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四九 返回彼方世界
    凌冲也是豁达之辈,想了想,说道:“也罢,正要借你之手,护持我之道途!”阳神轰然爆散,化为无数念头,一阵阳风吹过,尽数投入神符宝光之中。晦明童子也不抗拒,反而放开核心禁制,任由凌冲祭炼。

    凌冲念头翻翻滚滚,绕过无数符箓、符线、符阵,眼前一亮,来至神符最为核心之处,四面茫茫,但有无穷黑白生死之气流转不定,生死之气是晦明童子以周天正气与阴死气魔魔气合练而成,仿效先天阴阳之气,但神妙远有不及。凌冲见了,忽然福至心灵,念头发动,阴阳之气飞来,一头撞入核心禁制之中。

    凌冲阳神倒也罢了,本是自家主人,但阴阳之气这等异种真气进入核心禁制,对法宝而言乃是极大隐患,晦明童子忍住不动,任由凌冲施为。凌冲阳神一指,阴阳之气飞出,不断吞吸黑白生死气。他之前曾以阴阳之气纯炼星光,经验颇丰,见了生死气,心念一动,若以阴阳之气刷过一遍,使之更为精纯,对晦明童子当有无穷好处。

    这一记歪打正着,阴阳之气刷动万物,返归先天,化生阴阳,但有人操控,则能去除杂质,使真气更为精纯。生死气是晦明神符核心所在,存者寥寥,但坚凝到了极处,本是炼无可炼,偏偏阴阳之气乃万物之物,大道之源,天生克制生死气,一经刷动,生死气看似坚固,一刷便化。

    阳神指挥阴阳之气精炼生死气,越刷越快,数个时辰之后,已将所有生死气尽数纯炼一遍,更见精纯。晦明童子大叫:“好舒服!阴阳之气果然是好东西!如今我可再修成一道纯阳禁制了也!”话音抖动,无数生死气陡然相合,化为四道宝光,旋绕不止,却是四道纯阳级数禁制,每一道强大非常,比宿苍子、无垢子之流所修,功力还要浑厚数倍。

    纯阳禁制威力各人不同,要看道诀高下、真气精纯如何,生死晦明神符法高出宿苍子、无垢子法诀何止数倍,区区四道禁制,威力却能与吞星这等积年老魔一较高下。四道禁制中,三道为早已修成,最后一道却是新近成就,凌冲就选了这道新得禁制加以祭炼。

    再过数个时辰,一团神符灵光不断吞吐阴死魔气,阴死气魔一尊魔躯纵然真气满溢,无奈晦明童子亦是法宝级数,越吞威力越大,此消彼长之下,魔躯渐渐缩水,魔气眼见干涸,晦明神符却越加通透璀璨,符文演化,似有大千星河之妙,参尽造化之机。

    晦明童子十分精明,有意控制了宝光,不令透出凌冲紫府之外,外界全无异象,瞧不出一件符箓法宝正自修成。无数念头霍然自神符宝光中飞出,化为凌冲阳神,比先前缩水了三四分,却是将许多念头留在晦明童子核心禁制之中,继续祭炼。

    祭炼法宝,纵是法宝元灵配合,以纯阳真仙之辈法力,也要耗费数百年苦功,何况凌冲不过是小小的炼罡修士,连金丹也未修成,更是望尘莫及。好在晦明童子倾心配合,总算在其核心禁制中留下自生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法力烙印,再驱动神符,便少了许多滞涩。

    生死符宝光越发晶亮,气势如海上潮生,大浪迭起,节节拔高,气势鼓荡之下,已有了纯阳老祖的威风,幸好凌冲已将神符核心禁制草草祭炼,法宝气势涌到阳神四周,宛如清风拂面,飘荡开去,丝毫伤他不得。

    凌冲见魔躯渐小,魔气已不足先前三成,知再有几日晦明童子便能完全炼化,成就真仙级数,心思大定,忽然心头悸动,忙将阳神归位,肉身启目,见赵乘风面色凝重,问道:“赵师兄,是空桑老祖么?”

    赵乘风点头道:“不错,地星界玄阴老祖大败,天魔魔潮不解自解,我等修士的考验算是通过,但此事是由那位神秘老祖出手,打杀阴死气魔,不知空桑上人要如何评判。两界之事已了,空桑老祖会动用法力,将一干修士送回彼方世界。我与凤兮和元庆奉掌教之命,留在此界,辅佐宿苍前辈。就由师弟一人回转,掌教师叔命师弟回山参拜。”

    凌冲叹道:“小弟早想回山拜见掌教师尊,如此正好。就辛苦师兄与两位师侄在此界逗留了。”郭纯阳如此安排,摆明是要学少阳剑派,将天星界纳入掌中,只不知还有多少后手。神秘老祖出手,震慑的极天宫不敢妄动,正是太玄剑派渗入的好机会。只要宿苍子与无垢子联手,浩光道人便奈何不得,赵乘风等人留在此处,也无性命之忧。

    宿苍子笑道:“凌小友放心,赵道友在此,老道必保他们安然无恙!何时凌小友再来,老道必扫榻以待!”凌冲慨然赠送还幽寒水,宿苍子又拔除了多年痼疾,正是大展拳脚之时,就冲还幽寒水这件宝物,也不好意思令赵乘风三个受甚么委屈。再者宿苍子也不傻,太玄剑派摆明是高门大户,正可借此机会结好,总有无穷好处便是。

    凌冲正要答言,身畔一道毫光起处,兜头一罩,已自无踪。赵乘风三人身畔亦有毫光亮起,其手指处,一道剑光飞出,迎着毫光一照,已将之闭散开去。与此同时,方凝姐弟、杨天琪、龙宫三太子、曹靖、萧厉,赫连锋与严亢等彼方世界来客身畔皆有虚空之光亮起,轻轻一吸,众人抗拒不得,各自消散无踪!

    浩光道人目送杨天琪携了金光老祖消失,面上古井不波。长舟道人问道:“恩师,此次被那位神秘老祖坏了大事,该当如何?”老道捻须冷笑:“还能如何,闭门思过,静观其变!等本宗掌教师弟再作定夺!”无垢子待方凝姐弟走后,呵呵笑道:“有趣,看来彼方世界要比天星界有趣的多。老道也想去瞧瞧了!”

    吞星老魔身受重伤,躲入一处小世界疗伤,怒发欲狂,正要对曹靖两个用刑逼问星宿魔宗法诀,却被虚空光华救走二人,拦阻不及,更是郁怒攻心。阴若在凌冲阴神中种了一记刀气,不怕其乱跑,待匆匆逃命,再要寻其下落,却怎么也寻不到,冷笑自语:“中了我一记刀气,总有一日要乖乖回来,听我摆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