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七一 偷袭
    佘玉华也有自家打算,天欲教自身功法所限,女子修炼更为顺遂,门中长老大多是女子之身,阴盛阳衰。她的资质算不得上乘,在教中原本并无出头之机,但天可怜见,这几日居然接连出事,先是被教祖寄予厚望的鲛娇身死,还搭上了一位雪娘子。教祖大怒,派出两位元婴长老寻仇,又惹上了楞伽寺,辛苦修炼的元婴化身消散不说,连天欲教主都吃了大亏,败北而归。

    两位元婴真君非是等闲,就这么功力尽丧,天欲教本就人丁稀少,无疑更是雪上加霜。佘玉华敏感觉得,是自己发家的时候到了,四九重劫尚未降临,大明内乱不过是玄魔两道借机检验年轻弟子传人修为境界的磨刀石,在各派掌教长老看来,虽是小打小闹,却能瞧出哪位弟子身具潜质,值得花费大力气培养。

    天欲教根基浅薄,不敢轻易插手大明内部之争,只派了她来北方蛮国,保护蛮将,算是回报蛮国许多年来供奉之意。佘玉华将祁飞带在身边,平日百无聊赖,便以美色引诱,祁飞心肠如铁,生平唯剑,连那位柳姑娘也要瞠乎其后,何况是她?根本不为所动。

    佘玉华恨得牙痒痒的,还要指望他出手伤敌,只要采补几个金丹高手,再以真气反哺六欲阴魔化身,便有望凝结婴儿,跻身真君之境。媚笑道:“祁飞,还不出手?待会被吉达那厮先将玄门来人杀了,我们可就连汤也喝不上了!”

    祁飞瞧也不瞧她一眼,膝上长剑铮然鸣啸,连人带剑化为一道粲然剑光,直扑蛮军大营!他修成剑气雷音的上乘剑术,一道剑虹煌然大气,只是阴气森森,走的玄阴路数,非是纯阳一脉。

    剑气化虹,亦有雷声滚滚,如急火攻掠,数百里之遥瞬息即至!施展禁魂牌之人名唤吉达,本是蛮国人士,机缘巧合被噬魂道修士看中,带回门中,他资质只有中上,又生性木讷,选了排行第七的禁魂牌修炼。噬魂劫法太过诡异,他生性好强,只求精进,忍不住炼化他人元神,增厚修为。

    噬魂劫法十分邪异,炼化越多元神,修为境界越快,如饮鸩止渴,明知后患无穷,却不能自拔。吉达尝过个中滋味,更是沉溺不能自省,修为一日千里,短短十年功夫,从一位普通的蛮国少年一跃成为修成金丹的真人高手。但功力每进一层,所需炼化的元神越多,除却炼化修为深厚的修士元神,唯有大肆杀戮,以无数凡人生魂补足。

    这也是为何魔道唯恐天下不乱,几乎每一道法门皆要以生灵肉身性命修炼,若是天下天平,死的人少,魔道修士没了修炼炉鼎,功力便要退步许多,甚至有灭绝之危。此次靖王叛乱,背后亦有数派魔宗长老推波助澜,吉达大喜,当下携了本命法器下山,却不入大明,而是回到蛮国之中。

    修炼噬魂劫法多年,元神虽未分裂,但人性早已泯灭,吉达心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头第一个念想非是斩杀前来邀战的正道修士,而是炼化同族蛮兵的生魂。虽说凡人生魂万万比不得修士元神,但数万数十万蛮兵聚在一处,尽数炼化,总也及得上一两位金丹真人了。

    禁魂牌中禁制法诀偏重禁锢魂魄,吉达费了极大苦功,将这件法器修炼的三十二重禁制圆满,等同于自家修为,玉牌灵光一闪,蛮兵脑中一晕,魂魄便被摄走。无数生魂投入禁魂牌中,被禁制炼化为法力,等若魂飞魄散,再无一丝痕迹。

    禁魂牌眨眼间炼化上万生魂,一声雷响,化为数丈高下,牌上无数血色光华乱舞,离牌而起,在蛮兵头上轻轻一勾,便将其生魂勾了出来,带回牌中。偏生蛮兵军纪素严,主将出事,自要群起攻之,只要未接到军令,誓死不退。等到好容易挤到最前面,见同袍被勾了魂去,吓得肝胆俱裂,却再也逃脱不得。如此推搡拥挤,人浪交叠之下,禁魂牌宛如老饕,饱餐了一顿生魂。内中法力节节拔高,若非受制于吉达道行不曾突破,早就成为元婴级数的法器。

    商奇见这妖人在自家面前卖弄噬魂道法器,大怒喝道:“魔道妖人!”金丹斗转,张口吐出一道本命丹气,凝指掐诀,紫气化生神雷,劈面往禁魂牌上打去。这一道本命丹气非同小可,乃是他毕生苦功所化,以清虚道宗降魔神雷的手段施展,专克邪魔之道。神雷如一条灵蛇,蜿蜒游动,蛇尾游荡之间,妖氛魔气扫荡一空,禁魂牌上无数生魂怨灵浮现,齐齐大喝,一圈无形法力飞起,试图将紫气神雷抵挡在外。

    紫气神雷灵蛇微微一晃,一头钻入禁魂牌中,一声闷雷滚过,禁魂牌狠狠抖动几下,内中真气被紫气神雷打的涣散三分,无数阴魂魂飞湮灭。这口本命丹气商奇统共也没几口,平日珍逾性命,一击之下,便令禁魂牌伤了根本,威力可见一斑。

    商奇面色一白,他倒不在乎蛮兵死去多少,反正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但任由其炼化生魂,噬魂道法越来越强,便越难对付,喝道:“请两位师弟出手,共杀此獠!”话音未落,一道剑气如彗芒曳尾,流星坠地,直落下来。

    那剑气来势快绝,连商奇真人道行直到剑气盈眉,才有所察觉。这道剑气中剑意森寒,直指他眉心,意欲杀之而后快!商奇闷哼一声,罩身道袍忽的飞起一团紫气,云遮雾绕。那剑气正是祁飞所发,身剑合一,与那紫气一触即分,不愿再往里杀入,剑气凌空一转,指向乔淮清!

    那件法袍乃是秦拂宗所练,将自家一道浩然紫气神通封入其中,赠与商奇保命之用,没想到当真派上用场。若非自行护住,只怕方才那一剑万难躲过。商奇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暗中那人挑选战机太过精准,正是他本命丹气缺失,气机不畅的一瞬,就见一道剑虹,长有十丈,绕身而走,旋动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