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四八 祭炼核心禁制
    凌冲一面观瞧生死符全貌,一面咂舌赞叹。阴死气魔魔躯蕴含的魔气太过精纯,相比之前他所见的血河真气、天尸教都要高等太多,引得他也有几分垂涎。有阴阳之气在身,连生死符都是仿效阴阳之气所创,自也能炼化魔气,心念一动,丹田中一团阴阳之气陡然飞起,落入紫府,对着无边魔气鲸吞海吸,亦自炼化起来。

    阴阳之气被凌冲借着人道光辉之力,打入一个念头,虽远不能如臂使指,却也有几分操控之力,以往阴阳之气炼化魔气必要阴阳平衡,有魔气便要有正气,他心念一动,说道:“请前辈放开贵派大阵,助晚辈吸纳天罡正气!”方才阴死气魔魔躯投入凌冲紫府,是宿苍子亲见,心知有异,二话不说,撤去大阵阵势,又做法招引天罡大气垂落,化为九天银河,如瀑直落。

    凌冲一声长啸,飞起半空,尽情接纳九天罡气。众人抬眼望去,见天罡之气如棉如絮、如雪如霜,竟是凝固之形,此是宿苍子以纯阳法力,强行将九天罡气提纯压缩,省却凌冲精炼的苦功。片片天罡如雪,被凌冲炼化,消散不见。纯阳老祖亲手提炼罡气,自是非同小可,片刻之间,已有堪比数十位炼罡修士全身法力的罡气被凌冲炼化。

    凤兮郡主与李元庆亦开始着手尝试炼化罡气,但其等修为有限,不敢太过放肆,只能小心谨慎,一点点采炼罡气。见凌冲这般牛嚼牡丹,全无不适之态,登时大惊失色。赵乘风不知凌冲有阴阳之气在身,见凌冲此时才炼化罡气,满心疑虑:“凌师弟的境界分明已过炼罡,只还未修成金丹,为何今日忽然又要修炼罡气?他采炼罡气倒也罢了,却不分种类,不论好坏,照单全收,炼罡唯纯的道理难道掌教师叔不曾教导过他么?”

    他却不知阴阳之气的奥妙,熔炼万物而为阴本不拘何种罡气,只要有真阳之性,能纯化魔气便可。再者凌冲修炼的洞虚剑诀,本就将三十六天罡修炼个遍,可谓生冷不忌,来者不拘。

    无量罡气入体,涌入阴阳之气中,再与魔气相合,化去各自阳性、魔性,补益这团后天第一真气。阴阳之气历经数次蜕变,凝实非常,有天罡之气与魔气滋养,却不在扩张,反而沉潜许多,凌冲有念头在其中,只觉这团神秘之极的真气越来越是深沉,似乎到了某个临界之点,要生出另一种玄妙变化,但空等了半日,全无异状,似乎欠缺了甚么最为关键的契机。

    凌冲对这团阴阳之气十分好奇,但有自知之明,修成阴阳之气也只机缘巧合,若用全幅心思研究,未免得不偿失,还是自家修炼的剑诀来的踏实,见其突破不得,也就不为己甚,不再炼化罡气魔气。宿苍子心有所感,将手一拂,天罡之气消散,大阵亦自遮掩起来。

    凌冲算了算,他炼化的魔气只当于阴死气魔魔躯的十分之一,已撑得饱胀,阴阳之气再经炼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化,比之前坚实了数倍,内中阴阳之气流转更见灵活,一刷之下,威力竟相当于一件六七阶的法器,堪比数位金丹修士联手。法力与神通威力大小,全在其中祭炼的禁制如何,阴阳之气通体并无禁制,但威力丝毫不比其他法器弱了,显是这一团后天第一真气别有玄妙,只是凌冲如今还不能发挥其真正威力而已。

    凌冲收了阵势,趁机揩油,大赚一笔,心满意足,再看晦明童子,正炼化的舒爽。一枚硕大无朋的生死晦明神符之上,符线游走,符意凛然,为了炼化魔气,可谓拼了老命。晦明童子灵识早生,空有境界,却无法力支撑,只要修成纯阳级数法力,立成真仙老祖,堪比天仙。尤其他的生死晦明阴阳神符之法,更是符道中顶尖之术,天生高过许多玄门传承,若是同级相斗,就算金光老祖、伏魔金剑这等以杀伐犀利著称的飞剑法宝,也非是对手。

    晦明童子敞开肚皮,炼化魔气,无数玄阴真气翻翻滚滚落入神符禁制之中,一道道符线次第亮起,一枚枚符窍自生风云,竟有龙虎之状,龙吟虎啸,阴阳,玄妙到了极处。待到后来,整个神符被灵烟包裹,旋转不定,恍如涡流,无论多少魔气投入,皆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神符宝光之上,晦明童子现出身形,依旧是身披兜肚,露出两半小屁股,白白嫩嫩,却掩不住满面喜色,今日终于求得圆满,焉能不喜?见了凌冲阳神,犹豫一下,忽然喝道:“凌小子!此是大好机会,快分出念头,融入我核心禁制之中!”

    一件法宝的核心禁制乃是重中之重,非但包含了根本祭炼法诀,元灵亦栖息其中,若是被人祭炼,除非主人身亡,终身不得反叛,要为人所用。晦明童子之意,是要凌冲完全祭炼核心禁制,自此一人一宝,生死相随,再也不可分离。先前在灵江遗府,凌冲误打误撞,以太真御神甘露灵符祭炼了虚空锁链,后晦明童子出世,为了发泄怨愤,将虚空锁链吞噬炼化,就此凌冲法力深入其体内,但也只相当于粗粗祭炼,若是晦明童子愿意,随时可将凌冲法力废去,重获自由之身。

    只是晦明童子受了尹济祖师之命,辅佐有缘之人,再立太清道统,因此一路追随,一人一宝亦师亦友,嬉笑怒骂,虽然气愤凌冲始终不肯专心修炼符道,却也不曾生出二心。凌冲听闻,笑道:“有一件法宝虽好,但平心而论,我若是法宝元灵,断不愿多出一个主子,还是莫要祭炼的好。我若要法宝,大不了自家祭炼便是,你趁机机会,重获自由之身,岂不是好?”

    晦明童子目中露出感动之色,叫道:“你好不晓事!我奉了尹济那厮之命,非要你重立太清道统不可,你修道之途正多魔难,若无我护持,绝难到达彼岸,得享长生,还犹豫怎地?大不了你修成纯阳,再放我走脱,此时还婆婆妈妈作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