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七零 剑痴祁飞
    通凌冲得了噬魂老人真传,可说世上除却噬魂老人转世的方有德之外,再无人能比他更精通噬魂道法。www就算如今的噬魂道宗主夺魂道人,虽能功参造化,但所学被噬魂老人动了手脚,亦不能与凌冲媲美。



    噬魂老人托庇于郭纯阳门下,居然转修起佛法,还得了普渡神僧允准,学全楞伽寺数门不传之秘,算是真正佛门中人。只是他宿孽太重,不能及时解脱,还要有数场劫难,因此这一世参悟佛法困难重重,如今也不过开了第七识,要想以佛法证得不灭金身,尚遥遥无期。



    郭纯阳这一招十分绝妙,噬魂老人算是死心塌地在太玄派中住下,传授凌冲噬魂劫法可谓实心实意,将所有精妙和盘托出。凌冲满脑子俱是噬魂真解的奥义,这门心法虽是魔道,但大道殊途同归,参悟此道,对太玄剑术亦有砥砺之功,算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凌冲囿于法力境界,不足以与夺魂道人争锋,但眼界见识却是十足的大宗师境界,这面禁魂牌一出,自然逃不过他的法眼。禁魂牌在噬魂道十大炼器法门中排行第七,算不得甚么高深法门。但有一桩妙处,能拘禁生魂,禁锢的神魂法力越高,禁魂牌威力便越大。



    若能将一位长生老祖的元神拘禁其中,这块禁魂牌怕是立成法宝,噬魂道中便曾出了一位弟子,靠着一面禁魂牌坑蒙拐骗,仗着鸿运齐天,居然将此宝修到待诏境界,几乎七十二重玄阴禁制圆满。可惜作孽太多,被无数正道高手联手打灭。



    那人未现肉身,以法器示人,看似神秘。凌冲却知此人必是修炼噬魂劫法不得法,肉身已亡,只余魂魄,没奈何与禁魂牌炼成一处。噬魂老人传给夺魂道人的法门不全,破绽极大。噬魂老人没安好心,拿夺魂道人做个靶子,试演自家所思法门。



    夺魂道人亦非等闲之辈,发觉法门有异,当机立断,趁噬魂老人闭关参法,施以暗算,打灭其肉身,逼得噬魂老人不得不转世避祸。这一去便是数世沉沦,险些堕于轮回,灵智湮灭。



    夺魂道人凭借残缺的噬魂劫法,亦自证道长生,这时噬魂劫法的弊端已然再也无法压制,只能学噬魂老人一般,肉身坐僵,元神入定,苦思补救之道。噬魂道两代掌教轻易不肯露面,门下弟子失了管束,自然飞扬跋扈,胡作非为。



    蛮军大阵之外数百里处,风吹草低,沙沙作响。一位女子身段婀娜,着一身绿裙,轻纱覆面,依稀可见薄纱之下倾城容颜。她赤着晶莹双足,不染纤尘,薄纱之下一点朱唇轻启,未语先笑:“吉达那厮果然把脑子练坏了,变成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囿于金丹境界百年,好容易得了机会,蛮国大军南下,有无数生魂可啖,就这么巴巴的跑来,可笑那蛮将还将他奉为上宾,只差没跪下来叫爷爷。却不知人家起先便打算吞尽这一支数十万蛮军的生魂炼法。”言罢格格娇笑不停。



    她身旁一位男子盘膝而坐,凝立虚空,双膝上横着一柄连鞘长剑,剑气森然,循着那人呼吸之间吞吐不定。此人面容端肃,不苟言笑,理也不理她。世上剑修只要能修炼罡气,莫不将飞剑炼成剑丸,存于穴窍之中,一来携带方便,二来剑丸游走穴窍,既能以剑气刺激经络运转,又能以真气反哺剑丸,乃是两利之举。但此人一身法力深湛,却老老实实将佩剑随身携带,并未收窍。



    那娇媚女子见剑修爱答不理的模样,美眸中闪过一丝怒,蓦地娇笑道:“我答应你只要助我采补几位玄门有根器的高手,喂养六欲神魔化身,自然会向师傅求情,放你那位柳妹妹出教。只是你成天摆一张臭脸,太也无趣,说不定本小姐临时变了主意呢!”



    那人双目微启,其声沙哑,说道:“佘玉华,我自然知道你的秉性,定会出尔反尔,但我不过金丹修为,一身剑术绝难胜过天欲教主,才不得不与你虚与委蛇。我助你擒捉玄门修士,亦想凭借自身剑术,会一会天下英豪。至于你食言而肥,大不了将你一剑杀了,我再想办法便是。”



    那女子佘玉华怒道:“祁飞!你敢杀我,难道不怕你那柳妹妹当真成了一位人尽可夫的荡妇,沉沦欲海,再也超拔不得?”见祁飞周身剑气蓦然升腾,杀机森寒,忙改口笑道:“你本是上好的练剑种子,可惜天生阴气大盛,压过阳气,修炼不得正道法门。若是被那些玄门伪君子见到,先要出手打杀了你,唯有修炼我玄法,非但事半功倍,还能得享长生。不若我求教祖开恩,许你入教,传授你上乘法门如何?”



    祁飞冷笑:“就算噬魂道与天尸教招揽于我,我还能姑且信之。你天欲教除却阴阳采战的下作法门,有剑诀剑术教我么?没得让人笑掉大牙!”佘玉华面铁青,祁飞之言可谓鞭辟入里,天欲教倡行采补之术,夺人精气是一等一的法门,但论攻坚破锐,就要逊太多。



    那祁飞是天生剑痴,只因经脉中阴气太盛,不合玄门纯阳路数,只能转投玄阴门户,但生平爱剑,只愿修习剑道。玄阴六派中,除却天欲教,其他五派皆有剑术传承,偏偏天欲教主走了取巧路数,以阴阳采战之术成道,不曾传下甚么凌厉剑术,难怪祁飞瞧不上。



    佘玉华哼了一声,冷冷道:“练剑练剑,早晚练死你!吉达那厮已与玄门高手交手,你随我去,记着,只需杀伤对手,不可取其性命,我还要留着采补!”祁飞不置可否,连鞘长剑霍然一声剑鸣,跳出剑匣二尺,寒光凛冽之极。



    佘玉华心头一寒,这祁飞确是剑道奇才,短短数十年凭着一部残缺不全的玄阴剑谱,居然修成金丹,还练就了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惊艳非常,手中长剑不知饱饮多少玄魔两道天才鲜血。幸好他有一位红颜知己,宿孽纠缠,这一世居然被天欲教网罗了去,收为弟子。



    祁飞单人独剑,要杀上天欲教救人,被天欲教一位法相长老轻描淡写一招击得重伤,狼狈而逃。被佘玉华瞧见,留了心思,寻上门来,助他疗伤痊愈,言道只要其听命于她,捉来有根器的少年修士供其采补,自然会向教祖求情,放了那位柳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