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三一 吞星出手
    依凌冲所言,浩光老道使得驱虎吞狼之法,环环相扣,最先发端便是阴死气魔与阴若合力重创宿苍子,若宿苍子真死于两位老魔之手,之后便有无穷手段纠结天星界之力,倒翻地星界,将个个天魔族群一一抹去,独霸两界。·阴若本就多疑,循着凌冲所说一路发散下去,越想越觉可能。

    凌冲也不多言,点到为止,以阴若性子定会将这道大阴谋其余部分自行补齐,果然这位老魔面色数变,忽然屈指一弹,一道细碎刀光飞出,一闪没入凌冲紫府。凌冲的阴神化身不过凝煞修为,在阴若面前绝无半分抵抗之力,索性不挡不防,任由刀光入体。那刀光入得紫府,高悬与阴神之上,刀意凛凛,流转不休,似乎随时要斩落下来。

    阴若冷笑一声:“你这小子一看就是奸诈之辈,老祖在你元神中下了一道禁制,只要心念一动,就能令你形神俱灭……咦?不对!你神魂不全,被人用霸道手段将元神裁剪了一番,这具身躯亦是法器所化,倒也有趣!”阴若虽非神魂方面的大行家,到底是玄阴老祖,刀光入神,蓦然惊觉凌冲竟是神魂不全,一般生灵若是如此,早就疯癫而死,但他还活蹦乱跳,足见出手之人乃是操控神魂的大行家,强行分裂元神,却又互不干扰。

    凌冲元神转为阴神、阳神,出自噬魂老人的手笔,毕竟是魔道中开宗立派的魔头老祖,噬魂劫法之精妙,令阴若这位天魔翘楚也暗自心惊。凌冲敢独身前来,连一尊待诏境界分身毁去也不眨一下眼睛,足见背后有极大势力支持,说不定便是为他施法分裂神魂之人。噬魂老人不曾出面,仅凭一手分裂元神,不伤道基的手段,就足以震慑阴若不敢妄动。

    凌冲笑道:“若是前辈以为此法妥当,晚辈也抵抗不得。·”阴若哼了一声:“莫以为你身后另有高手撑腰,我就奈何不了你,须知刀光一落,瞬息即死,任谁也救你不得。”

    凌冲毫不在意,说道:“地星界有四位玄阴老祖,前辈、吞星、阴死气魔,不知最后一位身在何处?”阴若有刀光为凭,对凌冲也就不甚提防,说道:“最后一位最是神秘,一身修为还在我们三个之上,只是闭门苦修,千年也不见得现身一次。谁也不知其真正身份,出身何种天魔,修为到了何等境界,只是极天宫上代掌教便是先中了那位一掌,才被阴死气魔与我围杀。”

    凌冲沉吟道:“那位老祖如此神秘,当是一大变数,若前辈寻不到,其他人自然也寻不到。前辈之后有何打算?”阴若心忖凌冲区区凝煞修士,翻不出甚么浪花,也就知无不言:“我的部族受损,还要将养几日。再联合阴死气魔那厮,再杀伤苍海派,寻到劾役雷神的那厮,将其炼死,消我心头之恨!”

    鸟首雷神现身,大出意料之外,以天雷正法绞杀幽影刀魔部族,元气大伤,要数十年功夫繁衍才能恢复原样。阴若心胸狭窄,自然记仇,不能杀上九天仙阙,只能寻到做法召来雷神的家伙,挫骨扬灰,一雪前耻。

    凌冲眼珠一转,笑道:“施法之人晚辈倒也知晓,修为不高,还是仗着一点符之术,才能劾役天神,不值前辈出手。若是前辈再去苍海派,难免与宿苍子冲突,岂非正中极天宫下怀?”阴若冷笑:“此仇不报,难消我心头之恨!”

