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四六 牛刀小试
    凌冲在自家门口被拦,也不生气,反而颇有兴致打量了一番。三道剑光敛处,现出两男一女,皆是十几岁年级,面上遮掩不住一股孤傲之色。为首一个少年指着凌冲道:“不知前辈从何而来,须知我太玄山上素有禁令,外派高手不得御剑飞身!”

    凌冲修道十几年,道心磨炼精妙,早褪去火气,也非是修成了金丹,故意捉弄同门之辈,尤其他心切拜见掌教师尊,求教诸事,当下便如实说道:“我名凌冲,亦是本门弟子。不知几位是哪位长老门下?”那三人对望了片刻,都摇了摇头,为首少年疑惑道:“我等不曾听闻师兄大名,不知师兄是哪位长老门下?”

    凌冲暗暗失笑,本拟报上名姓,那三个立时凛然放行,谁知人家连名字都不曾听闻。想想也是,他在太玄峰上修持,几乎足不出户,上一次炼罡之后回山,只去寻叶向天,连陈紫宗那几个同辈师兄都未见到,也难怪这三个后辈不认识,于是又道:“我乃是郭掌教亲传弟子,周游天下多年,今日方得回山。”

    此言一出,那三个登时一惊,那少女悄声道:“我想起来了!掌教师叔祖的确有个关门弟子,只是名姓不知。听说那位师叔祖得传本门六大剑诀之一的洞虚烛明剑诀,多年不在山上,难道便是此人么?”

    凌冲入门之后,也没做过甚么扬名立万之事,在同门中声名不显,但后辈弟子对这位掌教关门弟子,还是知晓几分。为首那少年嘴角一抽,目光一凝,忽然狠狠道:“单凭一个姓名,又怎知你不是别派来的奸细?方才看你剑光,绝非本门家数,怕是别派的细作罢!且让我试一试你的底细!”

    凌冲暗自摇头,他才派了一个细作到鬼铃老祖麾下,又将阴神留在九幽门中以为策应,转眼自家就被当做了奸细,着实有些无奈。就见那少年放出一道赤红剑光,当头便辞!

    余下少女和少年阻拦不及,都发出惊叫之声。那少女叫道:“狄泽师兄不可莽撞!”晦明童子幸灾乐祸道:“这小子明知你多半真是门中长辈,还执意出剑,看来与你结仇不小。看不出来你在门中也是个惹是生非的主?”

    凌冲见那厮出剑绝然,还有些茫然,听到那少女叫喊,灵光一闪,已知因由。当年他巧得太玄三十六剑残篇,拜入山门之后,曾提及此事,郭纯阳敕令百炼道人追查。之后却查到了四长老贺百川之徒狄谦身上,据传是狄谦俗家后人无意中将这部剑谱泄露。百炼道人动用家法,狄谦与俗家家族着实被狠狠惩罚一番,连带贺百川也被勒令闭门思过。

    此事他也是后来才知晓,彼时正要勇猛精进,也没放在心上。如今回想起来,这少年既是姓狄,想来是狄家后人,见了自己这个“始作俑者”,当然不会有甚么好脸色。

    凌冲也懒得分辨,见那剑光凌厉,最上者是其中一柄飞剑,通体赤红如火,一望即知是上佳剑器,愈加坐实他的想法。狄谦师承贺百川,师徒二人本就是铸剑大师,给后人打造一柄上乘飞剑,也非难事。

    那少年狄泽确是狄家后人,正是狄谦侄孙,狄成亲子,天生不凡,资质过人。狄谦虽恨家族不争气,搞出偌大事端,但对这个侄孙却是真心疼爱,特意禀明了师尊,将之收在身前传道。

    狄家好容易出了个修道种子,狄谦也是尽心尽力调教,虽名侄孙,实则却是师徒一般。狄泽也十分争气,只用了十三年便修到炼罡境界,一手剑术更是远超侪辈,引为太玄年轻一代第一人。

    他所用飞剑还是当年其父与凤兮郡主、凌冲三个深入那处铁矿之中,发掘出的一块铁精,求了狄谦亲自出手,锻造为一口上等剑器,只是狄泽功力尚浅,不能将此剑威力尽数发挥。

    狄泽自小便听父亲念叨凌冲姓名,狄成对凌冲揭发守山剑剑谱之事甚是不满,耿耿于怀。狄泽耳濡目染,今日刚去狄谦座前,修炼了一回罡气,出宫便见了自家大仇人,就算凌冲与狄谦同辈,也说不得要教训这厮一番。他也不敢公然杀人,只想一剑将其断手断脚,也算报了自家大仇。

    剑修之辈,不出手则已,出手便狠辣非常,尤其那飞剑被狄谦炉火煅烧,出炉时便带了十分真火之气,威力更加非凡。凌冲见其剑招狠毒,虽怡然不惧,也有几分怒意,他虽修成金丹,若是法体残毁,也自无缘大道,就如当年的杨天琪一般。只是这十几年来,见惯了风浪,目中所见,竟没一个金丹之下的小辈,甚至连纯阳、玄阴等长生之辈,也敢动手算计,一个区区初入炼罡境界的小子,自然不在话下。

    他自岿然不动,却有一缕剑气生出,亦是炼罡境界,只闪得一闪,去势比电还急,直指狄泽面门。这一招围魏救赵,攻敌之所必救,在他使来剑气如雷轰、似电闪,随意而发,又圆润通达,顺手到了极处!

