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六六 印证
    噬魂老人传他的《噬魂真解》中,有噬魂幡的炼制之法。这套法门是那位老魔头遍访天下,殚精竭虑思考出来,为了弥补自身道法的破绽,可谓器修之道集大成者。内中自有御火之法的记载,甚至还有火炼、水炼、五行炼法等诸般法门,凌冲得了《噬魂真解》,颇下功夫,阳神之身虽不能施展出魔道炼器之法,但御火御水之道却是相同,与贺百川传授的法门一经印照,登时悟出许多妙用,现炒现卖,**新鲜,倒也将这位炼器宗师唬的一愣一愣。

    凌冲道:“弟子在外游历时,机缘巧合,得了一本魔道的器修功法,只因不敢转修玄阴魔气,将之束之高阁,但其中亦有火炼之道的记载,倒是与师伯所言有相通之处。”

    贺百川暗暗惊诧,问道:“你真是头一次御火炼器么?”凌冲心想:“阳神不曾炼过器,但阴神炼过,该怎么说?”没等他回答,贺百川已然双目放光,自语道:“就算你偷摸炼了几回法器,能将地火操御的如此自然,这份资质当真不错!怎么样,还是跟我学炼剑罢,只要你点头,你师傅那里我去游说,保管他认账!”

    凌冲无奈道:“师伯,弟子这一手控火的小手段若是还成,就请传授淬火与精炼之道罢!”贺百川冷哼一声,不好多言,炼器之道,首重悟性资质,以凌冲的年岁,御火的手法就似浸淫此道数十上百年的老手,几乎与狄谦不相上下,实在是异数,太玄门中有资格修习炼器之道,和有志修习炼器之道者,皆是凤毛麟角。

    毕竟大家伙辛苦拜师入门,只为学太玄派惊天动地的剑术,谁会乐意每日端坐洞中,修炼器修之道,还要为门中祭炼飞剑?贺百川也是于炼器一道饶有天赋,才被上代长老选中,修行器修之道,他也争气,如今已是天下间有数的炼器高手,谁不知太玄剑派四长老出产的飞剑,锋锐绝伦,杀伐犀利?只是一直苦无传人,好容易收了个狄谦,却是个闷嘴葫芦。以其资质,守成有余,进取不足,怕是难以继承贺百川的衣钵,才会见了凌冲,立时动了抢徒弟的心思,打定主意:“这小子油盐不进,且先传授他器修之道,等我去寻掌教师弟要人,便由不得这小子做主了!”

    说道:“淬火与精炼说穿了,无外乎将宝材中的杂质剔除出去,去芜存菁,最考验炼器之辈元神修为,要小心控制火候,既能烧除杂质,又不要伤及有用的宝材。一是火性、二是宝材之性,两者皆要烂熟于心,每一种宝材,精炼的火候时辰皆不相同,就拿这一味火铜而言。”

    轻描淡写伸手一招,殿角处飞起一块巨石,满布铜绿,贺百川手捏法诀,那块火铜原矿直直飞去火井之上,就那么被溢出的地火狠狠舔过,滋啦啦声响,冒出无穷黑烟,夹杂铜臭之气。地火凝为一道火圈,每扫过火铜原矿一次,巨石便缩水了一圈,不过盏茶功夫过去,巨石原矿已失去原样,成了拳头大小一团铜水,被法力禁锢,不能肆意滚荡奔流。

    这一手凌冲着实瞧得呆了,贺百川的御火手段已臻至无形无相,信手拈来,自然而然之境,看似直接采用地火淬炼原矿之石,实则却是元神洞察入微,收拢地火中最为精粹的部分,直接将原矿杂质剔除干净。

    贺百川见凌冲惊呆的模样,傲然一笑,将淬火与精炼两步其中关窍详加说明,他上百年炼器之道,何等浩瀚精妙?兴之所至,大讲特讲,足足用去了一日夜的功夫,好在两人皆是大修士,就算十年不眠不休,也没甚么。

    凌冲将他所讲诸般诀窍与《噬魂真解》中所载一一对证,果然又生出许多妙用,不由得满心欢喜。老小两个一个教一个学,皆是十分开怀。凌冲有祭炼噬魂幡的经历,对法器之道十分精通,偶尔抛出《噬魂真解》中的炼器法门,却令贺百川动容非常,忍不住就要动手试演一番。

    《噬魂真解》上所载的炼器手段,还要远超贺百川今时境界,毕竟噬魂老人乃是长生级数的大魔头,眼光见识皆是顶尖,凌冲也不敢多加暴露,只挑了几个不涉及玄魔两种真气运行的方面,果然将贺百川撩拨的心痒难搔,这一讲便是两日两夜,凌冲收获极多,对《噬魂真解》的感悟也更加深刻,贺百川更是满意,瞧着凌冲怎么瞧怎么顺眼,忍不住笑道:“我们这一辈老的,你大师伯神神秘秘,整日不知做些甚么。你二师伯铁面无私,门中无人不怕,你三师伯耽于外物,误了道行境界,你师傅更是神神叨叨,天马行空。连我们几个老东西收的徒弟,也各有千秋,如今看来,倒是你小子最对老道的脾气,以后你可多来我这离火殿,你的洞虚剑诀其实也可用飞剑配合,只是对宝材要求太过苛刻,最好是先天之物铸剑,其中的好处你日后便知。若是掌教师弟能将庚金神剑交与你用,自是最为妥当,但眼下还要其镇压门户,只能你自家想办法。”

    凌冲此来,着实给了他一大惊喜。贺百川常年闭关炼剑,不与外人打交道,难得有凌冲这样有天赋资质的少年来此,向他求学炼器之道,尤其凌冲竟能举一反三,发前人之所为发,一些窍门秘法连他都觉耳目一新,又道:“淬火与精炼做的再好,也只为开炉之用。再传你开炉炼剑之法,你且看来!”

    大袖一挥,离火殿中忽有灵光迸发,一座硕大火炉从天而降,恰好落在火井之上,这座火炉足有十丈大小,通体血红,似乎以美玉雕成,浑然如意,分四足两耳,炉壁上亦刻满种种火行灵兽珍禽,只是虚虚一悬,便觉气焰滔天。

    贺百川面上颇有自矜之色,说道:“这座火炉其实亦是丹炉,乃是以一块稀有的火玉雕琢而成。这块火玉在一座火山之下埋藏了数十万年,几乎不输先天妙物,被上代掌教与三位少阳剑派的长老同时发现,为了将之带回山门,荀师不惜与少阳派结仇,将三人尽数斩杀,其后又请了高手匠人,花费一甲子心血,才得雕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