    凌冲就在虚空端坐,颇有指点江山的意味:“除却第四位玄阴老祖,其余三位身边皆有外界来客出谋划策。若晚辈所料不错,前辈只需静候数日,阴死气魔定然来邀,再入天星界,围杀宿苍子。前辈万不可答应,当务之急非是冲动生事,而是修养元气,则敌人阵脚自乱,正是无为而无不为之意。”

    阴若沉吟:“静守自持倒也不错。索性将部族藏匿起来,阴死气魔也寻我不到!”心念一动,幽影刀魔藏身的虚空碎片蓦地化为一粒轻尘,随风扶摇,飘飘荡荡不知到哪里去了。

    凌冲全不见外,阴若问起彼方世界来人之事,将玄魔两道弟子境况一一道来,末了居然向阴若请教起刀法来。阴若大是惊奇,问道:“你倒是心大,生死操于我手,还有心思去学刀法么?”凌冲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前辈是刀法大家,难得之机,岂可入宝山而空回?”说话极巧,不着痕迹的拍了一记马屁。

    域外天魔修炼是,大多是靠自悟自修,觉醒天赋神通,比不上人族修士代代传承的知识道法,“朝闻道夕死可矣”出自彼方世界圣人之语,地星界绝无流传,阴若品咂此句,越觉意味深长,矍然自思:“彼方世界只出了几个小辈,便将我等两界老祖玩弄于鼓掌之中,偏偏不能不听,又有这等传承,当真可谓可怖!”起了警惕之意。

    凌冲阳神之身亲见阴若施展幽影刀法,果然玄妙之极,自顾自将心头几处修行疑问说出,阴若是玄阴老祖、刀法大家,也有几分风范,不肯显得小气,便捡些刀法精要说了。幽影刀魔为天魔部众中最为犀利之辈,刀术法度精严,乃天地所授,刀法中涉及空间之道、虚实之义,实在博大精深。天魔之道,与玄门道法不同,讲求杀戮中自见真意,神通往往直中取,凝练直接,充满杀戮之意。

    凌冲确是有心讨教,他精修剑术,独得太玄、太清、噬魂三派最高秘典,对刀法还是一无所知,有了阴若指点,虽是随口点拨,却也茅塞顿开,与自家剑道一一对照,果然又有许多妙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算收到奇效。

    阴若随口指点了几句,见这道人居然能提纲挈领,把握刀术之精妙之处,所提疑问越发尖锐,到后来连这位玄阴老祖也不得不凝神以对,方能解答。凌冲境界虽只凝煞,但眼界之宽,同等修为之中不做第二人想。连真仙真魔的比斗都见了数场,胸中自有玄魔两道最高秘法,思维跳出刀术藩篱,结合剑术、魂修、符修之道,每一发问,必中关隘,惹得阴若也有几分心痒,不知不觉将幽影刀魔天赋刀术泄露了不少妙诀出去。

    这一场奇妙的问道场景在数日之后结束,不知阴死气魔有没有来寻阴若,但其他玄阴老祖显然心急不待,先自出手!凌冲向阴若问道数日,虚空之外忽然法力激荡,阴若稍加感应,冷笑道:“你说的不错,果然吞星那厮坐不住了,正在出手攻打苍海派阵势!”伸手一指,虚空现出一面水镜,内映两界天罡甬道之景。

    但见一道身影,周遭星光如海,沉浮不定,引得周天群星呼应不绝,正是吞星铁甲兽,遥向天星界中一掌推出,无数星光汇聚,化为一只无双巨掌,穿破两界天罡甬道,向苍海派阵势之上狠狠拍下!

    这道天星神掌的神通在星宿魔宗中乃是不传之秘,但不涉根本道法,只有法力运转之道,只要明细其中关窍,任谁都能施展出来。威力大小取决于修为高低。在吞星这等玄阴老祖手中使来,立时波澜万丈,场面宏大。一只巨掌足有百丈方圆,掌心通透,烙印周天星图三百六十五座群星,全无花俏之意,就是以强横法力,狠狠压下!任你布下大阵,我自一掌印下,也要分崩离析。

    天星神掌还未击中大阵,卷起滔天狂风,四面乱吹,苍海派阵势本自生风云,遮蔽神识查探,被飓风一吹,立时消散,露出内中大阵阵法,连阵中弟子惊恐之极的面色也瞧得一清二楚。

    天星神掌将落未落,就听一声怒吼,一道大水出自阵中,半空扭动,亦自化为一尊手掌,与天星神掌重重对击一记!宿苍子终于做不得缩头乌龟,以元神显化,硬抗了吞星一记偷袭。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