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九一 阴神成金丹!
    血河搅碎飞僵之后,白骷髅与嗥月道人也自到了噬魂幡中,这两个元神被凌冲炼化,但凌冲阴神被噬魂老人暗使手段镇压,转动不得,两位金丹高手自然也不会反抗,被血浪狠狠一拍,亦自粉碎,化为滚滚元气。

    一位元婴真君、两位金丹真人,三位魔道高手毕生苦修法力元气被血河搅成了一团,再由五件法器分别精炼。凌冲阴神僵立在外,忽然一股沛然之极的元气自噬魂幡中涌出,一下子充斥了这个阴神。

    阴神本就是无数念头组成,这些念头包含了修士毕生的记忆、情感、思维,秉承一点先天灵光,落入紫府,成为人之意识。凌冲本想按着噬魂劫法正本修炼,体悟人心惟危,道心惟为,一路修炼上去。但被噬魂老人“暗算”,身不由主,充沛之极的法力反哺回来,阴神不由自主开始壮大。每一个念头都被浩瀚法力充斥!

    噬魂老人早已解去禁法,但凌冲阴神依旧动弹不得,如吹气球般涨大,只能修炼噬魂劫法,以其中法门将如海法力化去。经噬魂幡炼化之后,涌来的其实分为两股,一是法力、二是元神魂力。噬魂劫法的魔念沾染生灵之后,便可抽取其元神,连法力一同剥夺,滋养自身。但每一道法力皆由独门法诀修炼而成,噬魂真气可做不到兼容并蓄,海纳百川。

    尤其元神之物,每一位生灵元神饱含记忆情感,秉承之先天灵性各有不同,将之炼化等若让人形神俱灭,在此方世界再无半点痕迹,造孽太大。这两样凌冲深自忌惮,好在那三位的法力真气出自噬魂道、天尸教,皆是魔道神通,经过血河炼化,汲取倒也不难,不必担心有甚么后患。

    但三人元神则不同,白骷髅与嗥月道人能修成金丹,心性修为自然了得,被凌冲暗算得手,飞僵中潜伏的那一点天尸教长老元神更加强大,被噬魂幡炼过之后,一应记忆、念头全部被抹去,只剩精纯之极的元神之力。噬魂老人也知凌冲头一次炼化他人魂魄,不可冒险,因而有此安排。

    噬魂劫法中有载,只要不停吞噬生灵法力、元神,自会提升境界,如此一来修炼极快,只要有足够的生灵可供炼化,往往数年之内便能打造出一批金丹之上的高手。当年噬魂老人也曾试过这等法子,但由此法培育出的“高手”,道心太弱,不能驾驭庞大之极的真气,往往在修成金丹之时,便爆裂而死。

    再者大肆屠杀生灵,很快便引起了玄门正道的反弹,当年玄门联合释教,高手尽出,要灭绝噬魂道道统。吓得噬魂老人连忙逃走,仗着噬魂劫法变化诡异多端,才算逃过一劫,再也不敢兴风作浪。

    夺魂道人接手噬魂道后,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便是此理。凌冲运起噬魂劫法中炼化元神法力之法门,果然大有效果,阴神中那种肿胀之感渐渐消除,无穷法力汇入阴神,阴神念头得了三大高手元神之力滋养,很快壮大起来。飞僵中那位天尸教长老元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神虽然仅有不多,但胜在精纯,对凌冲的补益还在白骷髅与嗥月道人之上。

    凌冲的本命元神唯有不停炼化,才能不被汹涌而来的元神之力与法力淹没磨碎,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一条线弦到了一个临界之点,而后毫无悬念的悄然崩断,不知不觉间,他已从凝煞境界到了金丹境界!

    先前元神中炼化的玄霜阴煞经由法力运转,早已失去了踪影,只余一种阴煞之性,存思阴神之中。凌冲之阴神在几乎无休止的法力灌注之下,终于一举修成金丹。阴神与噬魂幡相离,本来总有几分缥缈之意,修成金丹之后,就见其阴神忽然七缩七涨,伸缩不定,而后一位身披七色道袍,手托一杆小幡的少年自虚空步出,面上一派了道之色,自语道:“原来如此!”

    玄魔两道修行,皆以金丹为分水岭,金丹之下,就算能飞天遁地,也不过是个门外汉,连跪在门前窥视大道的资格也没有。但金丹一成,就算登堂入室,得窥堂奥,有了问鼎大道之资格。就算玄门之中,也唯有修成金丹之真人方能开山授徒。

    凌冲元神一分为二,原本只为祭炼阴阳之气方便,大多经历还是放在修炼洞虚剑诀之上,谁知倒是阴神先修成金丹,得了机缘。每一重境界,唯有真实修证,方能真正明了其中奥妙。而魔道金丹与玄门金丹又自不同,别有一番玄妙。金丹一物,似虚似实,非虚非实,并非真有一粒金色丹丸。而是形容这一层境界如金性之不朽,如丹丸之圆融。

    修士证入金丹之境,体内真气法力再生变化,先前所修的罡气、煞气,俱都炼化殆尽,成了一体,再也不分彼此。举手投足,神通自生,法力圆融,元神亦自活泼泼、光灼灼,其中玄妙实不足为外人倒也。

    金丹修成,阴神所能容纳的法力自然水涨船高。三位高手的法力经由噬魂幡炼化,十成中剩下四成,方才又消耗了许多,余下法力被其长鲸吸水般,一气炼化精尽。

    凌冲手托噬魂幡,幡面轻轻一震,吐出一团白光,正是十七颗阴尸骷髅所结的白骨魔球,此物留着还有用处,未被炼化。凌冲修为再上层楼,面上却殊无欢喜之色,向噬魂幡道:“噬魂前辈,方兄,此事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么?”此次虽能修成金丹,但源于噬魂老人自作主张,与那一次分裂阴神阳神一般,而今日炼化了修士元神法力,便再也不能回头,以后只会造孽愈多,引来天劫临头。

    果然噬魂幡中传来方有德的声音,懒懒说道:“你小子修炼剑术颖悟之极,怎的到了噬魂劫法就僵化死板起来?你不炼化别人元神法力,又怎能尽快修成玄阴级数?大劫降临之时,怎能撑起门户?因此我才帮你一把。你也不必担忧我这道意念再来作祟,此是郭纯阳允准之事,我将一道意念封入噬魂幡中,还有大用,对你有利。你若生了戒心,大不了以后我绝不再行今日之事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