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六九 祭炼飞剑
    贺百川道:“道祖有云:治大国若烹小鲜。剑材入炉,先要看顾火候,次要捶打剑胚,去芜存菁。铸剑也好,炼器也罢,下乘之道看火候,中乘之道在宝材物料之性,上乘境界为元神通照,与物性、火候相合,方能铸成合用之器。”

    他一面讲解炼器铸剑的妙用,一面观看凌冲操御地火之精,锤炼火铜剑材。有这一位炼器大宗师亲炙,凌冲抖擞精神,全心投入,就以火铜为练手,花了半日时光,炼了七炉之多,前四次都只能操控三条地火之龙,最后三次他心头一动,真气灵动,居然驾驭了四条地火之龙冲出。

    贺百川眼中全是震惊之色,一般而言,练气士真气越是消耗,越是后力无继,但凌冲的洞虚剑诀不知怎么修炼的,居然能越战越强,从三条地火之龙到四条地火之龙,虽只多了一条,却说明凌冲的真气修为又浑厚了几分。

    凌冲头顶渐渐现出一团云气,缥缈无定,有真阳气息缕缕散发,却是他以心神勾动九天天罡大气,引动真阳之气降临。那团云气越滚越大,到后来足有人头大小,凝而不散。

    贺百川见了,又是大大惊奇,他自能分辨的出,凌冲招引来的天罡之气雄浑之处远超同侪修士,但另有一桩异处,便是包罗极多,除却最后一种九天仙罡之气,其余三十五种罡气竟是无所不有,灵异到了极点。

    金丹修士要想修成婴儿,除却要体悟先天造化精义,自无生有之外,首要之务,便是勾动九天罡气,将自身真气洗练精纯。各家各派法诀不同,当初炼罡时所需罡气种类也不尽相同,到了金丹这一步,要时时引动罡气注流而下,洗练金丹、法力,所需罡气是攒炼罡气时的百倍千倍。

    凌冲头顶有三十五种天罡,表明其炼罡之时,修炼了三十五种罡气。据贺百川所知,洞虚剑诀的最高境界的确要将三十六重罡气修炼圆满,但九天仙罡早已不存于世,无人能得,凌冲能修炼到三十五种罡气,也已是罕见的大福缘了。他却不知郭纯阳神通广大,为了这个徒儿,竟敢倒翻天庭,盗取仙罡,凌冲实则已将三十六重罡气修炼尽净。

    有天罡之气时时流注而下,汇入洞虚真界,转化为太玄真气,凌冲气力精神陡涨,操控火力也更加精熟了些。贺百川忽然饶有深意望了他一眼,说道:“冶炼飞剑与修炼剑术,并不相悖,你用心体悟诸般材料在剑炉中的种种变化,尤其剑胚成形的那一刻,是否与剑术中炼剑成丝的法门极为相似?”

    凌冲心头一凛,回想起来,铸剑成形的手段,确是与剑术中炼剑成丝的剑法十分相似,炼剑成丝是要将剑气凝练为一道细丝,以点破面,自然无坚不摧。若是剑修有一柄上佳飞剑,利用剑中禁制之力,催发剑气,威力更是难当难测。以洞虚剑诀而言,无须具体的飞剑,只消将自家剑气凝练即可,威力倒也相差仿佛。炼剑成丝的剑术号称一剑破万法,乃是千万剑修梦寐以求之道,凌冲也不例外,还特意求郭纯阳传授了庚金剑诀中的法门,得贺百川提点,当即全幅心神都落在九火照天炉中,静等飞剑成形的那一刻。

    贺百川见他如此颖悟,暗暗叹息:“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叫郭师弟收罗了去?早知如此,当年他入门时,拼着与掌教翻脸,也要抢来做弟子!”当年凌冲初上山时,奇异之处不显,贺百川也未在意,谁知竟是个铸剑的奇才,这才后悔起来,不曾据理力争、以死相拼,若能将之收入门下,不出百年,当可继承离火殿衣钵,岂非大快人心之事?

    九火照天炉中,一团火铜被火精之力灼烧锻冶之后,杂质尽去,宝材在炉中最关键的一步便是剑器成形,须炼剑之人以心力融汇火力,引导锤炼方可,只要心神略有松懈,便前功尽弃,飞剑难以成形,自然也就糟蹋了一干宝材。炼剑与炼丹一般,飞剑不成,宝材又受了火力锤炼,其性已变,就算能二次冶炼,也非是先前之物了。因此铸剑也好,炼丹也罢,必要一气呵成,绝无再来一次的机会。

    炉中火铜虽只是寻常材料,就算祭炼成功,也不过是一柄略锋利些的剑器,当不得大用,凌冲还是全神贯注,毕竟以九火照天炉为炉,以地火之精为火,给自家练手的机会着实不多,不可浪费。

    炉中火铜受其心念激引,渐次拉长,成了一柄小剑的模样。飞剑自炉中淬火诞生,必定是长剑之形,长短不一,不会是剑丸,只有剑修以真气祭炼,将飞剑练得与神相合,才能搓剑成丸。

    眼见一柄火铜小剑就要成功,火井中喷涌出的地火忽然抖动一下,却是凌冲心念微有不纯,牵引的火力弱了些,此呼彼应之下,火铜小剑立时重又爆散成了一团铜汁。凌冲闷哼一声,险些岔了真气。贺百川好整以暇道:“这算甚么?且整理好心神,这一殿的宝材全交由你,直至铸成一柄像样的飞剑!”

    凌冲答应一声,澄心静虑,心地内外霍然空明,这一次选了铁精之材炼剑,也不求火力旺盛,只操御了三条火龙,果然就有几分游刃有余。一大团精铁在炉中被火力反复锤炼,化为铁精,再以心力激引,果然一帆风顺,顺利炼成了一柄长剑。

    贺百川伸手一招,九火照天炉炉盖张开,铁精长剑飞出,瞧了一眼,顺手仍在一旁,不屑道:“这等货色就算拿到坊市,也换不来几个大钱,比破铜烂铁还不如!”凌冲对他冷嘲热讽毫不在意,动神作书吧不停,又换了一样宝材冶炼。

    七日时光倏然而过,凌冲不眠不休,只是不停用殿上材料祭炼飞剑,脚下扔了一柄又一柄,自铁精长剑之后,他再也未曾失手,炼一炉成一柄,但毕竟初学乍练,飞剑品相皆是不高,在贺百川口中便是“随手可弃”的货色,在凌冲身后堆了数十柄各色长剑,有长达四尺,亦有短仅一寸,有一掌宽窄,亦有细如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