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五二 探查洞虚真界
    凌冲心道:“果然如此,若说四‘门’上乘剑术,必定蕴含与本‘门’六大剑诀之中。。。而炼剑成丝之术,讲究至‘精’至纯,正与先天庚金之气之‘性’相合,当然在庚金剑诀中所传,最为正宗。”忙即拜谢师恩。

    郭纯阳道:“今日你小子得了许多便宜,莫要再卖乖了。先去拜见你大师伯,再寻向天求那先天乙木‘精’气罢!”凌冲恭恭敬敬拜了两拜,出了大殿,径往天巽宫而来。

    说来自他初入‘门’时,曾得大师伯惟庸道人教化,已是十几年不曾得见了。太象五元宫已然祭炼的十分纯熟,内中空间颠倒错‘乱’,处处禁法,若无掌教及诸位长老所赐符箓,极易受到禁法攻击,葬身其中。

    凌冲不敢随意走动,微微立定,朗声说道:“弟子凌冲求见大师伯!”果然不旋踵间就有一线灵光闪动,凌冲眼前一‘花’,已身在天巽宫中,法台之上惟庸道人端坐,微笑说道:“短短十年不见,你居然已经修成金丹,不枉我一番心血,很好!”

    凌冲撩衣跪倒,拜道:“若非大师伯教导,焉有弟子今日!”惟庸道人将手虚扶,凌冲不由自主站起,说道:“你师父不喜俗礼,我也是一般,莫要动辄跪拜,起身说话。”目泛奇光,在凌冲周身扫了一眼,见晦明童子现身,微微一怔,抚须笑道:“太清遗脉,果然不同凡响。”自然瞧出晦明童子本体乃是一件法宝,还是极为稀有的符箓之宝。

    自从太清‘门’覆灭以来,玄‘门’正宗符箓‘门’户只剩正一道一家,但正一道符剑双修,并非只专‘精’符箓之术,尤其‘门’中接连出了几代庸碌弟子,碌碌无为,连修成长生都难,更遑论祭炼新的符箓法宝。轮回世界中有名的符箓法宝本就不多,如今更只有正一道中存有一两件,余者皆湮没无闻。晦明童子可说是数千年来第一件元灵成熟的符箓法宝,可见有多么稀罕。

    晦明童子得了惟庸道人夸赞,只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缩回凌冲泥丸宫中,再不出来。凌冲不去理他,说道:“弟子侥幸修成金丹,回山拜望诸位师长,不日还要出山而去。”

    惟庸道人点头:“练气士便是如此,看似逍遥自在,实则为了体悟大道,整日不得清闲,我年轻时也是这般。你修成金丹,之后的路数如何去走,你师父可曾指点?毕竟本‘门’所藏‘洞’虚剑诀,只有元婴境界而已,之上皆需你自家证悟才可。”

    凌冲回道:“师尊已指点了弟子之后修炼的诀窍,要温养五道先天五行‘精’气,体悟其中造化‘精’义。”对惟庸道人也不必隐瞒,将郭纯阳所说复述了一遍。惟庸道人听罢,微微闭目,盘算了片刻,启目道:“掌教师弟这般谋划,倒也算因材施教,你若真能自先天五行‘精’气中领悟造化‘精’义,十年修成元婴当是不难。只是那一‘门’太清‘门’推算之法,我亦有耳闻,‘精’妙非常,你也要痛下苦功修行,免得道行到了,却无法诀,空自蹉跎。”

    凌冲再拜受教,惟庸道人独掌天巽宫,平日闭‘门’修行,也无甚么道童服‘侍’,只有亲传弟子陈紫宗随‘侍’在侧,却也不见踪影,连诛魔宝鉴也未瞧着,不知是否被老道收了起来。

    惟庸道人又略问了问凌冲这几年在外之事,听闻冥狱之事,沉‘吟’道:“大劫将至,连冥狱也不得安生。各大鬼祖与九幽‘门’有所行动,也是理所应当,你只安心修行,其余外物不必分神,自有我们这些老东西抵挡。”

    凌冲问道:“不知陈师兄可在宫中?”惟庸道人道:“他另有要务,已出山去了。”凌冲还想见一见这位二代弟子大师兄,当下道:“弟子的‘洞’虚剑诀前途多舛,虽得师尊提点,到底不甚笃定,还请师伯指点。”

    惟庸道人笑道:“郭师弟指点的已极详致,不必老道来饶舌。只是当年传你的星斗元神剑法,你不可荒废,日后有机缘得到星宿魔宗根本功法,不妨转修一番,说不定另有收获。”

    惟庸老道是何等身份,既然特意提点,必有其用意,凌冲记在心头,又说了几句,这才恭敬而退。出了太象五元宫,身化剑光,闪得一闪,已来至合极宫前,见大‘门’之上尚有符箓封禁,举手一拂,符禁自开,入得宫中,见故物依旧,全无变动。宫中虽隔了这许多年,却一尘不染,窗明几净,此是仙家妙法之用,纵使数百年过去,依旧纤尘不染。

    原来宫中还有一位‘玉’琪姑娘负责洒扫,但上次回山,凌冲传了她一部法诀,将之打发下山,合极宫中便空无一人。凌冲也不上楼,当即盘膝静坐,自从修成金丹以来,还未来得及巩固修为,正好趁着回山,好生温故知新一番。

    阳神自泥丸宫中起身,过十二重楼,五脏六腑,来至‘洞’虚真界之前,就见一点灵光灼灼如灯,隐隐散发五‘色’光华,晦明童子元灵也自现身出来,陪在左右,盯着这颗金丹瞧个不停,似乎甚是‘艳’羡,嘴上却不含糊:“你们太玄剑派倒也有几分底蕴,居然能创出这等开辟‘洞’天之法,虽然不及我太清符箓之术,却也非同小可了。”

    凌冲微微一笑,径自步入其中,晦明童子紧随而入。‘洞’虚真界如今已是他一身‘精’气之所聚,一吸一呼之间,提挈周身元气,一撺一放之间,周流六墟之旨,玄妙到了极处。

    凌冲阳神举目四望,‘洞’虚真界内部一改先前方圆万里之意,但也并非被压缩到了一处,而是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将空间折叠起来,看似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真有户庭千里,缩地成寸之意。

    凌冲是其主人,又是自家‘精’气祭炼,才能将‘洞’虚真界虚实尽收眼底,抬目上望,见有星光点点,点缀长幕,每一点星光皆是一道根本剑光汇聚,他心念一动,忽有一点星光坠落面前,转眼化为一团雷光,雷蛇四窜,滚了一滚,又化为一柄长剑,雷霆缠绕,变化万端,正是九天应元普化剑符之妙用。

    他又将玄武星神剑、斩妖符剑,几‘门’根本剑术一一运使,熟悉修成金丹之后,诸般剑诀之变化,这才将目光转到一条金黄‘精’气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