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四五 宙光真水 元神沉沦
    杨天琪正在宫中静候,忽见浩光老道颇有些气急败坏而来,忙问:“师伯,如何了?”浩光老道冷笑道:“我和你父亲都上了别人的恶当了!你莫要多问,速速传我法旨,将护宫大阵尽数激发,莫要迟疑!”杨天琪不敢怠慢,忙去传命开启护宫大阵。浩光道人冷笑自语:“那厮精通太清符术,定了奉了尹济之命,潜伏在天星界中。嘿嘿,数千年来以玄阴老祖面目示人,果然好手段。居然不声不响修成了这般法力,老道可万万不是对手。”第四位玄阴老祖竟能施展太清符术,必是用了甚么诡异的法力,冒充魔道高人,其神通境界当真超越纯阳之上,浩光道人也自叹不如,不敢先发制人,且将护宫大阵开启,静观待变,若是那厮杀上宫来,大不了带了弟子法宝出逃彼方世界,寻少阳剑派掌教长老再作商议。

    阴死气魔被斩虚定魂符定住元神魔躯,丝毫动弹不得。浩光道人与阴若双双离去,只剩无垢子与元元和尚两位老祖,面面相觑,呆立当场,实在不明所以,先是神秘之极的第四位玄阴老祖操控了宿苍子元神法力,竟然施展出玄门符术,玄阴老祖精通纯阳道法,无垢子只觉脑子有些不够用,呆呆望着那一道巨大符箓将阴死气魔死死压制,不知下一步要如何炮制。

    晦明童子小嘴一撇,哼道:“斩虚定魂符最大的功用是将敌人元神抽离出来,捏圆捏扁则全凭自家心意。那厮定住阴死气魔,怕是打的这个主意。”果然硕大符箓宝光大作,阴死气魔动弹不得,空自愤怒嘶喊,被宝光一照,魔躯渐渐缩小,被一股大力牵引,往符箓中飞去。

    阴死气魔眼见自家必然无幸,落入那人手中不知被如何炮制,动了天生凶性,蓦地引动魔躯魔气,愤然震碎苦修的一道玄阴禁制。玄阴老祖一身法力寄托玄阴禁制之上,一旦崩散,毕生法力尽付流水,连境界也要跌落。核心禁制一般存于元神之中,阴死气魔存了拼命之心,硬生生震碎一道玄阴禁制,借了法力震动,将元神遁出。就见一团玄妙幽影脱离了死气魔躯,星驰电掣一般向域外虚空逃遁!

    阴死气魔也不傻,出手那厮法力高出其太多,根本不是对手,好容易元神脱逃,裹住余下几道玄阴禁制,不投地星界,反向星河逃窜,只要能摆脱追杀,再修炼个千年,还能将法力练回来,若是被对头擒捉,可就万事休矣。

    这老魔头应变之速,心思之狠,手段之果决,连无垢子也大起佩服之心,也对那位暗中出手之辈忌惮到了极点。生生将一位玄阴老祖逼得不得不震破法力,遁出元神,那一位的手段可谓通天狠辣,若是转头对付自己,怕是要与阴死气魔落得一般下场。他与元元和尚对望一眼,瞧明白对方心意,还是先走为妙。至于被夺舍操控的宿苍子,二人可没那个胆量去解救,还是他自家自求多福罢。

    两位纯阳老祖亦自扭头便走。地星界本是热闹非常,长生老祖如赶集一般来去斗法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忽然走的干干净净,只剩一个宿苍子,还身不由自,外加阴死气魔的一副魔躯,已是无知无觉。

    阴死气魔元神遁出,不敢耽搁,元神急如星火,足有七音之速,比之凌冲的剑气雷音可要快上太多,直逼先天血神的血神遁法。晦明童子幸灾乐祸道:“那厮费了许多功夫,结果却让阴死气魔的元神逃了,正是功亏一篑!”正说笑间,天星界中忽起风云,这一次非是意识出游,而是实实在在的通天法力运转,一道灵水透土而出,波色斑斓,搅动满天气象。

    凌冲只瞧了一眼,便双目刺痛,元神不稳,心下也起了一股警兆,忙别过头去,不敢再看。心有余悸之下,细细回味方才所见景象,那道灵水似有千万中颜色,绚烂非常,但定神再想,似乎又别无他色,单调的紧,只觉时空错乱,连元神念头运转也变得空幽起来。

    晦明童子一声断喝:“还不醒来!”凌冲一个激灵,阳神回魂,叫道:“好险!”晦明童子冷冷道:“当真好险,你这点修为也敢盯着宙光真水乱瞧?”凌冲奇道:“那便是宙光真水么?果然厉害!”晦明童子没好气道:“扭转时空,贯穿古今未来,为七大真水中最为玄妙者,你说厉不厉害?若非那厮天生有这般神通,尹济当年也不会瞧上她!”

    晦明童子始终未说暗中出手之辈的名讳,凌冲虽已猜到七八分,但其中曲折委实难以索解,也就不敢直呼其名,摇头道:“宙光真水一出,阴死气魔再无翻身余地了。”

    果然如他所言,那一条宙光真水显现,凌空一转,视虚空如坦途,就在阴死气魔元神之前将之截住。阴死气魔本已逃出地星界,几乎就差一步遁入茫茫星河,却被一条波澜大河迎头阻拦,想也未想,又将一道玄阴禁制生生鼓爆!无穷法力夹杂魔气死气,一发冲入宙光真水长河之中。元神紧随其后,只等将宙光真水冲出一道豁口,再夺路而逃。

    却见无穷法力与魔气死气还未冲入宙光真水,宙光长河光华闪得一闪,法力魔气渐次凝结,片刻之间竟又复原成一道完好无损的玄阴禁制,阴死气魔固然目瞪口呆,长河一卷,将其元神吞入,连个浪花都未起,就此沉沦其中,连带那一道玄阴禁制也一并吞了。

    宙光长河再一扭,已穿破天星界天罡大气,投入地心不见。短短数息光阴,阴死气魔元神已自束手被擒,无丝毫反抗余地,尤其本已爆散的法力,在宙光真水神妙之下,竟然又自复原,众位长生老祖瞧到这一幕,回想阴死气魔沉沦宙光真水之中的惨相,皆是不寒而栗。

    越是得道长生,越知其中不易,不知要历经多少困苦,得多少机缘,方能走到这一步,反而最是贪生怕生,唯恐劫数临头,毕生苦功做了画饼,元神沉沦,再度堕入轮回,不得脱出。阴死气魔的下场恰恰最是凄惨不过,连浩光老道那等古井无波的道心,也自倒吸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