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九七 忌惮
    佘玉华生性最喜奢华,又是水性杨花的性子,最善勾引异性,但楚将与祁飞两个,一个是千年僵尸成精,一个是练剑练成了傻子,一身的天欲媚功全无用武之地,媚眼抛给了瞎子,总不能说自己和祁飞是被人一路追杀,狼狈逃回,眼珠一转,笑道:“都怪吉达那厮,不知发了甚么失心疯,忽然要炼化数十万蛮兵灵识,结果引来了清虚道宗的商奇与少阳剑派的乔淮清,还有一个太玄剑派的年轻高手,一番混战之下,吉达被自家法术反噬而死,祁飞护送了我杀出重围,就来投奔楚师兄。”

    楚将冷笑道:“靖王起兵,看似只是凡间朝廷气运之争,实则却是天地大劫拉开之一角,无论玄魔两道都在加紧落子,可惜我等纵然修成金丹,在劫数面前依旧不够看,无法与闻隐秘,才被打发出来,参与凡间兵祸之战,若能协助靖王取得大位,就有了从龙之功,说不定日后还能从劫数中寻得一线生机。此事连各派长老都不敢怠慢,吉达当真是失心疯了,至大局于不顾,就此陨落也是活该。你们既然来了,就安心等候良机,一举攻破京师,定鼎大位!”

    楚将何尝不知佘玉华是信口开河?但多出两位金丹真人战力,总是好事,也懒得拆穿,反倒发出善意,要收拢二人以为己用。祁飞瞑目不言,佘玉华格格娇笑道:“天地大劫我也有所耳闻,传的太过邪乎,难辨真假。若真能在这靖王之乱中寻得一丝生机,我们何不现在就杀进城去?左右以我们等法力,轰破城墙,不过反掌之易耳!”

    楚将冷笑:“哪有那么简单?我们出手,玄门必也要出手,那时一发不可收拾,变数太多。再者你当我不想现在就杀进城去么?此次起兵,魔道各派皆以星宿魔宗为首,星帝二徒曹靖化身大明国师,还要等他杀掉惠帝与太子,我等方可群起响应!”

    佘玉华奇道:“星宿魔宗竟敢干涉世间皇权更迭,不怕玄门正道群起而攻之么?”玄魔两道明争暗斗不休,但有一点不成文之规矩,就是不得干预世间之事,尤其操控大位废立,更是大干忌讳。当年血河宗大肆屠杀生灵,就被正道联手围攻,生生剿灭,前车之鉴犹在,不知道星宿魔宗又抽了什么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楚将冷笑:“星帝向来高深莫测,他要做甚么事,哪管甚么后果?好了,你们只管养精蓄锐,不出十日,定有一场大战。”转身便走。佘玉华待其走后,面上泛出冷嘲之意:“这厮真当老娘是三岁的孩儿了!说话语焉不详,也想让老娘相信?不过靖王要夺取大位,全靠曹靖里应外合才是真的,但玄门会让曹靖安安稳稳的发难么?”拿眼一瞥祁飞,哼道:“你不是常常自吹自家剑术同阶无敌,怎么也被人杀得狼狈而逃?”

    她不知凌冲身份,但其所用剑术实在就是太玄剑派的家数,自然作假不得,更令她惊异不已的是,祁飞的剑术天分确是独步天下,一身魔道剑法的功夫精妙非常,生平未尝一败,不然她也不会特意以那柳姑娘相要挟,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要将祁飞收入麾下效力。但就是这一位天子纵横的少年剑术宗师,竟然被另一个凭空冒出的家伙纯以剑术压制,实在太过诡异!

    祁飞睁开眼来,双目之中似有剑光闪过,语气也凝重之极:“那人所用当是太玄剑派的洞虚剑诀,这部剑诀传说中具有破尽万法的大威能,但历代从无人能真正练成。听闻太玄剑派出了一位剑道天才,天生剑心通灵,拜入郭纯阳门下,想来就是此人。不过也不碍事,上一次交手,我已摸清他剑法路数,再要交手,必能将他斩于剑下!”

    佘玉华惊道:“此人我也有所耳闻,好像叫甚么凌冲。据说就是其当年在太玄剑派入门大比时,生生将七玄剑派大长老郑闻之孙击败,令其无颜留在太玄。也有传言说皆是郭纯阳的算计,暗中早就传授其上乘剑术,不然一介刚出茅庐的小辈,又怎能轻易击败大派长老精心培育的弟子?本门雪娘子师姐和另一位教祖弟子,本已打入大明皇室,有她们之助,本派也能捞取许多好处,却又不明不白死在京师之外。两位元婴级数长老前去,也被人暗算,打落了道行,连教祖亲自出手,都被楞伽寺的老秃挡了回去。你若真能杀死那凌冲,不是吹牛,只怕魔道各派老祖都要抢着收你为徒了!”

    雪娘子与鲛娇之死,太过诡异,曹靖被敖海绊住,以至被凌冲钻了空子,干净利索将二人杀死,事后曹靖也猜到了是凌冲所为,却缄口不言。二人之死还引动了天欲教高手出山,连天欲教主都吃了一个暗亏,被普渡神僧生生截去一道玄阴级数法力,送给凌冲充作驱动旱魃分身之用,天欲教也就未再追查这一桩血案。

    但凌冲的名头这几年也逐渐响亮,其实以凌冲的所作所为,天星界之战、炼化嗥月与白骷髅等等,一桩桩一件件,若传扬开去,足够惊掉多少人下巴,只是这些事甚少流传而已。佘玉华忽然往楞伽寺方向瞧了一眼,并无甚么异状,这才略略放心。其实魔道所以不肯大举进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便是顾忌楞伽寺的态度。

    这座丛林确是此方轮回世界佛法正宗正统,威震寰宇,正是一切邪魔外道之克星,尤其离京师太近,现下不曾有甚么高僧出手干涉,若是魔道闹得太不成话,免不了惹出普渡普济神僧之流,只消来上一个,就够魔道众高手喝上一壶了。好在自靖王起兵起,楞伽寺不知有何打算,居然就默许魔道派遣高手弟子,暗中襄助靖王。

    饶是如此,一干魔教高手也不敢太过放肆,谁知道哪天普渡普济两位神僧吃饱了撑的,忽然出手?那就得不偿失了。再者靖王麾下除去魔道高手外,还有一派练气士投靠,看法力路数乃是道家符箓一脉,且符法正宗,是有真传之辈,靖王甚是依仗。楚将与佘玉华这一点是一般的考虑,反正靖王麾下另有高手,也轮不到他们去打头阵。

    凌冲落入京师之中,神不知鬼不觉,行走大街之上,见四处皆是奔走的兵士百姓,一个个虽慌不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