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五零 空桑上人 虚空种子
    凌冲阴神归位,噬魂幡恢复法器之状,一并飞入肉身紫府,围着阴神旋飞不定。噬魂幡上一尊旱魃分身狰狞显形,自头至踵,一道刀痕显现,将这具待诏境界的大妖魔一劈为二,被凌冲以噬魂真气勉强黏在一处。

    阳神见旱魃千疮百孔的惨相,叹息一声:“为了挑动阴若,却折了这尊分身,也不知是福是祸。”自入大明帝陵以来,凌冲得力于这尊分身不少,猝然失去,尚有几分不舍。好在晦明童子不日冲破法宝境界,倒也是一桩喜事。虚空光华闪烁,挪移星河,凌冲以噬魂劫法定住自家元神,倒也无甚么不适。

    忽有一线微光穿破虚空,照入凌冲紫府,一道人形显化,却是道人打扮,大袖飘飘,古风盎然。晦明童子本在拼命炼化魔气,见了有人以法力投影而入,大喝一声,分出一道纯阳禁制,化为一面面盆大小符箓,横在凌冲阳神之前,满是戒备之意。

    那道人抖了抖袍袖,呵呵一笑,说道:“小童子莫要惊惶,我只是来瞧瞧小道友的。”凌冲定了定神,试探道:“前辈莫非是空桑上人?”老道笑道:“小道友眼光不差,我正是空桑。这尊幻影分身是我以法力凝聚,我之真身此刻还远在亿万星辰之外。”

    这尊投影化身法力澎湃,足有待诏境界,且与身外虚空隐隐相合,做不得假,当是空桑上人当面。凌冲稽首一礼,问道:“老祖何来?”空桑上人乃是上古金仙级别的人物,一身虚空神通造诣非凡,就算尹济祖师也要矮过一头,礼数不可废,执弟子之礼。

    空桑上人笑道:“无他,此来是与小道友闲聊几句,结个善缘。”凌冲对晦明童子道:“晦明可专心修炼,若是空桑老祖要害我,谁也阻拦不得。”空桑上人是玄门金仙老祖,要对凌冲不利,总有万般手段,晦明童子就算法力圆满,也远非对手,倒不如光棍一些,还显得心胸坦荡。

    晦明童子不答,法力所化符箓旋飞更急,显是对空桑上人投影分身忌惮。空桑上人也不以为意,只作不见,笑道:“此界离小道友出身之轮回世界算是不愿,只隔了数颗星辰,若你修成纯阳,能横渡虚空,只消数十年便可到达。若是修有特异法门,天涯咫尺,自然更快。”

    凌冲咋舌道:“纯阳老祖的境界,也要数十年方能到达晚辈出身世界么?为何上人称之为轮回世界?”空桑上人笑道:“此事关乎上古一个绝大隐秘,你日后自知。我也不来饶舌,如今无论九天仙阙与玄阴魔界,无数大能目光皆注视轮回世界。除却道家四九重劫,尚有数场魔劫降临。我是方外之人,也无甚么贪念,懒得插手轮回世界之事。但小道友居然身怀阴阳之气,非要见上一面,结个善缘不可。”

    他絮絮叨叨,一路说下:“我费了好大气力,数万年来在周天万界布置了许多机关后手,如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今终于有一处派上用场。天星界生灵与天魔之争,也算不得甚么,至于最后有人出手,打杀玄阴老祖,其来历小道友心所深知,也不必我来饶舌。今日此来,是为了小道友通过我之考验,特来奉上些许礼物。”

    凌冲眼珠一转,笑道:“老祖好意晚辈心领,只是地星界天魔是因外人出手,才至退却,算不得晚辈之功。所谓无功不受禄,不敢受老祖赏赐。”无事献殷勤,地星界天魔魔潮退却,并非凌冲出力之功,空桑上人不惜耗费法力投影而来,巴巴的送来薄礼,怎么想都有破绽,他可不愿为了一时贪念,以至万劫不复。

    空桑上人笑道:“小道友果然心思缜密,我的这份薄礼确非白给,我有一事远在多年之后,须要有人帮手,今日结下善缘,他年方可请动小道友出手。”凌冲笑道:“老祖说笑了,晚辈这点微末修为,岂敢插手老祖之事?老祖吹口气,晚辈便要灰灰了去了。”空桑上人是何等身份修为?连他都觉棘手之事,凭凌冲只比蝼蚁强的有限的法力,怎敢冒然插手?简直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空桑上人道:“小道友莫急,且听我道完。那件事关乎我毕生成败,万万大意不得。数万载以来,亦是遍寻星河,求访臂助,所幸另有几位道友慨然允诺,事起必来助拳。以小道友所修剑诀,就算成就长生,也无力掺和此事。但有了阴阳之气就不一样,再修成纯阳境界法力,就有几分落子之力了。那事太过凶险,我许小道友届时若力有不逮,可抽身而退,绝不勉强,事后无论成败,亦不会对小道友有甚妨害。”

    凌冲正要婉拒,晦明童子忽然叫道:“兀那道人!凭你说的天花乱坠,且将那薄礼拿出来瞧瞧,值不值我等为你卖命!”这厮向来占尽便宜,心气又极窄,见了好物事便挪不动脚,暗想:“就算你是玄门老祖,本童子九天仙阙中也有靠山,先瞧瞧是甚么妙物,大不了先花言巧语到手,占了便宜再说。”仗着九天仙阙中尹济祖师的威名,这初生牛犊倒也不甚惧怕空桑上人这位玄门上古金仙。

    凌冲大急,暗骂晦明童子不晓事,空桑上人这等老祖级数人物岂能轻易答允?无奈话已出口,不好出尔反尔。空桑上人笑道:“我是何等身份?自是好物,更妙者此物与小道友所修道法乃是绝配,若得此物,起码省却千年苦功!”

    这下凌冲也有些意动,空桑上人这等老祖,自不会口出诳语,问道:“晚辈的根本道法乃是一门洞虚剑诀,在老祖瞧来,自是不值一哂。敢问老祖有何宝能助晚辈修行?”

    空桑老祖哈哈一笑,伸出一根手指,指尖之上略有光华,凌冲运足目力瞧去,却见光华之中似有一物,恰似一粒细砂,只是五色斑斓,瞧来十分神异。晦明童子见了,大叫一声:“虚空种子!好大手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