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八五 自有妙计
    凌冲两日之内,功力接连大进,噬魂劫法道行境界虽未突破,但更加巩固,道基也自稳固许多。原本他并非魔道修士,修炼噬魂劫法不过为了平衡太玄真气,操控阴阳之气。心下还有几分抵触,如今道心坚凝,通透如琉璃,映照诸天之事,只觉气息豁然开朗。对上所载诸般法门的体悟也更精进一层。

    他本来不欲太过插手俗世之事,但一来父兄皆在朝中为官,若靖王登上大宝,必是抄家灭族的下场,不能坐视。二来自己为了磨炼道心,以儒门心法入道,立下大愿,要平定乱世,斩除靖王与曹靖,方能功德圆满,成就金丹。于公于私,不得不挺身入劫。这一功力大进,智慧通透,隐隐约约对未来之事有了几分把握,但都如白驹过隙,一闪即逝,瞧不分明。

    佛门之义,以智慧断烦恼,以般若求涅槃。玄门之道,以道德求超脱,以清净求逍遥。魔道之中,以无法为有法,以大乱求大治,亦追求神通智慧,那些个炼尸养鬼,夺人精气性命者,无形中便落了下乘。

    凌冲阴神境界大进,虽未突破,心头亦有智珠在握,先前他以噬魂魔念暗算了白骷髅,其虽毫无察觉,却不能完全将之操控。噬魂劫法至高境界便是以魔念演化心念,操弄人心,变幻无穷,修到极处,便是他化自在,无上心魔之道。

    凌冲现下境界差的太远,但心头光明一片,智慧衍生,自然而然有把握操控白骷髅心神元神,将之化为自家一具傀儡而不自知。几乎瞬息之间便知晓了白骷髅所思所想,暗暗点头:“原来如此,左怀仁大军明日即到,下了死令,必要攻破此城,斩杀城中将士立威。有我在此,岂能令你如愿?”

    叛军攻打了一个时辰,始终未能攻破城防,领军大将传令守军,留下一地尸体,就在城外驻扎。凌康面色凝重,收拢军士,清点伤亡,城中本有五万兵将,短短一个时辰死伤千余人,这还是仗着地利守城之便,不然死伤更重。凌康心神低落,却不得不振奋精神,鼓舞士气。好在凌冲暗中施法,蛊惑人心的法力还在,众将士历经一场铁血洗礼,倒也成长了不少,身上皆染了一层杀气。

    两军罢战,打扫战场,掩埋同袍,自不必提。凌康回转县衙,召集军中将领商议。如今十万大军已将彭泽团团围困,唯有坚守待援,好在在座将士皆誓死一战,有那心生逃念的早就被清理干净。

    凌康遣散众将,将凌冲唤来,苦笑一声,说道:“城中只有五万守军,军心不稳,今日一战,险些崩溃,若是左怀仁后军到来,如之奈何?”凌冲道:“左怀仁大军明日必至,但彼时金陵援军也要到来,虽是十五万对三十,若能内外夹攻,兵出奇策,未始不能取胜。”

    凌康精神一震,低声道:“二弟有何妙计?”凌冲神秘一笑,说道:“大哥不必过于忧虑,只静候佳音便是。”凌康将信将疑。当晚家宴之后,凌冲将侄儿凌岳拉在身边,暗暗考究其根骨。良久叹息一声,“这孩子根骨极佳,只可惜气海不畅,不能存储真气,修道练气怕是不成,只能存养形神,得享遐龄了。”

    他也有私心,想要引渡凌家后人入道,但凌岳这孩子天生经脉有缺,容存不得真气,修炼道家法门事倍功半。且他道行大进,隐隐对未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也有几分把握,只觉若是引此子入道,未来劫数重重,了无善终。修道人对这等未来之事,心血来潮甚是重视,既有此预兆,当然不敢轻易动手。冥冥之中,似乎凌家一门的气运尽落于他身,方能天生剑心通灵,修成剑术。此事暂且压下,等回山再向掌教恩师请教便是。

    次日未到五更,就觉大地震动,铁甲铁叶碰撞之声,凌康双目通红,披挂停当,面色凝重,说道:“左怀仁大军到了!”凌冲缓缓起身,道袍纤尘不染,伸手一摸,已化为一位红脸壮汉,十分粗犷。凌康甚是诧异,凌冲笑道:“不过是些许小道,我不欲外人窥知我出身凌家,免得有甚祸患。”

    兄弟二人上马疾驰,不一刻上了城墙,遥见西南方烟尘四起,旌旗蔽天,人马嘶吼,无数军马疾驰而来。凌康也只昨日算是上了战场,见了战阵厮杀,见了三十万大军奔腾之势,还是面色苍白,双目中却反而射出坚毅光芒,既已决心殉城报国,又有何惧?

    城上守军见了这等阵势,个个面色如土,凌康暗叹一声,自家决心以死报国,这满城兵士却不见得个个如此。凌冲笑了一笑,暗中传声道:“大哥不必忧虑,今日左怀仁必不会发兵攻城,只等今晚之时,便有异变。”

    凌康也有些看不透这位二弟,凌冲也未怎么显露法力修为,但身上自然便有一股凝然之气,道心坚定,似乎再无甚么事能令他动容,这一笑倒令他心头安定了不少,悄声问道:“此事当真么?”凌冲笑了笑:“大哥只静观其变便是!”

    凌康将信将疑,却见左怀仁大军与先锋大军汇合一处,却丝毫不乱,前军中军后军井井有条,居然就安营扎寨,布设岗哨,埋锅造饭,布置营帐,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并无立时攻城之意。

    凌康大喜,但又忧道:“左怀仁大军训练有素,又数倍于我,今日侥幸不曾攻城,来日攻打,这彭泽怕是守不住的。”左怀仁用兵有方,统帅兵马连战连捷,倒也带出一只精兵来,比起朝廷正军处优养尊,不知高明多少。凌冲道:“我算到明日金陵援兵便至,那时内外夹攻,定可一鼓克敌制胜。大哥且信我一回,传令兵士养精蓄锐,只待明日厮杀。”

    叛军大营之中,一众将领群情激奋,吵吵嚷嚷,力主趁大军士气正盛,一举攻破彭泽,抢夺财货。左怀仁身躯高大,身披铁甲,面容威严,喝道:“尔等不必多言,明日攻城,不必再说。再有多言,军法论处!”他治军素严,心狠手辣,一旦违反军法,立时枭首示众,绝无回旋余地,因此他动怒,底下大将登时噤若寒蝉,不敢多言。

    左怀仁冷哼一声,说道:“散了罢!”众将再有不甘,也只能行礼散去。左怀仁等了一会,起身往一处偏帐而去,在帐外恭恭敬敬道:“左某求见两位仙师。”玄魔两道修士法力高深,在俗世之中地位超然,就算左怀仁手握大军,也要恭恭敬敬,不敢失礼。

    只听帐内一人说道:“左将军不必客气,请进。”正是白骷髅之声。左怀仁应声而入,就见白骷髅与嗥月道人两个分拘一角,嗥月道人面色冷峻,白骷髅却面含微笑,开口道:“左将军可是要问为何我不令你立时攻城?”左怀仁点头道:“正是如此,还请仙师示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