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二五 凌冲夺舍
    祁飞见她杏眼水汪,瞟向靖王,怎不知动了甚么心思?哼了一声,说道:“佘姑娘与楚兄可自去,祁某独来独往惯了,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他与凌冲斗剑两场,皆是大败亏输,奈何不得对方,不由变了心思,想要尽快学得一门炼剑成丝的剑诀,再来寻回场子。

    他先前颇有些待价而沽之意,任由几大魔教门户招揽,也未松口,其实心头早已属意九幽黄泉门,此门来历久远,门中有几门最上乘剑术传承,数年前曾有门中长老入阳间,寻到他商讨了半日,想要将他纳入门户。如今时过境迁,架子拿捏的也够了,正要寻个由头,拜入黄泉门,只要得传一门上乘剑诀,修成炼剑成丝,自然能将那个太玄剑派的小子捏圆捏扁,一任己意。

    佘玉华星眸中流露出阴冷之色,娇笑道:“祁小弟可莫要忘了,你的相好柳姑娘还在我天欲教之中呢!”祁飞与那位柳姑娘乃是几世怨侣,孽缘深重,这一世亦相互倾情,但那位柳姑娘被天欲教或逼或诱,学了天欲道法,如今正在总坛潜修。佘玉华知道二人关系,才那柳姑娘要挟祁飞,为她做事,不然以祁飞森冷毒辣的性子,岂会听一个妇道人家指手画脚?

    祁飞冷冷说道:“多谢佘姑娘提醒,妍妹既然欢喜天欲教道法,拜入其中也没甚么。祁某这十几年来空自蹉跎,也该是有所改变之时。烦劳佘姑娘转告妍妹,三年之后我必上天欲教总坛见她。”话不多言,身化剑光而走。

    他这一走,佘玉华还真奈何不得,总不能强行留人,只能恨恨骂了一声:“不识抬举!”此时靖王在护卫拼死保护之下,已撤到京师之外三十里,渐渐稳住阵脚,便有大将逐步收拢兵力,清点伤亡。

    常嵩率领勤王之师及时赶到,里应外合大败靖王叛军,已是天大功劳,也懒得再来追杀,早就欢天喜地入了京城,去寻太子邀功了。倒是张守正严令徐玉、蓝风二人,各率五万精兵,星夜追杀而来,意欲斩草除根。

    此二将对大明忠心耿耿,用兵之神不在左怀仁之下,一路衔尾而来,追杀不止。此时天光大亮,已是大战了一日一夜,有兵将稍作盘点,禀报而来,昨日一役,折损了三十万人,余下逃命无数,如今靖王手中只有不到二十万残兵败将。

    当初围困京师时,足足有百万精兵,想不到一夜之间风流云散,自相践踏、亡命而逃者不计其数,大好局面登时逆转,靖王委实欲哭无泪,好在手中尚有兵马,又有左怀仁那一只奇兵,只要两军会合,就算不取京师,只将金陵攻下,亦可与太子划江而治,不失一个九五至尊之身,他振奋精神,命麾下两员大将率五万人马殿后,阻击徐玉蓝风两个,余下大军星夜开拔,南下与左怀仁会合。

    且说祁飞御剑而走,掉头西去,要拜入九幽黄泉门,就要去得冥狱十八层,当年那位黄泉门长老曾言道,在阳间西土之地留有一支传承,若是祁飞改变主意,只要去寻那支传承主事之人,自有办法将消息传至九层冥狱,遣人前来迎接。

    祁飞打定主意,毫不迟疑,剑气迅捷,须臾已过数千里,忽然心有所感,剑气一顿,就见前方忽有一位少年道人,手持一杆大幡,大袖飘飘而来。面相清秀,却是一身的邪祟之色,偶有一丝法力泄露,似乎能引动人心之中无穷情绪,令人不可自拔,深入魔境。

    祁飞冷冷望去,怎不知此人修炼的正是噬魂劫法?那道人御风而来,足下好快,笑道:“祁飞道友往哪里去?贫道修炼噬魂道法门,可惜肉身不全,正缺一副上佳炉鼎,不知道友肯割爱否?”

    祁飞一双细眼狠狠眯起,仰天打个哈哈:“祁某人出道以来,身经数百战,虽是散修出身,倒也凭手中飞剑闯下几分名声。你一个区区金丹修士,就算修炼的噬魂劫法,焉敢大言不惭,要夺我肉身!”

    这修炼噬魂道法的道人自然便是凌冲的阴神化身,自彭泽成一路飞驰而来。阴神阳神本是一体,相隔越近,两方牵连便越是灵动,离京师数千里只要,却也阻拦不住。阳神所知一切自然也为阴神知晓。

    阴神修炼噬魂劫法,乃是不折不扣的魔道修士,思考问题自然比阳神更加直接霸道一些,见祁飞在此,忽然起了一个念头,要将祁飞夺舍。要知祁飞此人亦是剑道天才,凭借野路子修炼,居然能领悟剑气雷音这等剑术妙技,一具肉身炉鼎经剑气精意常年洗练,正合他之用。

    阴神虽有噬魂幡作为寄托,但也只是权宜之计,元婴之下无有肉身依凭,无论修持还是斗法,总要差上许多意思。玄魔两道中对夺舍之事最是忌讳,此法上干天和,就算侥幸成功,功力修为也有大退,还要花费不菲精力,使元神与炉鼎相合。

    天地造物,自有其精妙之处,就算元神与新庐舍勉强恰协,终究不是一胎血肉孕育,先天中缺少一丝灵性,遇上真正洞彻大道轮回之辈,一个指头便会给打回原形。但在噬魂道中,恰恰无有这等顾忌,噬魂道修炼的便是将元神分化万千,夺人心魄的路数,自有无上妙法调和元神炉鼎,使之恰协如一。

    只看噬魂老人第一世时曾占据无数生灵躯壳,末了就算自家元神去堕轮回,依旧还有三具化身遗留在了修道界,这许多年来从未被人发现,就可知噬魂道此法之精妙。凌冲身怀此法,能消弭隐患,遇上祁飞这具前途无量的炉鼎,自然不肯放过,这才现身出来。

    祁飞更是狡诈,见了这个少年道人,不知怎的,心头就有一股深深忌惮之意,话未说完便是一道剑气斩去,一伸一缩之间已自凌冲阴神之上劈过。凌冲不封不挡,任由剑气劈过,却如抽刀断水,全无痕迹,连条白线也不起。

    祁飞大小数百战,也曾杀过几个噬魂道弟子,见了这一手,暗自一凛:“此人修炼噬魂劫法成就金丹,已是噬魂道中难得之辈,为何声名不显?他的境界倒也罢了,神通却诡异非常,这等魂修之辈恰能克制我的剑术,究竟是杀是走?”心头思忖,手上不慢,又是数道剑气飞起,绵密如网,要将凌冲阴神裹入其中,任意宰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