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九八 日月五行
    凌冲落入京师之中,神不知鬼不觉,行走大街之上,见四处皆是奔走的兵士百姓,一个个虽慌不乱。京师之地极其庞大,周围还有数座小城拱卫。这些小城之中驻扎兵士,并无甚么闲人居住。此是当年成祖迁都之时所定之策,为的是当时抵御北方蛮族入侵。但千年之后,承平太久,这些小城逐渐失去了吞并之意,加之京师地价高企,许多百姓便来这些小城中居住。

    靖王百万大军围困京师,这些小城中的百姓四散奔逃,非但不能帮忙守城,反而还阻碍大军分布,着实乱了好长时间,才渐次安顿下来。京城周边共有三道城防,最外一道便是这些小城,以厚实城墙相连,互为犄角。中间一道比外城墙略矮,亦是十分监视。最后一道则是大明皇宫紫禁城中的城防了。

    凌冲足下并不粘尘,足步连晃之间,已来至张府门前,本来京师之中有真龙天子坐镇,真龙之气充沛,压制玄魔两道一干修行人之修为,但如今靖王造反,惠帝昏厥,太子监国,大明天子龙气四散,气运回落,对修士的压制自然也降低了不少。

    凌冲细细品味,只怕法相境界之上的高手便能无惧龙气压制,一应随心。张府门前冷清,并无人把守,大战一起,京师中年轻壮丁皆被抽调成军,抵挡叛军。张府中几个年轻小厮也上了战场,家中只剩几个老妈子。

    凌冲轻敲大门,不多时走出一位老管家,识得竟是凌冲,大喜过望。凌冲问了几句,张守正如今常驻宫中,总揽国事,甚受太子倚重,连张亦如也被恩准进入皇宫,随身保护乃祖。

    叛军来时,惠帝病倒,送入深宫静养。朝廷一派混乱,太子挺身而出,以监国身份统摄朝政,这才名正言顺。靖王经营多年,早就在朝中买通了一批重臣,当此大军围城之时,趁机献言,请太子携了惠帝与百官,出逃京师,待落脚稳当之后,再召集四方义士勤王,此为釜底抽薪之计,歹毒非常。

    太子毕竟经验未足,闻言举棋不定,张守正挺身而出,大骂其等居心,说道成祖当年筑造天京之时,将城防夯筑的十分牢固,足以抵御百万大军围困,惠帝与太子坐镇京师,人心不乱,四方勤王之兵方可源源而来。若太子弃城而走,不啻为自毁后路,莫说突围之战要死伤多少将士,就算侥幸脱身,前为蛮国,后有追兵,又能到何处落脚?

    依靠天京城防,正可以逸待劳,固守待援,靖王百万大军,每日消耗必重,只要坚壁清野,自能待其自乱。张守正不愧为当朝首辅,一番进言掷地有声,太子闻之,这才息了心思,打定主意固守京师,但也未处置那几个进谗言之辈。张守正瞧在眼中,暗暗摇头。

    张守正祖孙不在,凌冲也不入府中,就在城中闲逛。有晦明童子在身,京师中那点天子龙气自然克制不住他,信步往内城而去。内城之中除却皇宫之外,便只有当朝二品以上的官员方有资格入驻。他瞧了一眼皇宫气数,见太子的白龙之气越发昂扬,惠帝的老龙之气却岌岌可危,心知若不出意外,惠帝怕是躲不过这一场劫数了。

    惠帝此人朝野之中评价毁誉参半,他沉迷女色,一心只想修成外丹,服食长生,数十年不曾上朝听政,此为昏君之为。但他又知人善用,将张守正等一干忠心能成拔擢起来,总理政事,使得大明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江山安然运转,此又为明君之道。但他为人刚愎自用,靖王之心天下皆知,臣工们越是苦口相劝,惠帝便越不肯将之罢黜,乃至酿成今日之祸。

    凌冲一路行来,思虑惠帝一生,倒也颇有意思。他来内城并非要入皇宫,而是转道去国师府,瞧一瞧曹靖那厮如何了。反正有晦明童子护驾,全无畏惧。惠帝在位时,曹靖圣眷正隆,钦赐于皇宫之旁修建国师府邸,命其与府中烧炼金丹。其实便是让曹靖炼制一些壮阳还精的房中之物,之所以在皇宫旁开府,只为离得近些,炼出了丹药好随时送入宫中。

    惠帝昏厥,太子监国,自然对曹靖没甚么好脸色,尚有传闻太子准备废去国师之位,将之擒拿下狱,前几日下了一道旨意,命曹靖禁闭府中,无诏不得外出。就是将其圈禁起来,等候发落之意。文武百官嗅到不同寻常之味,当即与曹靖划清界限,当年个个恨不得削减脑袋走通曹靖的门路,今日却避之唯恐不及。国师接旨之后,果然不曾离开府门半步。受宠之时,门庭若市,如今却是门可罗雀。

    凌冲自然傻到以为曹靖当真会在府中闭门思过,堂堂星宿魔宗掌教二弟子若是一道旨意就能洗心革面,那天下众生皆可证得长生了。绕过皇宫,来至国师府前,目中放出神光,往府中望去。

    自从天星界中归来,凌冲久无曹靖消息,此来固是为了探听曹靖虚实,更为查知萧厉行踪,此人不除,凌冲总觉不妥。双目中似有无数符箓闪过,却是动用了太清门嫡传神宵灵符,演化神宵天眼。古老相传,开天辟地以来,有先天六道雷法流传,辟易捭阖,威能无穷。其中一道神宵伏魔天雷真传就在九天仙阙仙督司之中。

    这道神宵天眼符从属于太清门炼魔部符箓,以符箓之道修持目中神光,传闻修至大成,目中自有神雷迸发,群魔辟易。凌冲得传之后,也曾深究其中韵味,心底怀疑这道符箓本就是那道仙督司中的神宵伏魔神雷法诀的一部分,果然晦明童子说道:“这道神宵天眼符是尹济从仙督司中坑蒙拐骗而来,但所得不全,只能演化一道符文,专修目中神光,也算人间罕见罕闻的神通了。”

    凌冲专心演化符文,一道神符在目中隐现,神光披散,罩落国师府。忽然闷哼一声,忙闭上双目,虽只有一瞬,国师府中一团魔光沉浮,被神宵天眼神光激发,陡然反噬过来。晦明童子哼了一声,扬手发出一圈伏魔神光,将那团魔光抵消。自从吞噬了阴死气魔之后,回到此方世界,每一日皆有进境,如今终于完全炼化,纯阳级数的神通法力施展开来,如行云流水,了无痕迹。

    晦明童子怒道:“那厮胆敢暗算,看我给他个好看!”凌冲是尹济指定之传人,太清道统还要靠他光复,若是半途出了甚事,自家也绝不好过,不想一个疏忽,险些被人暗算,自然要找回场子。

    凌冲拦道:“不必了,此时战阵杀伐,不宜多生事端。你可知曹靖府中是何人物?”晦明道:“有七道魔光升腾,分为日月五行。”凌冲点头:“那该是日月五行轮到了,星帝果然舍得,居然命一件镇山法宝前来助阵。”当年太清重光大典,群魔来扰,就有日月五行轮演化星光,笼盖太玄峰。凌冲彼时印象极深,一听晦明童子所言,便知定是这件法宝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