    修成一粒金丹,凌冲还是初次与人动手,虽是欺负一个后辈,却也用上了七八分力气,这一剑之后尚有十几处变化,要视对手如何应对,才会自然生就。洞虚剑诀到了金丹境界,才显出一剑破万法的大威力来,举手投足,因敌而动,一招一式,皆是上佳剑术!

    狄泽料不到凌冲一剑如此迅捷,一个念头还未转完,自家眉心已然有些刺痛,忙掉飞剑回守。飞剑未至,那道剑气已生变化,直指自家双腿,狄泽一声惊叫,总算多年苦修,得狄谦亲炙,还有几分应变之能,双足重重一顿,身子已向后急掠,剑气擦着足底斩落,与太玄峰上铺垫的玉石一碰,已自消弭于无形。

    凌冲小试牛刀,一剑两变化,将狄泽玩弄于股掌,也对自家真气多了几分了解,正要出声,就见狄泽面上忽然泛起很色,就要再次攻来。忽然一声断喝响起:“住手!”一道剑光起自太象宫中,来势快绝,略得一闪,插在二人中间,一人赤色面容,犹似火烧,却又筋骨如铁,大袖一挥之间,狄泽连人带剑已坠落峰下不见!余下的少年男女各自惊叫,顾不得施礼,忙飞下峰去查探,免得狄泽被摔死。

    那人正是狄谦,一出手间将侄孙摔下峰去,转头望了凌冲一眼,缓缓道:“凌师弟,你很好。”凌冲早非吴下阿蒙,眼光毒辣的紧,早瞧出那一袖声势惊人,却用劲巧妙,狄泽摔落峰下,至多真气不畅,受一番惊吓,性命之忧是没有的。

    按理那小子用心狠毒,凌冲一剑留情,却又不依不饶,还想动手。就算取他性命,或是切丝切丁,别人也说不出甚么。只是狄谦适时赶到,看似将其狠狠教训了一番,实则手下留情,这等护短之事,大家心知肚明,说出来徒惹尴尬。

    凌冲拱手道:“狄师兄好。我欲见掌教恩师,还请狄师兄放行。”他入门以来,除却叶向天曾言传身教,同门之情甚笃,再与赵乘风在天星界共抗天魔,有几分情谊,对陈紫宗、任青、狄谦三个师兄,也谈不上好恶。他轻描淡写将狄泽之事揭过,想来狄谦也不会太过深究。

    狄谦此人惜字如金,毕生只铸剑一好,将修行参悟寓于其中,自得其乐,与乃师贺百川算是一对奇人,只知闭门铸剑,连门中都甚少交往。他早已修成金丹,只是数十年来别无寸进,只功力更加圆熟深厚,那一句“师弟你很好”,也不知说得是凌冲与狄家的恩怨,还是夸赞凌冲十几年来精进神速。

    太玄门中五位二代弟子常年轮值值守,近十年正轮到狄谦,他在宫中静坐,探知狄泽向凌冲出手,匆匆赶来,唯恐凌冲促下毒手,见凌冲一身剑意,引而不发,显是得了剑道三昧,暗暗心惊,微微侧身让路,口中答道:“师弟请便。”

    凌冲也知他不善言辞,道了声谢,大步走入太象宫中。狄谦在他身后,目光炯炯,也不知想些甚么。凌冲入得太象宫来,也不枉深处去,心头默默祝祷,果然有一线玄光升起,将他合身一裹。

    移形换景之后,已来至郭纯阳所居掌教宫中。这位掌教恩师正高坐法台,满面微笑。凌冲知他不喜俗礼,也不跪拜,只恭恭敬敬合掌一拜,说道:“弟子凌冲,参拜恩师!”

    郭纯阳哈哈一笑,抬手说道:“免了!你小子倒是好运道,入门十八载,成就金丹,这份进境虽非前无古人,但在千年之内,也算十分罕见了。”凌冲大拍马屁,一脸的谄媚,说道:“都是师尊教导有方,本门剑诀精妙无方,弟子才能如此精进。”郭纯阳更是开心,笑道:“出去几年,倒学会拍马屁了!你说的也在理,为师也就懒得批驳你了!”

    晦明童子现身出来,满脸的嫌恶之色,也懒得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