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六七 五金攒炼
    “此炉名唤九火照天炉,被本门祭炼成了一件异宝,不比飞剑斗法犀利,却别有一番妙用。用来炼剑炼丹,最好不过。少阳剑派与本门仇怨芥蒂的缘由,此宝到了占了一半还多。历代唯有主掌炼剑的长老,方能运用此宝,神妙至不可思议。有此宝在手,御火所费心力要节省一半还多,更能温养飞剑灵性,说之不尽。你若是得了我的衣钵,此宝便能被你收入囊中,无论炼剑困敌,妙用无穷。”

    为了诱惑凌冲转修器修,贺百川连传衣钵之事都提出来了。衣钵者,乃佛门之说,指的是师徒之间以法衣、钵盂相传,表明授以真法、正法之意。做师父的连自家吃饭的家伙、披的法衣都传了,还会有甚么藏私?

    凌冲对贺百川之言充耳不闻,凑近前去,仔细打量那座九火照天炉,火井之中地火喷涌,鎏金烁辉,但在九火照天炉镇压之下,无穷火力被强行汲取其中,鲜红如血的炉壁上全然不烫,反而透出一股温润之意。贺百川十分得意,笑道:“这座火炉十分神妙,能依据练气士本身修为,祭炼法器,尤其火玉乃是世上最佳的吸热导火之才,就算地火如何凶猛,也全然不必担心。言传已毕,该当身教了,今日就便宜了你小子,老道为你量身炼制一柄飞剑,足以将你的洞虚剑诀威力发挥至十二分。你将元神沉静,以真气输入这座火炉,好生感受内中炉火变化罢!”

    凌冲大喜,贺百川是一代炼器的宗师,就算随手炼制,也已不凡,市面上太玄剑派四长老可是一块活招牌,所出飞剑往往有价无市。他肯为自家量身打造飞剑,自是意外之喜,至于是不是要借此拉拢他转修炼器之道,则被他自动忽略了。

    洞虚剑诀演化世界,其实有无飞剑影响不大,但若能有一柄利剑在手,自是更加威风,对剑术威力也有几分加持,凌冲倒是十分期待究竟能炼成一柄甚么样的飞剑。贺百川道:“我以五金拟化五行,取火铜、赤金、铁精、皓银、玄锡,五种宝材,取其各性,化入五行之力,你以洞虚剑诀催动,当可将剑术发挥的淋漓尽致。”

    伸手连点五下,殿中凭空起了一阵狂风,分为五股,将火铜、赤金、铁精、皓银、玄锡五种宝材,或金光耀目、或银色灼灼、或玄幕周张,各有不同之色。凌冲却知这五金之属,并无稀奇,但重点在能将五种金属提炼纯净,不留一点杂质,再以精妙手法融合五金,使其性相合,铸成飞剑。要知五金之性各异,有的坚硬、有的相对较软,有的成形之后极易弯折,须以适当比例将之浇筑一处,有一道环节错漏,便不能成器。

    难得有这般观摩的良机,凌冲忙澄净心神,将真气注入九火照天炉中,并以元神之力观照其间变化。果然此炉甚是灵异,太玄真气入内,丝毫不加排斥。洞虚真界中真气喷涌,大约耗费五成之力,才将真气游走遍及炉身内外。令他惊异的是,此炉外如天穹,圆润自在,内中却仿了人身之设,竟有九孔七窍之别,分有细孔,与外界相通,隐隐约约之间,竟似生灵一般,在缓缓呼吸吐纳,吸取外部天地灵气,淬炼自身。

    贺百川将手一指,五团五金矿石一发涌来,悬停与九火照天炉之上,五团五金矿石的数量各自不一,有的重逾千斤,有的不过百斤上下,贺百川将大手虚虚一抓,九火照天炉炉盖洞开,五团矿石飞入,蓬的一声闷响,九火照天炉又自闭合。心念激引之下,火井中分出十六道火柱,如火龙一般,摇头摆尾,自九孔七窍钻入。汲取了那等旺盛的火力,九火照天炉炉壁上也不过微微透红了一丝,可见此宝之灵异。

    贺百川默然不语,只手捏法诀,就似手中持了一柄飞剑一般,五指灵动之间,如编彩线,遥控炉中火候。他的法诀变换连连,元神暗暗分出一缕神念,附着火炉之上,惊奇发觉凌冲的真气竟是早已将火炉内外游遍周天,一应秘密在其面前全然无所遁形。

    放开九火照天炉内部禁制是贺百川决定,也算不得甚么。其实此宝经太玄派两代长老祭炼,业已通灵,只差最后一步,便可生就灵识,成就法宝,内中禁制变化无穷,威力极大,他也耗了百年苦功,才勉强将三十六层天罡禁制祭炼完毕,只等最后鲤跃龙门,成就真识。

    本拟凌冲再如何天才,也绝不可能修成如此浑厚之真气,顶多将法力浸入如前几层禁制罢了,谁知这小子每有出人意料之举,竟能在金丹境界便修聚出如此浑厚之真气,虽只是粗粗在前十几层禁制中流转,却已然惊世骇俗。剑修之辈设非所修剑诀特异,大多真气凝练,不重浑厚,只求锋锐轻灵。凌冲入道十几年,能修成这般骇人修为,必是洞虚剑诀之妙处。

    想到这里,贺百川颇有些心痒难搔。洞虚烛明,照见万界,号称洞虚千变,灵光一剑,但要命就在于祖师爷未曾将剑诀补全,天路断去,不曾接续,以至于历代无数弟子长老贪图此剑斗法犀利,等到登天而上,瞧见那一条横亘于天地之天壑,只能望洋兴叹,不得已掉头而回。

    非不会,乃不能也!祖师都未能接续的天桥天道,强行修炼,又岂会有好下场?练了也是白练,还不如尽早转修其他剑诀,历代弟子口口相传之下,洞虚剑诀渐渐失去了热度,被束之高阁,最后几乎无人问津。郭纯阳收的这个弟子,当初贺百川曾亲眼见证,事后听闻郭纯阳传了他洞虚剑诀,还颇为惊讶,再想一想,倒也释然,那位掌教师弟向来不同寻常,落子刁钻,算无遗策,既是关门弟子,想来自有打算。

    果然凌冲这小子今次一来,给了他无穷惊喜,也令他得窥洞虚烛明剑诀真正精华之处的一角,“说不定这小子真能将这门剑诀接续起来也未可知,弄得老道也想转修这门剑诀了。啊呸!”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只等天劫临头,再改换门庭道法,岂是等闲?几乎等如是自毁前途,想也别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