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六七 深夜刺杀
    乔淮清面有戚,摇头道:“淮安虽是我胞弟,但他的死因清虚道宗商奇师兄与神木岛岳秀师兄两人作保,确是咎由自取。乔某也不敢横生事端,免得伤了少阳与太玄两家和气。”



    沙通双手抱臂,冷笑道:“倒是个通情达理之辈。”凌冲面上一无表情,全无答话之意。乔淮清等了片刻,又道:“靖王造反,大明疆土各处狼烟四起,又有魔教高手搅风搅雨,暗中撺掇北方蛮国趁机南下,收渔人之利。本门派了我来,会同另一位师兄,前往蛮国,伺机诛杀统兵大将身边魔教高手。不知凌师弟可有兴趣,与我等一道。”



    话音方落,众人霍然抬头,见天边一道云气漂浮,沉沉荡荡,当是有人御气排风而来。乔淮清微微一笑,抬手发出一道剑气。那人见了信号,御气而落,哈哈一笑,见了凌冲笑道:“原来是凌师弟在此,也是郭掌教派来与我等一同动手的么?”



    此人凌冲亦是相识,正是清虚道宗长老萧拂宗门下弟子商奇,当年在白云观出手斩杀乔淮安,正是在场。四派聚首,商议惠帝水陆道场之事,彼时除却秦钧之外,商奇、岳秀与乔淮安俱对凌冲怀有敌意,自乔淮安身死,商奇与岳秀瞧出凌冲不好拿捏,未曾出手。



    凌冲笑道:“原来清虚道宗派的是商师兄,实不相瞒,小弟本是借道欲回大明,与乔师兄在此邂逅,并非要潜入蛮阵,刺杀魔教弟子。”商奇自然知道乔淮清与凌冲有杀弟之仇,将二人面平和,丝毫不像要动手的样子,心下狐疑:“杀弟之仇不共戴天,怎么乔淮清竟能忍耐的住?要是他动手,我倒可从旁相助,把凌冲这小子拍死在此处,以绝后患。”当年白云观中商奇便欲下手,凌冲与上官云珠结仇,自然恶了清虚道宗一脉,要是将他打杀,非但去了郭纯阳一位心爱弟子,还能讨好那位小师妹,岂非两全其美?



    紫府之中,晦明童子见了商奇一身清虚真气,恶狠狠道:“这厮是清虚道宗的弟子?干脆打死算了,也算先收回些利息!”太清门灭门,在轮回世界中道统不存,传闻就有清虚道宗在背后谋划,两派可谓仇深似海。凌冲沉吟道:“商奇是金丹真人,我可斗他不过,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乔淮清?要是你出手,我绝不阻拦便是。”



    晦明童子想了想,恨恨道:“你不是要匡扶社稷,平定天下么?就随他们去蛮国瞧瞧,等打杀了魔教高手,我再来炮制他们。”凌冲笑道:“看不出你倒是深明大义。正好随他们去蛮国见识一下魔教高手的法力神通。”当下说道:“两位若是深入蛮国,刺杀魔教弟子,便算我一个,也是修积外功的好事。”



    商奇大喜道:“师弟自告奋勇,自然最好。那蛮将身边听闻有魔教金丹级数高手坐镇,后顾无忧,才能安心调兵遣将,若是将其杀了,说不定蛮将心惊之下,就此退兵,免去一场兵乱!”



    凌冲嗤之以鼻,商奇晋入金丹之境已有百年,他师傅一向闲散惯了,不怎么操心徒弟破境之事,唯有自家打算。若能杀了凌冲,上官云珠必然大喜,以那位大小姐在门中地位,轻易便可求来一枚无上丹药,修成元婴指日可待。在此地见了凌冲已是意外之喜,本要立刻动手,但沙通一身法力浩瀚渊深,分明是元婴真君的修为,震慑的他不敢妄动。



    其实靖王之乱,蛮国肆虐,玄魔两道各方老祖、长老皆有下棋布手,大家心照不宣,相互只是试探,真正的大头还是日后的四九重劫。玄门长老要借此劫数淬炼道行,飞升仙界。魔门老祖则要借此良机,坏了对手修行,增长魔意,亦能飞升玄阴魔界。



    历次道家四九天劫,对玄魔两道而言,皆是巨大良机,过得去,一步登天,过不去,再也休提。商奇要去的蛮军兵营,听闻只有共有两位金丹高手坐镇,他特意向师傅讨要了一件上乘法器,只要凌冲进了蛮军大营,自有办法令他与两位魔教高手动手,那时便可浑水摸鱼。就算其身边有一位元婴级数真君坐镇,那件法器亦能罩得住。



    商议神思一转,笑道:“既然如此,事不宜迟,这便动身罢!”凌冲忽道:“沙兄不必和我们同去,且在雁门关压阵,免得又有甚么魔教高手一时兴起,学我等前来刺杀大明将领。”沙通眼珠在商奇与乔淮清面上一转,冷笑道:“真不要我去?”凌冲点头。沙通二话不说,借水遁便走。



    商奇不料沙通走的如此干脆,心下狂喜,面上却道:“凌师弟为何不让那位真君与我们一道去?”凌冲似笑非笑,说道:“有我等三人足矣,沙兄非是本门弟子,总不好随意差遣。”



    商奇心下一块大石落定,暗暗冷笑:“你自寻死路,可怪不得我手狠!”乔淮清沉默不语,似全不在意。凌冲也不以为意,当下三人各自动身,凌冲自是剑遁,一抹剑光幽然。乔淮清亦是剑遁,却五音杂呈,宛如仙乐。商奇周身云气包裹,却是正宗的气宗遁法,



    凌冲暗暗留神,见商奇大巧若拙,真气流动之间,别有玄妙,与剑修之道大不相同。晦明童子冷笑道:“清虚道宗的人心机诡诈,见利忘义,但所传道法确有几分精妙之处,你不妨好生瞧瞧,心中有数。”



    三人遁光极快,不过顿饭功夫,已来至一处蛮军大营,但见大帐连绵,军马长嘶,蛮兵往来巡逻,火把处处,照的四周如同白昼一般。大明素来将北方诸国称为蛮族,只因数千年前北方草原之上俱是放牧马羊的部族,相互征战不休,不识礼仪,野蛮而未开化。



    数千年以降,有魔教暗中扶持,传授种种知识道法,草原诸族底蕴已厚,懂得修建城池,冶炼兵器,每年皆会挑选根骨上佳的少年男女前去魔门学艺。凌冲见了大营布置,暗暗点头:“只看军营分布,可知统兵之人胸中确有沟壑,不可小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