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八九 炼火成剑惊鬼魅
    修道界中,每过一层境界皆是不同洞天风景,对低一层境界有着绝大的压制之力,凌冲以凝煞境界,遇上元婴真君级别的高手,就是抬手灰飞烟灭的货色,但一来噬魂幡玄妙不可思议,又炼有三成血河之水在其中,周流禁制,使法器浑然一体,又经过噬魂老人炼化,本身境界还在金丹之上,只是在凌冲手中,发挥不出十成威力罢了。

    再有白骷髅与嗥月道人两位金丹高手为虎作伥,三大金丹战力围攻一尊飞僵。元婴级数的飞僵中保有金丹级数的元神分神,不能发挥全幅凶威。凌冲还有打算,反正白骷髅与嗥月道人是魔道高手,得来甚易,死了也不可惜,若事不可为,还可自爆金丹,增加杀伤力。此消彼长,对上飞僵,未始不能一战。

    那天尸教长老也虑及至此,才先行避走,但最重要的十七颗阴尸骷髅落在凌冲手中断不能容忍,这才反身再战。静夜无声,唯见魔气滚滚,飞僵口中吐出苍老之声,说道:“小辈,魔教六宗素来同气连枝,你炼化了嗥月道人,已是犯了大忌。如今我魔道正要趁靖王起兵,大有作为,你这般倒行逆施,若是传到夺魂道人耳中,难免身首异处,炼魂败身的下场。听本座之言,还是解去嗥月身上禁制,莫要一错再错!”

    凌冲心头一动,故意哈哈一笑,状甚疯癫,喝道:“我把你这老鬼!魔道六派内斗数千年,狗屁的同气连枝。再者你以为我练就太阴魅剑,炼化嗥月道人本我意识,夺魂道人就不知么?”

    飞僵僵直的面上登时露出忿怒之色,喝道:“怪道你这小畜生如此大胆包天,果然有夺魂道人给你撑腰!他以为凭着噬魂劫法,天下无人可制了么?本座就将你擒拿,带回总坛,叫夺魂道人亲自来领人!”突然之间,张口吐出一团黑气,正是飞僵丹田中酝酿了千年的天尸之气!

    飞僵已修成婴儿,但被那位长老生生打散,反补肉身。元婴之躯乃是金丹所化,飞僵体内自然也没了内丹。这一口天尸之气便是他的法力来源,其中融汇了千年怨念,为最上乘之魔道神通。

    一口尸气喷出,飞僵面上也有了几分衰败之色,人去楼空,似乎遍体精华也随着这一口尸气离体而去。尸气变幻无端,狠命一落,电闪之间将凌冲阴神包裹在其中。

    果然凌冲立时觉出四周压力如山,团团逼挤过来,幸好他的形体是噬魂幡所化,此宝本质特意,还能抵挡几分,若是真身在此,只怕几下就要给压爆了。最厉害的是尸气之中的无穷怨念,纷至沓来,永不休止,僵尸之物秉天地戾气而生,最是凶暴,一般修士无论正邪,只要被这股残暴之意侵入紫府,立刻迷失自我,成了飞僵附庸,再被尸气入体,立成僵尸,歹毒的很。

    但飞僵千算万算,漏算了一点,噬魂劫法本就是世间玩弄人心的祖宗,千年尸气中的暴戾之气再强,道心意境上也比不过噬魂劫法分化出的七情魔念。凌冲身在尸气之中,无数凶煞暴戾之意贯入紫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府,他曾数次镇压七情魔念反噬,对这等神念交锋很是熟稔,惊觉这股凶煞暴戾之意居然与七情魔念中忿怒魔念所含意境很是相似,似乎可以炼化以为己用。

    福至心灵之下,引导这一股焚天灭地的戾气入了噬魂幡内部。他的阴神本就与噬魂幡结为一体,念动之下自然能讲这股戾气挪来移去。戾气一入噬魂幡中,招灵旗、祭灵柱、绝情环、拘魂索与化灵池五件法器登时发动起来,轰然运转,将戾气之中的尸气等杂乱气息尽数炼化,只留一股精纯之极的意念。

    噬魂老人创出噬魂幡的法门,本就为了弥补噬魂劫法的破绽。噬魂劫法修到最后,真气相冲、元神激荡,不能自持,历来吞噬炼化的元神齐齐反噬,自家神魂被炸得四分五裂,形神俱灭。但有了噬魂幡助力调节真气、梳理元神,自然将危险降到最低。

    尸气戾气在五件法器中次第运转,抽添进退,有无穷演变。五件法器中最后一件化灵池威力最大,亦最玄妙,凌冲入冥狱时,炼化了三座万鬼阴池在其中只要有足够真气,能生就无数阴魂厉魄。飞僵尸气洗去杂质,又在化灵池中走了一遭,只余最纯净之忿怒意念。

    凌冲心念一动,噬魂元神飞出,将这团忿怒意念一口吞下,狠狠炼化起来。这团意念中唯有忿怒之意境,纯而不露,绝不伤人,噬魂元神炼化之后,魂力修为水涨船高,隐隐感到突破之机。

    他所得噬魂老人传授,噬魂劫法突破境界极快,只要能吞噬炼化足够之异种元神、真气,本身道心又能驾驭得住,便可直破关隘。但若心境修为跟不上真气急剧增强,就有冲突之虞,历代噬魂道弟子死在冲关之时的大有人在。

    凌冲勉强按捺住破境之欲,还有大敌当前,眼下冲关非是良机,还是打磨一番为妙,催动噬魂幡接连炼化千年天尸之气,其中纯净之意念被噬魂元神吞吃,尸气炼化之后汇入血河之中,滋养噬魂幡。可谓物尽其用。

    飞僵与尸气连心一体,察觉竟被凌冲炼化,丝毫奈何其不得,大吼一声,当即翻身扑下,一拳捣出。连丹田中酝酿的一口千年天尸之气也没用,那就唯有仗着飞僵强横肉身,贴身肉搏,将凌冲击杀!

    凌冲哈哈一笑,身在尸气之中,身旁白骷髅与嗥月道人抢将上来,团团冷焰蓦地化为道道剑光,却是凌冲借他之手操控,将冷焰转化为剑术招式。噬魂幡统御十**器,自能将冷焰幡驾驭的轻车熟路,这一手炼火为剑的招式一出,飞僵骇然色变,叫道:“炼剑成丝!”

    他却是误会了,炼剑成丝的法门唯有金丹之上方能参悟,还要有无穷机缘、无敌资质,凌冲不过凝煞,再如何天才,也自创不出,只是冷焰化剑,瞧来场面宏大,飞僵惊骇之下,手底下不免缓了一缓。嗥月道人趁机将身一抖,十七颗阴尸骷髅聚在一处,变化一团白骨,狠狠撞在其胸前,将飞僵撞翻一个跟斗,滚出十几丈远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