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零五 计都降灾
    凌冲忙问:“如何精炼?”晦明道:“简单的很,天下道法到了最后皆是殊途同归,无论魂修、器修还是剑修,到了最后皆要追求自身与天地相合,同于大道。你就将这座洞虚真界当成一件法器祭炼便是了!”

    凌冲为难道:“我生平除了祭炼飞剑,也不曾祭炼甚么法器。那噬魂幡是魔道传承,唯有手法眼光能承袭下来,将那一番手段用在洞虚真界上怕是不妥罢?”晦明童子冷笑:“就当是祭炼飞剑好了!你把洞虚真界当做宝材,凝聚自身心念心火,去芜存菁,久之自生妙用。等你全身真气能将真界填满,自然就修成金丹了!还有,洞虚真界有返本归源之妙,你不妨多修炼些法术神通,不拘甚么符箓、剑术还是星宿道法,一股脑给我修炼进去,不求多么精深,只要打下一个根基,日后自有你的好处!”

    凌冲知道晦明童子除了想拐带自己专修太清符法,重立太清道统之外,绝不会坑害自己,他所说也确有道理。洞虚真界足有万里方圆,空旷寂寥,所含真气寥寥,根本不足敷用。若是斗法遇上难缠的对手,几招剑气下去就要告罄,反不如精炼一番,才好用来承载太玄剑气。

    当下结跏趺坐,双手结印,阳神自紫府走出,下至洞虚真界之中。有阳神坐镇,祭炼洞虚真界自然事半功倍。他就按晦明童子所说,权当洞虚真界是一块上佳的炼剑宝材,以真火煅烧,去芜存菁。洞虚真界看似只有一团光华,内中广大无边,又将凌冲毕生所学和宝物吞噬,已十分玄妙,但日常运使之时总有许多不甚灵便之处。

    凌冲一边吐纳,修炼太玄剑气,一边精炼洞虚真界。此举等如是要祭炼一处洞天世界,虽然相比真正的洞天还小的很多,但也绝非易事。凌冲用功了两个时辰,直到日薄西山,方才收功。在真气不断祭炼之下,只觉洞虚真界似乎缩小了那么一分,但也仅是一分而已。

    老管家早命人准备了饭菜,亲自前来延请。凌冲早已辟谷,但在张家却入乡随俗,还是吃的几口,叫上沙通,二人来至一处偏厅中,草草一饱。沙通见饭菜以素为主,甚是不满,嚷着要吃大鱼大肉。凌冲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沙兄要吃好酒好肉,明日再去寻个酒楼大快朵颐便是了。”

    二人正闲聊之间,都觉天幕一暗,纵有灯烛光火,也全然不觉光明,心头就似有千斤巨石堵压一般,不约而同霍然起身,抢步出屋,抬头就见群星隐踪,黑幕低垂如欲压人。漆黑如同墨染的夜空中,一颗硕大之极的孤星摇曳尾芒,自无尽之处飞出,直直往京师落来!那颗大星看似光华璀璨,但不知怎的,凌冲一见就觉十分厌憎,似乎与之有甚深仇大恨一般!

    晦明童子现身出来,遥望那颗大星,小脸上全是冷笑,说道:“计都现世,灾星临门,见之大凶!星宿魔宗看来是坐不住了,居然遣出这颗灾星来搅乱乾坤!”凌冲心头一动,计都罗睺乃是两大灾星,传说之中见到任一一颗便有霉运上身,小到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夫妻拌嘴,大到家破人亡。甚至遇上灾年,冰封雪冻、淫雨瓢泼,动摇国本,还有国破山河碎之威胁。

    沙通也是面色凝重:“罗睺计都与日月、金木水火土合称九曜。但自古以来便是不详之兆,纵然星宿魔宗为魔道宗派,也轻易不愿让弟子修炼此道。无有高深的命格,盲目修炼罗睺计都之法,纯粹是嫌自己活得长了。因此历代之中修炼此道者如凤毛麟角。星宿魔宗有一门七曜天星法威震世间,而非九曜天星法,就是这个道理。但一旦有人修成了此法,便是世间灾祸之源了!”

    晦明童子又望了一眼,忽然变色道:“不好!那厮是向着皇宫大内去了!”凌冲念头一转,“如今各方胶着,玄魔两道相互忌惮,谁也不敢轻易启衅,生怕沾染极大因果,惹来劫数。但修炼罗睺计都法之辈却肆无忌惮,非但不怕业力因果,反而能更添凶威。若是被其将惠帝、太子打杀,只怕大明江山立时大乱,再也挽救不得!”喝一声:“快走!去皇宫!”当先飞起。

    就见那颗大星裹挟无边火光雷霆,自九天坠落,去势快绝,眼看落到大内之中。皇宫之上忽然金光乱闪,化为一层薄薄天幕,将计都大星凶威阻住。那一层天幕通体赤金,其上无数符文流转,正是符修一脉之手段。

    凌冲与沙通走后,乌老与太子秘议了半晌,由先前那老太监带领,就在皇宫之中布下一座巨大符阵。皇宫大内占地极广,乌老布阵之时却不施展神通,而是命老太监带路,将皇宫内外绕了一圈,就连大内后宫之地也不放过。换在别人乃是杀头的大罪,但乌老仗着太子倚重,尊为神仙,也懒得理会甚么大内忌讳。

    大内皇宫当年兴建之时,必有高人主持,以种种手段收聚地气龙脉,演化阵法,滋养真龙,一番手段颇为了得。但在法相境界的乌老看来,只能算是三脚猫的功夫。大内之中设有许多阵眼,要么镇压地脉,要么调理风水,皆是重中之重。乌老每过一处阵眼,便信手一挥,一道金光飞起,金光中隐隐现出一道极小符箓,似有无上威能,转眼与阵眼化合为一。

    那老太监满面艳羡之色,但先前被沙通凌厉手段整的怕了,唯恐乌老脾气更加暴戾,根本不敢搭话,只能将背脊弯的不能再弯,默默在前带路。乌老一面漫不经心布置法阵,一面暗忖:“这处皇宫不愧是中原正统龙脉之所在,比之金陵那一处龙地更有一番气运。当年成祖选择迁都于此,却是对了。只不过后人不能善加运用,以至于国运衰落,饶是如此,除非天子失德,要败坏大明江山还嫌太早。”

    “不过此事与我无干。我费了多少功夫,才令那废物太子将我奉若神明,还以为我在靖王营中安插了眼线,能将靖王动向丝毫不漏的回报出来。不过我若能达成所愿,将大明真龙之气盗取,祭炼成一件惊天动地之法宝,助他退敌坐稳帝位,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失却了天子龙气,不知他拿甚么镇压江山社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