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五零 先天五行精气
    其实‘洞’虚真界炼入虚空种子之后,先前的法诀已不大合用,郭纯阳才会指点凌冲向晦明童子学太清‘门’推算之法,自行推演道诀,但对融合了虚空种子的‘洞’虚真界,仍旧不甚‘精’熟,甚至还不知下一步该如何下手修炼。郭纯阳言简意赅,破题直指,将‘洞’虚真界的本源一语道破,既然虚空种子能演化世界,索‘性’就将‘洞’虚真界当成一处小世界来祭炼!

    ‘洞’虚真界眼下被祭炼的似有还无,十分奇异,似法宝非法宝,却是凌冲一身道行功力所聚,倘若真能似郭纯阳所言将之当做一个小小世界祭炼,待到生机勃发,万物化生之时,便是圣胎纯熟,婴儿显现之时。凌冲越想越越觉可行,忍不住面泛喜‘色’。

    郭纯阳见他抓耳挠腮的模样,续道:“元婴之道,乃是由无到有,体悟先天造化‘精’义,龙虎,‘精’气神合一,自家产出一个白胖婴儿来。这个婴儿便是你毕生之道果所在。到了元婴境界,练气士皆要体悟造化‘精’义,只不过各派法诀不同,所需外物也不尽相同。你要十年之内修成婴儿,须用最上乘外物辅佐,为师便许你以先天五行‘精’气,体悟先天‘精’义!”

    此言一出,连晦明童子都大惊失‘色’,叫道:“先天五行‘精’气?好大的手笔!就算在太清‘门’中,当年也只有尹济那厮曾集齐五种先天‘精’气,体悟其中‘精’义,但那已是他修成法相境,为了脱去劫数,耗费无穷心血,才得集齐。凌小子倒是好造化!”

    凌冲兀自懵懂,但先天五行‘精’气对他而言并不陌生,当年他跟随叶向天,曾亲眼见过先天庚金之气与先天乙木之气,可以说先天庚金之气与先天乙木之气是他入道之机缘。

    晦明童子跃到他身边,说道:“你真是运道来了!先天五行‘精’气何等珍贵,等闲纯阳老祖手中都未必能有一种,你师父居然能凑齐五种?”凌冲问道:“先天五行‘精’气究竟有何妙处?”

    晦明童子哀叹道:“枉费本童子这几年对你言传身教,你居然连先天五行‘精’气的妙用都不知道?先天五行‘精’气乃先天而生,内蕴先天大道,若能时常参悟,对修士道行‘精’进好处无尽。当初尹济便是有先天五行‘精’气在手,功力才能突飞猛进,立下太清‘门’道统。你若能有五道先天五行‘精’气在手,再有我传授你的太清推演之术,十年之内成就元婴,当是不难。”

    郭纯阳喝了一声:“庚金何在?”一抹堂皇剑气掠入大殿之中,其‘性’森然,竟是刮面如刀,令凌冲周身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郭纯阳身旁站定一位少年道人,面泛金‘色’,全无表情,正是庚金神剑元灵庚金道人。

    庚金道人向郭纯阳恭恭敬敬施礼。他是前代掌教祭炼的法宝,辈分极高,但郭纯阳乃是掌教,上下尊卑,纵使庚金道人地位超然,也要恭顺之极。郭纯阳吩咐道:“且与凌冲一道先天庚金之气!”庚金道人二话不说,将手一扬,一道金‘色’破空飞去。

    庚金道人的本体庚金神剑就是以先天庚金之气炼制,但究竟是前代掌教采先天之气铸就,还是以自家真气逆反先天而成,已不可考据。但每件法宝自身‘精’气宝贵之极,根本不会与人,庚金道人也是无法,奉命行事。

    先天庚金之气虽只一缕,却气势磅礴,锋锐凌厉,几有切割万物之感。凌冲全身汗‘毛’倒竖,他并未修行过庚金剑诀,不知如何驾驭庚金之气,这也是郭纯阳与他的一个考验,若连庚金之气都收摄不住,更遑论能驾驭得了先天五行‘精’气?

    凌冲心念一动,将苦修的一枚金丹,也即是‘洞’虚真界祭起,小小一点灵光,沉浮不定,迎向先天庚金之气。这缕庚金之气全无庚金剑诀之烙印,只是唯‘精’唯纯一道金行气息,但就是‘精’纯二字,却更见杀机。凌冲以‘洞’虚真界收伏,正是相得益彰!

    ‘洞’虚真界向外一照,那缕庚金‘精’气登时受了接引,如灵蛇般扭动,一头扎入其中,不见了踪影。‘洞’虚真界本是‘色’作琉璃,五光七彩,收了庚金之气,立时通体赤金,化为一枚小小金丸,从表面上看,现下才算符合一枚金丹的皮相。

    凌冲心神与‘洞’虚真界相通,只觉那缕‘精’气入内之后,如龙归大海,肆意畅游。‘洞’虚真界已凝练一体,他毕生所修诸般剑诀凝成的根本剑光都化为点点星辉,闪烁不定,这条‘精’气如神龙一般,飘然来去,偶尔伸出头尾,戏珠一般将各‘色’根本剑光玩耍一番。

    凌冲见‘洞’虚真界果然降服的了先天之气,松了口气,至少不必忧心自家内丹真界被其震破,张口将‘洞’虚真界吞入腹中。庚金道人见了‘洞’虚真界元身,纵使是法宝元灵,目中还是‘露’出惊讶之‘色’。

    郭纯阳道:“不错,便是如此,只要将先天五行真气尽数纳入‘洞’虚真界中,便不虞其等造反。本来你是我关‘门’弟子,赐下一件法宝防身倒也无妨,也免得别人笑我郭纯阳太过小气。但一来为师这些年并不曾祭炼法宝,穷酸的很。二来‘门’中法宝各个有数,皆有用处。这一缕先天庚金之气是庚金道人拼却损伤本源,分出一丝真气。你若能善加运用,不弱于庚金神剑本体一击之力,先自谢过罢!”

    凌冲向庚金道人施礼谢过,庚金道人微微还礼,说道:“掌教之命,不得不从。”一派公事公办的模样。凌冲对太玄剑派中究竟存有几件法宝,并无腹案,连庚金道人究竟被谁祭炼也不知,但其一副忠于掌教的样子,想来算是郭纯阳的随身法宝了。

    郭纯阳道:“为师许你的五种先天之气,已有庚金之气到手。至于先天乙木‘精’气,在你大师兄手中,你问他讨要便是。还有水、火、土三种‘精’气,各有着落先天癸水之气在玄‘女’宫中,你要再去一趟北冥求取,为师已然说好,不算甚么难事。至于先天戊土与先天丙火么,到时再指点于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