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五九 问道噬魂
    凌冲摇头:“这倒不曾。闪舞小说网www”他虽修炼噬魂劫法,到底迫不得已,心头总有一丝清明,不肯轻易吞噬旁人元神法力。当年在金陵城中,也只将噬魂魔念遍洒,沾染了一干大员,不曾下毒手,便是这个道理。



    方有德幽然道:“修士元神往往与一身修为息息相关,元神壮大,修为便水涨船高。我前世初练噬魂劫法,都是元神连同真气修为一同吞噬,不拘好坏。到了后来,修为日高,才挑嘴起来,非得名门大派有数的传承弟子,才会下口。你若是吞噬过修士元神,便知那等美味实是从所未有。”语气之中满是诱惑之意。



    凌冲断然道:“我修炼噬魂劫法,只为平衡玄魔,运使阴阳,绝不会轻易吞噬旁人元神,造此大孽。”方有德循循善诱:“若是对手是你强敌,又或是大奸大恶之辈,以你的那点儒道胸襟,将之炼化也无伤大雅不是!”



    凌冲暗道一声厉害,不愧为积年老魔,魔眼如炬,一眼瞧出他是以儒门心法淬炼道心,儒家素有“以直报怨”之说,若对方是仇家又或大奸大恶之辈,用噬魂劫法将之炼化确然无伤大雅,苦笑一声:“方兄莫要引动我之心魔。www非到万不得已,我不会炼化别人元神,若是做了也绝无后悔!”心头一动,恍然叫道:“方兄诓我了!以你的见识修为,岂会连些许办法也想不到?至少压制心魔走火的便宜法门定是有的!”



    方有德哈哈大笑:“老弟念头转的倒快!且让我瞧瞧你的噬魂劫法修炼的如何?”凌冲心头一动,阴神怀抱噬魂魔幡自眉心走出,迎风化为一人高下,眉分五彩,面有七,望去威风八面。



    方有德瞧了一眼,点头道:“不错,以玄霜阴煞凝煞,根基牢固,又修成了噬魂曼荼罗,分化七情魔念。我在你这等年岁,可无你这般修为。”伸手一指,噬魂幡脱手而出,落在其掌中,说道:我所思的方便法门便是这一道噬魂幡了。当年我前世苦思良久,也寻不出甚么有用法门,索性便阅玄魔两家典籍,历时十年,终于被我寻到了法子。就是以器修之法,祭炼法器,以之容纳吞噬的元神精气,若有真气反噬,则弃之而去,不伤根本。此为权宜之计,我前世正要将此法完善,就被夺魂道人暗算,同时玄阴元神旧伤发作,不得已堕入轮回,至今方苏。



    凌冲沉吟道:“器修法门果然玄妙,只是这杆噬魂幡祭炼太过艰难,耽搁了正经修为进境。我也是杀了弃道人,夺了他手中这杆魔幡,才算省却一番祭炼之功。”弃道人得了噬魂幡法门,花费百年苦功,才算初步成型,被凌冲杀人夺宝,为他做了嫁衣裳,死的憋屈之极。其中亦有噬魂老人之算计,舍弃弃道人,成全凌冲。



    凌冲也曾下苦功祭炼此宝,方知魔幡法门精妙,不输任何一家道法。但噬魂幡这等本命法器,一是祭炼艰难,太耗功夫,二是一旦化为本命法器,与元神相连,轻易舍却不得。若依方有德之说,只将噬魂幡当成一件替身,不用即弃,势必不能用作本命法器。噬魂老人想到噬魂幡法门,本是一大突破,极有可能弥补噬魂劫法漏洞,可惜被夺魂道人打断,未能完善。



    凌冲问道:“方兄这几年可曾将噬魂幡法门完善?”方有德摇头道:“噬魂幡法门我也有几分构思,还未成熟。再过些时日,当有定论。如今轮回世界中唯有你我知晓噬魂劫法之道,亦可切磋一番,以为助益。”



    凌冲奇道:“噬魂道中不是尽多修炼噬魂劫法之辈么?”方有德冷笑道:“彼等狼子野心,我又岂会如此好心,将正本法门传下?就算夺魂道人所练噬魂法,亦是我改换之后方才传授。他也发觉此事,忍耐不得,这才铤而走险,暗算于我。”



    凌冲点头道:“这便是了,我若是夺魂道人,知道自家法门有极大缺陷,生死操于人手,也要忍不住铤而走险的。方兄前世是打算有朝一日将噬魂道所有弟子全数吞了,成全你自家的道行罢?”方有德哈哈一笑,全不作答。



    晦明童子现身出来,撇嘴道:“这魔头是要将门下弟子如养蛊一般,最后尽数吞噬成全自己。用心歹毒,不愧魔道之辈!”他是玄门出身,又自功候圆满,自忖不惧噬魂老人转世之身,因此口无遮拦,十分刺耳。



    方有德瞄了他一眼,啧啧道:“果是天生的奇葩!祭炼你的法门十分奇妙,乃是符道之中最高成就。能扭转生死,纵贯阴阳,只可惜此法脱胎自阴阳之气,亦受阴阳之气克制。尹济将你安插在凌老弟身边,怕是要窥探阴阳之气的奥妙罢!”



    晦明童子涨红了脸,分辨道:“放屁!小爷已被凌冲炼化,算是他的法宝,岂会背叛?就算尹济来了,也不能命我反叛!你这魔头,开口闭口就要挑拨我们主仆之义,当真其心可诛!”方有德悠然道:“你也知与凌冲是主仆之义,我与你的主子论道,何时轮到你这小小仆从插口了?”噬魂老人前世便是玄阴老祖级数,统领魔道与玄门分庭抗礼,丝毫不落下风。晦明童子元灵成就区区千年,心机手段哪里是他的对手?几句话抢白,就有些气急败坏了。



    凌冲看不过眼,说道:“方兄何苦为难晦明?我与晦明是生死之情,日后大道之途多要靠他扶持。就莫要出言挑拨了。”方有德对凌冲显是另眼看待,态度十分的不同,立时笑道:法宝之物,一旦生了灵智,孤傲非常,设非将之祭炼,不然极难使动。老哥帮你提点他几句,免得日后尾大不掉,你指使不动,岂不是尴尬?



    凌冲哈哈一笑,问道:“小弟此来是要求问噬魂劫法的秘奥,我虽得了噬魂真解,剑术倒还在行。魔道法门一窍不通,还望方兄教我。”起身一礼,却是问道的姿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