幽门总坛之上,无尽黄泉之水高悬,千万年来如故,死气沉沉,内中皆是先天妙物,九幽门历代也不是无人动心,想要炼化为己用,但真水一离黄泉大河,就消散无踪,任是用尽手段,也挽留不住。久而久之,便无人再去打主意。后来不知哪位玄阴长老传出话来:“一群蠢材!那黄泉大河是开派老祖元神道果演化,那等境界玄功奥妙,变化无穷,一滴水能演化一道大河,你们想打主意,自是空欢喜一场!”众人这才知晓缘由。

    但今日原本寂静无声的黄泉大河却异状连连,先是浊浪排天,层层攀高,发出无穷声响,震耳欲聋。不过多时竟然脱离了九幽总坛,如同一条长龙,呼啸而去,眨眼无踪。

    黄泉大河沉寂太久,九幽门无论长老弟子早已习惯其存在,甚至早已忽略其存在,但突然消逝不见,当即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漫长岁月之中,九幽门将那黄泉大河当成了法宝祭炼,炼入了无数禁制、符文,还与地脉地根相连。历经无数祭炼,牢固之极。但黄泉大河一经发动,声势猛恶,如地龙翻身,挡无可挡,轻轻一抖,就将身上所有禁制尽数剥落,连带镇压地根的数十座宫殿也被余及,崩塌连连。

    许多长老大声呼喝,施展法力稳定禁制,又有许多弟子纷纷跑出帮忙,过得良久才逐渐将门中乱象稳定。众人心有余悸,面面相觑,皆不知为何好端端的黄泉大河会在今日发疯而去。

    总坛一座小小偏殿之中,四位长生长老团团而坐,正是九幽门总坛所剩四位玄阴老祖。其等班辈长过赫连无敌,又桀骜不驯,对掌教也不假辞色,地位超然,过得十分自在。

    黄泉大河一去,四位长老面上都现出惊讶之色,为首一位瘦高长老将手一指,殿上忽然一声雷响,陷出一个黑漆漆洞窟,阴气滚滚而上。一团玄色光华升起,内中两位鬼祖正要发威。那瘦高长老冷笑一声,刚要有所动作,忽有一只大手凭空飞来,只一捞将两位鬼祖捉住,闪得一闪已自无踪。

    四位长老一齐起身,瘦高长老望空叫道:“师叔既来,何不以真面目相见?”虚空无声。瘦高长老庞钰哼了一声,阴祖是其等师叔辈的人物,与神木道人元神纠缠经年,功力倒退,神志不清,忽然现身收走两位鬼祖元神,必有用意。既然不肯现身,也不好强留。

    一位长老道:“阴祖居然出世,真是出人意料!”庞钰道:“连黄泉大河都能被人收走,阴祖又算的甚事!”另一位矮胖长老道:“黄泉大河乃是开派祖师所留,就算赫连无敌也祭炼不得,为何无故飞走?难道……”四人面面相觑,都捕捉到了万无可能中的一点可能,只都不敢宣诸于口。庞钰吁了口气,说道:“赫连无敌为了阴曹之事,准备良久,神神秘秘,究竟有何打算我等也不知。黄泉大河飞走,必有大事,我等只静观其变。”

    矮胖长老抚掌笑道:“若真是那人复生,只怕赫连无敌空费心思,还要交出大权,当真可笑!”另一位长老冷冷道:“若当真如此,你以为我等也会好过?四人合力,也不过与赫连无敌平分秋色,再加一位老祖,还有阴祖暧昧不明,也不必大劫降临,九幽门自家就要大乱了!”

    黄泉大河如龙飞腾,水声震天,风驰电掣般击破虚空,来至阴曹地府之中,越过赫连无敌与伯齐两个,狠狠冲上奈何桥!伯齐老祖大吃一惊,分神之下,险些被黑无常一记哭丧棒敲中。赫连无敌瞧见黄泉之水,眼中神光连闪,忽然双手一收,退下奈何桥。他一退,伯齐老祖自然跟着退下,与黑白无常对峙起来,问赫连无敌道:“方才那个……”

    赫连无敌手抚镇玄鼎,说道:“也没有甚么,不过是九幽老祖借着夺舍墨染复生阴间而已。方才那一条正是他留下的黄泉大河,不过是返本归元而已。”伯齐老祖惊得面无人色,嗫嚅道:“九幽老祖?可是开派祖师么?他不是早就坐化?为何又能复生归来?”九幽祖师早是传说中的人物,就算坐化,依旧威震诸天。这等人物居然要活生生归来,伯齐老祖震惊之余,忽然想道:“九幽祖师当真归来,掌教师弟的权柄该当如何?还有阴祖与庞钰几个,九幽门必要四分五裂,该当如何?”一时头痛欲裂。

    赫连无敌轻笑道:“九幽祖师所留手札之中,早有预示。那等惊才绝艳之辈,岂会安稳坐化?不过是掩人耳目,等待复生之机。我命墨染前去,就是为了让他夺舍,倒是可惜了墨染,忠心耿耿,却沦落至斯。”假惺惺感叹一句。

    伯齐怒道:“墨染生死不值一提,大不了我再找个弟子罢了!若九幽祖师当真复生,你我该当如何自处?师弟该关心此事才对!”九幽祖师的旗号一出,门中弟子定会景从,还有几个肯听赫连无敌与他的号令?不出一时三刻,偌大权柄便要风流云散,纵使玄阴老祖,麾下无人可用,又济得甚事?

    赫连无敌好整以暇,笑道:“师兄不必多虑,此事我早已算定。九幽祖师夺舍复生,形神不稳,又无趁手的法宝在身,法力神通至多与你我平齐,怕他作甚?那道黄泉大河先前我奈何不得,如今么……”阴阴一笑。

    饶是伯齐老祖胆大包天,也被赫连无敌言中之意惊得张大了口,结结巴巴道:“你是要斩杀了九幽祖师,炼化黄泉真水?”赫连无敌轻轻颔首,就似只当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全无动容之色。

    欺师灭祖在魔道中人看来,却也寻常。伯齐老祖对那黄泉大河也十分眼热,九幽祖师复生对他冲击太大,未免有失方寸,冷静下来,略一思考,竟觉此事倒有七八分的指望,忍不住兴奋道:“不错!九幽祖师现下法力虚弱,正是动手的良机。凭你我两个不难得手,但阴曹中还有夜乞、血神子之辈,岂会令我等如意?稍有不慎,反为所害!”

    赫连无敌笑道:“此事易耳!我自有后手在此。乔道友,还请现身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