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五零三 乌老再现
    凌冲之前特意问过张亦如对这位太子的观感如何,张亦如含糊了几句。凌冲如今对人心把握细致入微,太子方才不悦之色也没逃过他的眼睛。“这位太子被惠帝压抑的久了,如今终于上位,虽不至于立刻倒行逆施,但心境脆弱敏感,容不得异己,非是明君之相。”

    微微弹指,笑道:“太子言重了,凌某不过山野一闲人,又岂敢妄言太子殿下?不过当下靖王叛军兵临城下,不知太子有何妙计退敌?”太子面上登时露出忿怒之色,说道:“靖王仗着父皇宠爱,图谋不轨多年,孤王屡屡进言,皆被驳回。如今终于按捺不住野心,举旗造反。但多行不义必自毙,孤王有诸位阁老相助,民心可用,正可一鼓作气,将之擒杀!只是听闻靖王帐下尚有许多左道之士效力,还要请仙卿回禀山门,多多派遣高手相助孤王才是!”

    凌冲颔首道:“确是有不少魔道高手投入靖王军中效力,意图扰乱江山社稷,凌某亦是为此事而来。既有魔道作祟,我正道玄门自不会坐视不理,请殿下放心便是。”

    太子面色转霁,大笑道:“如此孤王无忧矣!”却半分不提城外大军每日攻打,城内守军死伤惨重之事。太子今日召见凌冲,大半是看在张守正的面子上,敷衍了事。凌冲见了太子,心头也有几分判定,两人又对答了几句,凌冲起身告退。太子只微微欠身,就算全了礼数。自有太监送了二人出殿。

    太子默然半晌,吩咐道:“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退下罢!”殿中太小太监当即小心退出。大门缓缓合拢,发出闷声巨响。虚空泛起涟漪,一人越界而出,周身气息澎湃,居然是乌老。此人本已投靠了东海龙宫三太子,还曾一同出入天星界,不知为何又与大明太子勾搭上了。

    太子见乌老现身,全无方才矜持之色,轻轻起身,笑道:“方才两个是太玄剑派的修士,年轻的少年还曾在张首辅门下求学,乌老可识得么?”乌老依旧是轻袍缓带,一派雍容之色,笑道:“太玄剑派的大名,谁能不知?那少年乃是太玄剑派掌教幼徒,算是在修道界中也有一派名号。不过若说镇压魔道高手,他的师兄叶向天来了还差不多。”

    太子笑道:“原来如此,不提他了,靖王大营中可有甚么动向?”乌老道:“靖王心切大位,责怪手下大将攻城不力,方才大发雷霆,已是传了死令,七日之内必要攻下京师,否则一干大将便要被军法从事。”言下之意似乎对靖王军中情形了若指掌。

    太子冷笑道:“靖王拿这京师当纸糊的么?区区七日之间,就算兵力再增上一倍,也绝不可能攻破京师的城防!”千年时光,京师历经蛮国数次围困,但从未陷落,最长的一次,被围困了整整三年,城头上、城墙下,到处都是腐尸黑血,就算如此,蛮国大军也未能踏入城内一步。太子此言,并非是虚,莫说靖王之师大多是杂军,就算训练精良,也绝不可能在七日之内将京师攻陷。

    乌老若有所指道:“靖王也非是蠢蛋,既然敢如此吩咐,定然有他的打算。”太子心头一懔:“他究竟有何妙计,能令大军七日之内攻破京师?”乌老目光投注在他面上,缓缓道:“如今惠帝弥留,大明江山社稷寄予太子殿下一身,若是殿下出了甚么意外,自然人心涣散,京师之地就算城防再厚,也不过唾手可得。”

    太子心底冒出冷气,猛地勃然大怒,喝道:“难道他还敢对孤王不利不成!”乌老笑道:“若是普通的武学高手,殿下身居深宫,又有许多宗师拱卫,自然无虑。但莫要忘了,靖王手下可是有许多旁门左道之士,若是他们出手,这深宫之中又有何人能敌?”

    太子额上冷冷津津,见乌老表情似笑非笑,忙道:“乌老救我!只要我一身平安,待我登基之后,立时册封乌老为国师,地位比那曹靖只高不低!不!我现在就下旨,封乌老为大明国师!”心情激荡之下,连自称“孤王”也忘了。

    乌老哈哈一笑,眼中得意之色一晃而过,摆手道:“太子切不可如此,老道寸功未立,岂能得享国师之位?那靖王非是人君之相,唯有太子继位,方能安定天下。老道虽是山野之人,这点道理还是懂的。殿下放宽心,老道既知此事,定不会令魔崽子逞威。自今日起,老道便坐镇此处,若要对殿下不利,先要问过我手中法剑!”

    凌冲与沙通转出皇宫,沙通冷笑道:“那个狗屁太子连他老子都不如,他老子虽然不上朝,却懂的道家无为而治之理,若是那厮继位,天下不知要被折腾成甚么样子!”

    凌冲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今日一见,那位太子有些刚愎自用。这等人若是顺其心意还好,若是稍有违逆,就要生出事端。张老大人一腔热血,必然看不惯他的作为,只怕日后还要吃亏。”沙通冷笑:“狡兔死走狗烹,自古皆然。如今那厮还要靠着几个内阁大臣拥护继位,给个从龙之功,等到大位稳固,自然要腾出手清理这些老臣。依我看,你快些让那个阁老辞官归隐,还能落个善终,越是一心为民,下场便越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