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九六 金尸楚将
    那条老龙正是惠帝神气所化,白龙则是太子之气,至于黑龙不消说了,正是靖王神意。凌冲看罢,点了点头:“看来惠帝当真卧病不起,连一身龙气都流失了大半,被太子与靖王分去。日后大明江山之主当在此二人之中。”晦明童子来凑热闹,道:“那也不尽然,陈建德那厮也有龙腾之气,如今大明江山纷乱,各地藩王、能将趁机割据,若能聚集人望,未始不能一朝化龙,有了天子之姿。”

    江山倾覆之间,天地格局大变,真龙之气现世,分与有缘之人。似那陈建德便是一例,身具草莽之气,只待时机一到,便可一飞冲天,未必不能问鼎大宝。凌冲愿意屡次指点于他,也是瞧中了其中潜力。

    凌冲放眼瞧去,但见京师之外,营帐连绵不绝,竟有数十里之长,将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千年之前,成祖迁都之时,曾有“天子守国门”之说,意即迁都到天京城,由天子亲自坐镇,震慑北方蛮国不敢南下牧马。想不到千年之后,北方蛮国不敢正视中原,倒是成祖的子孙开始了自相残杀,兵临城下。

    当年成祖便是以藩王之身起兵,登基之后对地方藩镇极为忌惮,特意下诏,命藩王不得蓄养武士、死士,遑论军队,俸禄由朝廷供给,无事不得擅离封地。实则是将藩王圈禁起来,不令生事。但千年以降,国法松散,加之惠帝昏聩,这才有了靖王之乱。

    当年修筑天京城墙时,十分用心,着实坚实难破。靖王领兵百万而来,连日攻打,也未能将此城拿下。这百万大军是靖王历年搜罗训练而成,一路北上又强征壮丁,以壮军势。天京城**有禁军二十万,京畿守备军马二十万,以区区四十万大军抵挡百万叛军,实在有些吃紧。

    京师城防之上几乎每日皆有大战,城下堆了厚厚一层尸体,也无人打扫清理,臭气熏天。自古战事兵祸伴随的便是瘟疫横行、流民四处,靖王显是非是一位有道明君,至遍地尸体于不顾,只强横下令,必要攻下天京城。

    凌冲到时,这一场大战已然持续了数月之久,尚无终结之期。喊杀之声震天,兵刃交接之声盈耳,好一处人间修罗场。他叹息一声,悄然将剑光缩成细细一道,便欲神不知鬼不觉飞入城中。

    谁知靖王手下也收罗了不少修道练气之士,更有魔道中人暗中相助。凌冲的剑光虽弱,还是被人发觉,就见靖王大营中腾起两道光华,直扑而来。当先一人不由分说,扬手便是一道剑光飞出,中宫直取。身后一人慢了一些,亦打出一道符箓,化为一道金光击来。

    凌冲冷冷一笑,他也是个杀神的性子,受不得委屈,见来人不由分说动手,也懒得交涉,手指处一道惊雷剑气飞起,对那剑光狠狠一绞,当即将之绞碎,剑气再一闪烁,绕过那道金光,数丈之距腾挪之间,已将二人一齐腰斩!

    鲜血洒落地上,两方攻守之人尚未发觉,凌冲一剑斩了两人,也不回头,径自落入京师之中。靖王营中一处偏帐之中,三位修士或坐或立,对帐外喊杀之声充耳不闻,仍是一派事不关己的模样。

    第一人全身披挂,武将打扮,肌肤之中隐隐泛出金色,偶有符文一闪而逝,一身煞气怎么也遮掩不住。另外两个居然就是在雁门关前逃走的佘玉华与祁飞两个。不知怎的,又投奔到了靖王大寨之中。那武将打扮的家伙乃是一具金尸,出身天尸教,与嗥月、封寒等人不同,是一具古尸成精,有了自主意识,重返阳间,拜入天尸教。

    似他这等灵尸成精,自生灵识的,极为罕见,万中无一,一旦一点灵光生就,就算前途无量。以生就的灵识操控僵尸之身,更加得心应手,如臂使指,不似嗥月几个,还要在僵尸身上种下真气符咒,每日祭炼,操控起来总是隔了一层窗户纸,不甚通透。

    这具金尸名唤楚将,本身便是数千年前一处古国大将,生前受人冤屈,悲愤自刎而死,一股怨气不散,化为僵尸作祟。这厮前身便是沙场大将,对战阵杀伐最是喜爱不过,见祁飞盘膝而坐,闭目运炼那一柄飞剑,冷哼一声,道:“佘玉华,你和吉达被派去北方蛮国,保护其中重要蛮将,却被人杀得像条丧家之犬,连吉达那个废物也死了,魔道六派各出高手,借助靖王之乱搅乱乾坤,你们这一败,牵连甚广,如何向各派老祖交代!”

    祁飞充耳不闻,只专心练气。佘玉华却不甘受责,冷笑反击:“楚将你也莫要阴阳怪气,虽说六派老祖钦定此计,趁靖王起兵,搅乱凡间秩序,令玄门疲于奔命。但也不过只派出了我等这些金丹级数的弟子,元婴真君之上一个未来。吉达那厮刚愎自用,不听我良言相劝,擅自炼化蛮将蛮将灵识,结果引来了玄门高手刺杀,我与祁飞拼死一战,才得逃脱,可比不得你这位前古大将,在靖王营中安安稳稳来的舒坦!”

    楚将面色闪过恼怒之色,喝道:“靖王已派人催了十几次,要我等出战,攻破京城,你总是阻拦,到底意欲何为?”佘玉华冷笑:“我看你是在土里埋得久了,脑袋也成了废土渣滓!靖王那厮不过一个藩王,就敢呼喝我等出力?他帐下不是还有那一群大小牛鼻子,若是战事僵持,让那些号称玄门符箓正宗的太清门弟子出手也就是了!”

    靖王造反,魔教派遣金丹级数的精英弟子相助,楚将与嗥月兵分两路,一路镇守靖王大营,一路则随左怀仁攻占金陵。但嗥月道人流年不利,被凌冲炼化了元神,连苦苦修炼的十八吞月大阵也落在了敌人手中。楚将倒是平平安安,只是靖王嫌弃魔教众高手光说不练,几次敦请楚将出手,冲锋陷阵。

    楚将肉身受地脉阴煞之气洗礼数千年,强横之极,但脑袋不甚灵光,被靖王连番劝战,就有几分出手之意。佘玉华与祁飞忽然自关外逃回,力主不可出战,楚将等了几日,实在憋闷不过,终于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