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七五 剑气雷音相往还
    噬魂劫法变化多端,善能侵人心神,一经对阵,玄门修士无不头疼,斗法落败事小,一旦被引动了心魔,又或被种下噬魂魔念,便是万劫不复之境。商奇修成金丹数十年,虽功力未到,不能更进一步,根基打磨的甚是坚实,也险些着了道,只能回神自守。但凌冲出手,轻描淡写之间将惊情魔念收服炼化,简直神乎其神,商奇都瞧得呆了,一时忘却出言。

    其实凌冲也是取巧,得了噬魂老人真传,他对噬魂劫法的理解可谓当世无双,吉达不过是小小金丹修士,又岂能翻过天去?何况还有一位晦明童子虎视眈眈,又有阴阳之气一口吞吃,吉达可谓败的不冤。

    但在商奇眼中却是惊骇非常。乔淮清运用五音七绝剑气正与祁飞斗得不亦乐乎。祁飞剑术毒辣阴狠,专从不可思议之处出剑,五音七绝剑以音入剑,宫商角徵羽,各逞其妙,五音杂陈,使人耳鸣目盲。本是一套极高明的剑术,但祁飞与乔淮清一般修为,道行不差,加之剑术邪异,剑风一起,遮蔽五感六识,对五音之道反而触动不大,加上剑气雷音之术,剑气纵横之间,往来无碍,几十招过去乔淮清渐觉吃力,落在下风。

    祁飞生性孤傲,毕生与剑为伍,一心只想成就魔道剑尊,唯与那位柳姑娘前孽纠缠,今世相逢,被佘玉华捉住了痛脚,不得不为其卖命,见乔淮清剑法华丽有余,实用不足,并非大器,心下厌倦,全力出手,只消十招之内便能将之斩杀。反正佘玉华只要取了一位玄门大派弟子性命,便足以交差。

    凌冲也非凉薄之辈,但不知为何,却坐视乔淮清被祁飞逼得手忙脚乱,随时有丧命之虞。商奇勉强将心魔镇压,面色苍白,见乔淮清险象环生,心念一动,大喝道:“魔道贼子休要猖狂,有太玄剑派掌教嫡传在此,岂容你逞凶!”一语之间,将凌冲卖了。

    凌冲望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商奇心头打了个突:“这小子对付那噬魂道的魔徒轻描淡写,偏只是炼罡的道行,若是瞧破了我的心思,只怕还要伸手报复!”他也非是嫉贤妒能,只是见凌冲资质太好,修炼剑术高明,只想趁其未成气候,一手扼杀,不然百年之后只消其脱去劫数,对清虚道宗而言,就是一大变数。因此出言挑唆,却是打的祸水东引的主意。

    果然祁飞目光一亮,剑气本已攻向乔淮清,忽的转向,瞬息之间已杀至凌冲眉睫,冷笑道:“早闻太玄剑派为玄门剑术正宗,今日正好见识!”乔淮清杀局方解,心头也不好受,祁飞言下之意却是嫌弃他剑术太弱,连带觉得少阳剑派空有剑修门户之名,其名不符。

    凌冲本就蠢蠢欲动,自入冥狱以来,还未与人好生斗剑一番,早就技痒难耐,大笑一声,五指一勾一放,一道剑气凭空而出,后发先至,与祁飞剑气碰撞,双双湮灭无形。祁飞目中蓦地爆发出无量光彩,亦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长笑一声,掌中一柄飞剑接连劈动,却是全力施展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术,五道剑气分列五行方位,目不暇给之间,指向凌冲周身五处要害。

    剑修生性好斗,天才之士亦如繁星,曾有不少修成剑气雷音之辈,两两放对。亦有好事之徒闲来有暇,研究两位剑修各以剑气雷音之法拼杀,究竟会是何种局面。经过一番推演,得出一个结论。只看谁人修为更加浑厚,飞剑更加凌厉,所发雷音剑气之多寡,决定胜负之机。

    果然凌冲与祁飞对阵,双方不约而同,使出剑气雷音的绝世手段,对拼剑气。但祁飞胜在手中有一口上佳飞剑,只消以真气催动剑中禁制,便可催生无数剑气伤敌,无形中占了十分便宜。凌冲瞧着他那口飞剑十分眼热,自家却是倒霉催的,好容易到手的还幽寒水,还作了人情送人,如此虽身怀法宝,却无一柄飞剑,可谓穷的叮当乱响。

    好在他自入道伊始,走的便是凝气成剑的路数,以自身真气凝结剑气,对真气质量要求极高,因此郭纯阳才会指点他将三十六天罡修炼圆满,如今其天罡真气密度大异常人,十分之浑厚,在剑修中可谓异数。真气凝剑终究比不得以五金之物或是天材地宝炼制的飞剑,但祁飞也非用飞剑攻敌,只借剑中禁制,催生剑气,说到底亦是气剑的路子。

    双方气剑交锋,只看谁人真气更加凝练。凌冲的洞虚剑诀早已炼罡圆满,只为道心不够圆融,这才迟迟不能凝结金丹,但真气密度远超同侪,祁飞虽是剑道天才,也只因天生六脉阴寒,修炼魔道剑术事半功倍,但所修剑诀并非绝顶,还比不得洞虚剑诀那般千变万化,剑气拼斗了十几招,渐有不支之感。

    比剑斗法,机缘、天象、功力、法器,等等因素缺一不可,环环相扣,一招棋差步步皆输。凌冲有机缘学得玄门最上乘剑诀,无形中就比祁飞高得多,这一点祁飞不认也得认,总不能让凌冲空有洞虚剑诀不用,非要用甚么沧浪剑诀等次一级的剑术罢?

    祁飞自出道以来,大小数百战,未尝一败。死在他剑下之人皆是玄魔两道年轻一代有数之辈,亦是杀出来的无边自信,其中未尝无有置之死地,反败为胜的经历,因此丝毫不曾惊慌,心念电转,已知自家薄弱之处,见对手始终以虚空凝气为剑,也知其想来并无趁手好剑,当下飞剑脱手,化为一抹电光,直刺凌冲面门!

    这一招如飞龙在天,神龙摆尾,玄妙而无雕琢之痕,正是攻敌之所必救。晦明童子幸灾乐祸道:“人家瞧透你的底细,欺负你没有趁手的飞剑了!”凌冲并未以剑气截杀,飞剑犀利,若是将自家剑气斩断,鼓勇而来,岂非自寻死路?足下一抹祥光运起,足不沾尘,已飘然退出十丈开外,用的却是一面太清符箓中的缩地成寸之法,唯有宝光闪烁,不曾露出符箓的根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