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九七 黄泉路上
    果然足足过了半日功夫,阴风渐止,露出一个极大的缝隙,长有数十丈,宽数丈,缝隙中隐约传来不详阴沉之气。血神道人忽对赫连无敌笑道:“这役鬼符在九幽门中世代流传,就算新近才勘定了地府遗迹的所在,也不至今日才发动。怕是赫连道友并无把握对付其中之凶险,才故意设局,使我等入瓮,总好过自家前去抹黑,不知是也不是?”

    赫连无敌呵呵一笑,全不应答。众魔头心头皆是一凛,血神道人之意再也明显不过,思及地府遗迹消息之走漏,果然有许多蹊跷,当下便有人狐疑起来。伯齐老祖冷笑道:“本门不屑用那些鬼蜮心思,阴曹入口在此,想要碰机缘的只管进,畏畏缩缩裹足不前者,大可现下便打道回府,我等绝不阻拦!”

    夜乞老祖一声狂笑:“地府再有诡异,终究自封无穷岁月,纵有长生老祖,也要熬干了,还怕甚么?诸位,我等先行一步!”迎风一晃,将法身化为芥子大小,已钻入虚空罅隙之中。鬼铃老祖欲伽薄鬼祖对视一眼,显是早有灵犀,双双化为两条鬼影,紧随其后而去。

    三大老祖一走,余下之辈登时坐不住了,血神道人阴测测一笑,一条血河直投其中,消失不见。薛蟒瞧了长景道人一眼,长景道人会意,笑道:“既然如此,我与薛蟒两个就为赫连掌教打个前站罢!”伸手一招,薛蟒窃据的旱魃分身急剧缩小,被他托在掌中,大袖一甩,也自昂然入了其中。

    转瞬之间,仅剩赫连无敌、伯齐老祖两个与一干弟子,伯齐老祖阴笑道:“这些老魔果然中计!地府之中何等凶险,有这些魔头以为前导,倒是省却不少功夫!”赫连无敌淡淡道:“地府遗迹现世,甚是蹊跷,其中关乎上古绝大隐秘,非是我等所能算计,还是只求那一件宝物,只要得手便即退出,万不可恋栈不去!”

    伯齐老祖喝了一声:“尔等就在这座阵图中好生修炼,但有用到尔等之处,须得戮力向前,掌教自有重赏!”赫连无敌将镇玄鼎祭在头顶,鼎盖微启,喷洒出无量玄光,将自身护在其中。伯齐老祖也将九曲九泉图发动,二人不慌不忙,走入虚空罅隙。

    墨染催动九曲图,托庇于伯齐老祖身旁,也随着一同走入。一入虚空罅隙,无论何人眼前皆生出光怪陆离之感,似有无穷伟力拉扯神魂肉身,不得安宁。元神悸动,六识不安,似要被生生拉扯出来,投入一个未知的孔洞之中。

    赫连无敌与伯齐老祖皆是长生级数,又有肉身为凭,只一摇动,就将这股邪异镇压,不受其害。但在九曲图中五十位弟子包括墨染在内,修为不足,却逃不过这一劫。被无穷怪力折腾的死去活来,更有甚者道心修为不够,不能及时镇定心神,苦修的元神竟被拖出体外,放生哀嚎,哭求两位老祖救命。墨染还好些,脱去几重天劫,道心坚凝,倒可守住本身不动。

    几个弟子哭号连声,伯齐老祖哼了一声,甚是恼怒,但也分出一道法力,将其元神逼回紫府,不令散逸。虽然元神无恙,但受怪力侵袭,众弟子皆是委顿不堪。唯有凌冲依旧生龙活虎,他的噬魂幡轻轻转动,将那股躁动生生镇压,阴神端坐其中,似乎无碍。

    倒是众弟子心旌不稳,道心失守,噬魂魔念此鸣彼应,灵动之极,化为层层浊念,将各弟子元神捆缚的更紧,到此地步,除非凌冲收回噬魂魔念,魔念与寄魂元神再也不可分离,就算长生老祖出手也难祛除。这也是噬魂劫法最为凌厉诡异之处,一旦与寄魂元神相合,便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除非冒着本人魂飞魄散的风险,否则根本不能除尽。一旦沾染魔念,便如跗骨之蛆,终身不移。

    凌冲察觉此事,微微一喜。赫连无敌带了许多弟子前去阴曹,未必安着好心,他的修为在玄阴老祖面前屁都不是,但能操控了几十位九幽门精英弟子的神魂,也算一道护身符,不至毫无依凭。

    九曲图中唯有墨染凌冲不敢用魔念沾染,免得打草惊蛇。其为此阵图之主,但有风吹草动,必能先自察觉。在虚空罅隙之中似是过了一瞬,又似过了数日,待得众弟子心地清明,向阵图之外望去,已是换了一番天地。

    冥狱中终年阴沉晦暗,全无上下四维之别,除了怪山黄泉,便无其他。但眼前世界却有了一丝光亮,上下依旧是灰蒙蒙的,另有一座牌楼拔地而起,高达千丈,通体乌黑如铁,上有血淋淋三个大字“鬼门关”!

    先来的夜乞、血神、长景道人等老魔却踪影不见,赫连无敌点头道:“果然如此,役鬼符打开地府遗迹,先到的便是鬼门关。”牌楼四周静谧无比,落针可闻,竟似无有半个活物。凌冲在九曲图中见了这一番异象,暗暗思忖:“就算轮回盘破灭,鬼门关也不该全无动静。相传阴魂入地府,先见鬼门关。那些阴魂如今又去了何处?难不成直接便入了轮回?”

    伯齐老祖道:“那些家伙已先进去了。”赫连无敌摇头笑道:“不必管他们,鬼门关后便是黄泉路、奈何桥、枉死城,之后才是十殿阎罗府。到了此处,就算法力通天,也只能老老实实走完这一程,我等只安步当车便是!”当先便走。

    绕过鬼门关,走在一条羊肠小径之上,以块块碎石铺就,寒气暗生,苔痕处处,似乎被无数人摩挲走过,每一块石头皆是圆润光滑。只是每隔一段,石头上便有斑斑血迹显现,平白多出几分凄厉之意。

    赫连无敌与伯齐老祖两个脚步踏在黄泉路上,二人面无表情,头顶镇玄鼎与九曲九泉图却飞舞更急,显是凝神戒备到了极处。血神道人与夜乞老祖几个也不知飞遁太速,亦或是由别的路径进入,一路行来,竟是丝毫未见踪影。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