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四七 求问师尊(一)
    晦明童子现身出来,满脸的嫌恶之‘色’,也懒得开口。。。郭纯阳望他一眼,目光中满是戏谑之‘色’,说道:“晦明童子境界圆满,再无破绽,想来当年太清‘门’的一干遭遇,也知道了七八分罢?”

    晦明童子毕竟是法宝元灵,思虑方式与人族有着本质不同,从未计较为何自家脑中突然多出许多太清‘门’的记忆,经郭纯阳提起,也懒得深究,当下默然不语。凌冲对太清‘门’当年故事甚是上心,忙问道:“师尊知道太清‘门’当年之事么?为何晦明童子元灵分明是太清‘门’灭去之后才生就,怎么就知晓当年之事?”

    郭纯阳呵呵一笑,说道:“你忘了晦明生死符是何人祭炼了么?这童儿是汲取那位天妖数千年元气,才得化生。那位天妖神通广大,若非与尹济有一番孽缘,天下谁能捉得住她?晦明童子炼化了她的元气,自然也融入了其几分灵识。”

    凌冲脑中灵光一闪,叫道:“难道关于太清‘门’之事,都是晦明从那位天妖灵识记忆中得来?也不对啊,那天妖也被尹济祖师禁锢于另一处小千世界,就算未死,又岂能知道此方世界中太清‘门’的遭遇?”

    那位天妖被尹济所擒,看似要以之为引,成就晦明生死符这件旷世法宝。但凌冲入得灵江遗府,晦明童子元灵早已生出,只是元气不足,本应被虚空锁链困锁的天妖又踪影全无。直至天星界中,天妖出手,一击打散‘阴’死气魔法体,被晦明童子吞噬炼化。

    当年尹济祖师与天妖之间究竟发生了甚么纠葛?因何反目成仇,还要置对方于死地?天妖又如何逃脱,是尹济祖师顾念旧情,留了一手?天妖又为何要出手助晦明童子元气圆满?其中纠葛牵扯到数千年前太清‘门’、尹济、天妖三者,凌冲只想了想,就觉头疼不已。

    但有一点他倒是想的通透了些,晦明童子提及尹济祖师,总是直呼其名,全无敬畏,按理生死符是尹济祖师祭炼,等若是他的法宝,晦明童子元灵不该如此,若是其炼化了天妖丝丝元神魂魄之力,便说得通了。也可见天妖对尹济祖师也是痛恨非常。

    凌冲将此事搁在一旁,正容问道:“弟子修成金丹,想要向师尊讨教元婴法‘门’。”‘洞’虚剑诀虽有修至婴儿之法,毕竟是历代祖师推演而来,能真正实修实证者寥寥无几,凌冲好容易成就一粒金丹,当然要稳扎稳打,不敢浮躁,还是先向郭纯阳请教来的稳妥。

    郭纯阳道:“你修成金丹,的确是要考虑元婴之事了。‘洞’虚剑诀就是这般,斗剑一流,修持却难。且将你的金丹放出,我瞧上一瞧。”凌冲一声轻喝,一枚金丹自顶‘门’跃出,金‘色’光华内敛,唯见一团祥光吞吐不定,看似只是一点,内中却别有乾坤。

    郭纯阳眯了眯眼,点头笑道:“‘洞’虚金丹倒是不难,难的是其中又有虚空种子作怪,要将那种子祭炼的大小有心,却是难为你了。丹成一品,难得!难得!将金丹收起罢。记住,此物是你‘性’命‘交’关之物,再不可示人了。”

    凌冲依言收起金丹,‘洞’虚剑诀乃是世间第一等法‘门’,又将三十六天罡攒炼个遍,两次杀入冥土炼剑,道心修为又自圆满,就是这般还不能修成一品金丹,还不如撞死算了。

    郭纯阳沉‘吟’片刻,说道:“之前‘洞’虚剑诀的法‘门’确有疏漏,我已为你补全。至少到元婴境界不妨,至于之上的法相、脱劫诸般法诀,就须你自家推演,也免得你得之太易。你将‘洞’虚剑诀推演完全之后,可流传后世弟子,做个开山的鼻祖。”

    凌冲又问:“‘洞’虚剑诀博大‘精’深,弟子修炼就已感到艰难万分,眼光见识俱是浅薄,又如何去推演?”一‘门’剑诀推演完善,必然经历许多代修士心血培育,太玄剑派其余五大剑诀,除却之外,哪一‘门’不是创始祖师草创框架,再由历代弟子长老补上?

    要知一‘门’法诀要传诸弟子,必要保罗万象,比如修炼之时有何异象、异景,走火入魔当如何解救,破关入境之时又当如何聚敛真气等等。须得面面俱到才可,凌冲对自家通灵剑心有几分信心,却也未自负到以为凭一己之力,就能将这部数代祖师都未曾增补完全的剑诀补完。

    郭纯阳哈哈一笑,指着晦明童子道:“你的眼光见识现下自然不成,不是还有这位小童子帮忙?他的脑中可是由太清‘门’全套法诀,你去求问他,自然便知了。”晦明童子冷不防被郭纯阳一指,吓了一跳,皱眉道:“我太清‘门’可没甚么剑诀能比得上‘洞’虚烛明的。”难得这小子嘴不硬,无意中‘露’怯,承认太清‘门’的剑术法‘门’,确是比不上太玄剑派。

    郭纯阳笑道:“谁贪图你太清的剑术?我是指的你太清‘门’中的推演之术!”晦明童子啊了一声,叫道:“原来你是打的那‘门’道诀的主意!”沉‘吟’片刻,又道:“罢了,罢了!尹济那厮选中了凌冲这小子,我还有甚么可藏拙的!他要学,教了便是!”

    凌冲‘弄’得头晕脑胀,但知太清‘门’中有一道推演之术,能助自己将‘洞’虚剑诀推演完善,不禁大喜过望。郭纯阳笑道:“尹济老祖不愧为九天神符祖师,算无遗策,他选中了你,自然会为你日后铺路,只是你将来成就之后,却要重立太清道统,莫要忘却。”

    凌冲凛然受教,到此道诀之事算是解了燃眉之急,又开口道:“弟子‘欲’问的第二件事,便是‘欲’求长生仙‘药’,为家中亲眷延寿。”自入道以来,常年奔‘波’在外,连双亲膝前也不曾尽孝,到如今连个后人也无,幸有大哥凌康成亲生子,算是传承了凌家香火,静夜思来,对家人亏欠良多,才萌发此念,‘欲’求长生不老之仙‘药’,为家人延寿,同享清净岁月。

    郭纯阳笑骂道:“老子都还没证得长生大道,你就敢张口来求?长生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连我辈修道练气之士,哪一步不是走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彼等凡人之辈,福薄缘浅,就算有长生仙‘药’,与他们服用,亦会灾劫连连,不得善终,正是爱之适足害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