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六二 雁门关大战 再遇陈建德
    二人算是患难之交,吵吵闹闹,倒也不嫌烦闷。沙通接连催促凌冲快走,凌冲不为所动,候了一时,忽有一道微光起自九国地域群山之中,瞬息万里,直投而来。凌冲不动声,头顶一道玄光冲出,迎上微光,裹挟着钻入紫府不见。沙通瞧那玄光魔气隐隐,不是好路数,眯了眯眼睛,却不曾发问。



    凌冲叹息一声,说道:“走罢!”向太玄峰拜了一拜,当先驾起剑光便走。沙通呵呵一笑,身化一条大河,亦步亦趋跟上。二人一路出了太玄剑派地界,往大明疆土而去。方有德果是信然守诺,七日之内将噬魂幡重新祭炼完毕,送了回来。凌冲闷头赶路,无暇潜心揣摩此宝究竟多了甚么妙用。



    二人一个剑遁、一个水遁,皆是上乘遁术,身形迅捷,不过数日已飞出西域地界。太玄剑派在轮回世界极西之地,距离大明有数十万里之遥,中间夹杂北方魔国疆土。二人遁光入了北方魔国境内,见万里草场,牛羊成群,寻常百姓放养牲畜,逐水草而居。又建起一座座高大城池,仿效大明建制,但别有一股苍凉风情。高官权势之辈高居庙堂,仿效大明官制,设宰辅将帅之职,统领百官兵马。



    北方魔国并非一国,有十几个大小朝国组成。每国之间为了牛羊财货、女子奴仆,连年征战不休。亦有部落蛮国艳羡大明中土人物华美、物资丰饶,每年纠结蛮兵,南下攻打。大明与蛮国交接之处,大多是天堑地壑,凡人难渡。唯有数出平坦路径,可供大军辎重通过,数千年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其中最大一处关隘唤作雁门关,城池宽大,经过历代修葺,十分恢弘,此处为扼守大明与诸蛮国第一要道,历年皆有大战爆发,关外茫茫草原几乎被鲜血浸染,牧草生长的分外茂盛。一遇秋冬之际,枯草衰黄,露出遍野白骨残甲。



    凌冲微微按落遁光,见草原之上各国厉兵秣马,集结兵将,汇成一处,正自不分昼夜攻打雁门关。他早知靖王与北方蛮国勾结,一旦发动叛乱,蛮国自会引兵南下,以为呼应。此事亦已转达张守正,事先派遣得力大将,加紧守防雁门关。果然靖王造反,蛮国趁机出兵,欲染指大明膏腴锦绣之地。



    两军排开大阵,在雁门关前交战正急。www草原蛮国亦有高明之士,所部阵势十分玄妙。北方蛮国世代奉行魔教,修炼魔门功法,高手层出不穷,大明有玄门七派暗中扶持,与蛮国争斗中亦是败多胜少,幸有雁门关天险,才不至被蛮国攻破边境,长驱直入。



    两军阵前,正有大将厮杀。大明这边一员虎将,身披重铠,手挺长枪,背插长剑,气势如虎。对手却是一员蛮将,身形如山,高壮非常,手使两柄大锤,锤头舞动,挂动风声,猛恶异常。



    凌冲见了那员大将,咦了一声,居然还是熟人,正是当年在京师之外无意中救下的陈建德。彼时瞧出这厮生有龙气,是个草莽王的前程,顺手救下,还传了他一手青龙罡气,滋养自身龙气。想不到数年不见,竟然混入雁门关之中,还做了大将。定睛一瞧,陈建德头顶一条长蛇飞起,蛇头处隐隐有两枚小角鼓出,却是成了气候,有了化龙之象。



    晦明童子道:“这厮果然有些运道,居然被他杀出一番局面。”凌冲点头,说道:“沙兄且容我耽搁些时日。”沙通见他神神秘秘,上次一别,凌冲不过刚练就罡气。此时再见,道行虽未突破境界,但一身气机沉潜混重,显是法力又有进境,还不至于算的“深不可测”,却也有些瞧不通透了。尤其那一道玄光、魔气,沙通心头总觉有些不妥,当下道:“也好,既然如此,我等便在此耽搁几日也无妨!”



    二人藏身云头,观瞧这一场大战。陈建德大喝一声,长枪抖动,枪缨大似冰盘,枪影幢幢,瞧不分明。沙通一见赞道:“此人与武道甚有悟性,若是得了传授,不出数年就能以武入道,自行跨入练气士之列!”



    蛮族大将亦不甘示弱,枪影晃眼,两柄大锤遮拦封挡,居然打出龙吟虎啸之声,与大枪碰撞,火星四溅。沙通妖类成道,更注锤炼肉身,当即道:“此人修炼的是魔教一门炼体之法,可惜只得皮毛,连周身穴窍也未练得通透。你们人族,虽是先天孱弱,但肉身暗合天地造化,一旦修行有成,威力无穷,又能不断繁衍,这才占据天地主角。”言下之意,十分艳羡。龙鲸一族有天龙与太古巨鲸血统,繁衍不易,往往数百年才有一个后代出世,沙通同族也不过十几个,年轻一辈资质禀赋唯他秀出,沙泷才寄予厚望。人族繁衍之速,各族皆难望其项背,若龙鲸一族亦能如此,不出万年,只怕九天仙阙也要易主了。



    陈建德与蛮将斗至十个回合开外,蓦地奇兵突出,长枪抖动,化成一条大龙,獠牙毕露,蛮将大惊,手底不免慢了几分,被龙头一口咬在前胸,跟着往上一昂,穿破喉咙,鲜血飞洒,眼见是不活了。



    陈建德一招毙敌,得意万分,哈哈狂笑。方才那一招正是脱胎自凌冲传授的青龙罡气一式变化,这几年他勤加修炼,进境神速,已至先天之境,一口真气周流六墟,刚柔如意。这一招牛刀小试,正是大显神威。



    陈建德拔出剑来,将蛮将一剑枭首,首级高举,叫道:“谁敢来战!”这一句大振士气,身后一干大明兵士轰然一声,刀枪并举,狂吼不止。一方蛮兵见了,心惊胆寒,噤若寒蝉。蛮国统兵大将甚通兵法,若无人能制这厮,军心不稳,不可再战,大吼一声,亲身出战!此人身高九尺,只披了一件法袍,手持一柄骨杖,也不答言,将骨杖一指,黑气喷涌,数十颗惨白骷髅飞出,口喷毒火,桀桀怪笑,猛扑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