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零七 商奇着道儿
    皇宫内,瓦砾间,乌老卓然凝立,只是眼角却在不停抽动。方才那一击看似被他抵挡了过去,其实已将他先前苦心布置的符文大阵一举破去,连带当年修建皇宫时那位正一道高手布下的风水聚龙大阵也击毁殆尽。

    计都灾星一击,已有元婴级数的威力,又自高空坠落,掺杂了无量坠星之力,堪比法相级数全力一击,乌老也是有两座大阵作为抵挡、屏蔽,才不至于手足无措,饶是如此,为渡过这一劫,尤其庇护皇宫内太子与众大臣性命,还是格外耗去了他三成真气。一面加紧吐纳,汇聚灵机滋养己身,一面放出灵识搜索那幕后的罪魁祸首。

    这一击可谓惊天动地,霎时之间京师中腾起十余道光华,齐齐往大内赶来。如今两军交战,无论玄魔两道目光皆汇聚于此,一旦有甚么风吹草动,果然惊起无数涟漪。唰唰唰!先到是三道遁光落地,正是商奇、乔淮清与秦钧。当初惠帝做水陆道场,欲求长生仙药,玄门正宗三大派便遣了这三人前来,如今靖王叛乱,居然又是这三人前来。

    商奇与乔淮清半路还去了一趟北方蛮国,本意是刺杀蛮军主帅,引出魔教埋伏于其身边的棋子,顺手杀之,免得魔教在北方蛮国之中布局捣乱。谁知却引出了吉达、佘玉华与祁飞三位高手,吉达更是当场发疯,要用冷焰夺魂幡吸尽数十万蛮军阴魂,祭炼道法,若非凌冲大发神威,险些就要阴沟翻船,葬身于北国。

    二人在祁飞神出鬼没的剑术之下狼狈不堪,等到祁飞被凌冲逼走,这才脱身,总算蛮军主帅也自身亡,此行倒也算是达到目的,当即返回京师,谁知屁股还没坐稳,就听震天巨响,皇宫险些坍塌了。

    大内皇宫乃是大明权力中心,玄门正道不欲改朝换代,至于靖王之乱,只当是一场胡闹,镇压下去便了,加之各派耆宿长老大多闭关练法,无法出头,才派了几位金丹真人出来弹压。

    商奇三个当即赶来,就见大内之中瓦砾遍地,狼藉不堪,好在几处重要的核心之地丝毫无损,惠帝、太子与一干重臣无恙,这才松了口气。秦钧落足大内之地,本是一派愤怒,但偶然瞥见一处处千年前遗留的正一道法阵残留,脑中轰然巨响,仿佛有甚么远古的记忆在逐渐苏醒,怔怔立住出神。

    乌老见商奇三人到来,认得是正道高手,袍袖一拂,眨眼无踪。商奇喝道:“前辈慢走!”那老道分明修为极高,一身道气,自然是玄门高手,但周身法力波动晦涩,轻易间瞧不出根底,正要喝问几句,谁知其倒也干脆,转身便走,不及阻拦。

    乌老图谋大明国运龙气祭炼法宝之事,万万不能走漏风声,不然就是大祸临头。与计都灾星硬拼了一记,真气鼓荡,也要寻个静谧之处调养一番。既然正道之人赶到,这一堆烂摊子自然就甩给了他们。

    商奇也算久经大阵,经验十分丰富,见了皇宫大内惨相,猜到暗中出手之人志在惠帝与太子,当即喝道:“两位师弟,莫要管其他,只专心守好惠帝与太子的安危!”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乔淮清当即道:“我去守太子!”纵身而去,却是耍了个心机,惠帝昏厥多日,危在旦夕,但有甚么风吹草地,随时可能翘辫子,若他是魔道之人,必定先杀惠帝,毕竟把握来的大一些,相形之下,保护活蹦乱跳的太子就要安全了一些。

    商奇岂不知他的心眼?也懒得计较,心念一动,头顶浮现一面铜镜,有神火缭绕,正是苦练的一面丙火神镜,一个闪身,已来到惠帝的寝宫之前。惠帝昏倒之后,卧病不起,从未醒转,朝中渐渐传说怕是挺不过这一难了,许多惠帝的心腹还指望其忽然醒转,直至靖王大兵围困,这才息了心思,死心塌地为太子做事。太子虽然巴不得这个老子赶紧归天,却还是不得不做出一副孝子的模样,遣太子日夜照料,又命大内禁卫严密把守,免得甚么人冲撞了圣驾。

    方才那一击,将宫前把守的禁卫震死了一片,还好不曾波及到宫内,惠帝依旧躺在龙床上昏迷不醒。商奇落在宫前,正要支使秦钧去文渊阁瞧瞧一众臣工如何,就见秦钧忽然大叫一声,腰间一柄短剑出鞘,身剑合一,直上云空,头也不回的去了。

    商奇暗骂一声,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临阵脱逃,但也没时间去追问,心头泛起重重警兆,一团星光突兀出现,横撞过来。商奇有丙火神镜相助,一团神火当即烧下,想要抵挡,谁知心头忽然一迷,竟然驾驭不住法术,一道神火一下子打的偏了擦着星光而过,打在另一处宫室之上,眨眼将之烧成了灰烬。

    遇上这等邪异事情,商奇虽慌不乱,转念便知定是魔教妖人用上了夺心的法力,祸乱自家道心,连忙运用清虚道宗的法门镇压心思,不令心思迷乱。就这么耽搁了片刻功夫,那团星光已撞上他身子,居然十分强横,一下子将他撞飞了出去。

    商奇一口逆血就要喷出,又生生忍了下去,骇然叫道:“元婴真君!”他只是金丹真人,遇上元婴真君级数,就算有丙火神镜也不够看,乌老本身是法相境界之老祖,还要靠着皇宫中布置下的大阵才能抵挡,换成了商奇一个照面之下,便险些重伤。

    那团星光与平常星光不同,晦暗无比,似乎包含了无尽灾祸、不详之意,蓦地一变,又化为一团土黄色气息,往商奇七窍之中钻入。商奇大叫一声,连忙运用玄功闭住七窍,不令毒气侵入,到底还是吸入了一丝,只觉元神沉重,法力运转也滞涩起来,就似生了一场大病,根本无力反抗。

    计都灾星之力已有千年不曾显化世间,各派对其描述均极模糊,有甚么诡异的手段一概不知,只有玄门七派中最古老的典籍之内,才有只鳞片爪的记载,商奇自然不会闲到去翻清虚道宗中那些多年无人问津的古籍,自家修炼都嫌时间不够,不想就在此地吃了大亏。

    一团昏黄真气陡然将他包裹了起来,狠命往他身内渗去。就算是凡人见了,也知只要被黄气侵入体内,必定没甚么好下场。乔淮清当即来救,祭起飞剑,剑气翻飞,往那团黄气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