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四二九 旱魃遭劫
    以凌冲之修为,根本不可能跟上玄阴老祖神通变幻,但他早有准备,刀气与天灵之间看似虚空,实则有一道无形无质之物抵挡刀光。阴若感应若斯,刀光被足,元神中便起了警兆,一道冲天魔意竟然循着刀光侵入紫府,要污秽其元神。这股魔意冰冷浩瀚,似造物之主,把持造化,一切皆为蝼蚁,这股魔意并非诱人堕落魔道,而是将魔道精髓尽情展现,如一幅浩瀚画卷,徐徐铺开,令人目不暇给,道心不坚、元神不定者,自然容容易易堕入其间,不可自拔。

    这道魔意正是噬魂老人留在中的那道源魔之意,不知得自何处。蕴含最深沉之魔道精义,似源自开天辟地之前,由造化所生。噬魂老人将魔意留在中,本意是令弟子感受其中无上魔道意境,能镇压自家心魔,压服七情魔念,噬魂劫法的修为自然精进。但凌冲自得了这道魔意,只体悟过两次,便深自戒惧,总觉这缕魔念来历非同寻常,藏有绝大隐秘,若将之与自身相合,未来必有不测之祸。

    修道人对念感灵识最是看中,往往心血来潮,必是冥冥之中一缕心念感应,既生此念,便留它不得。今日主动来寻阴若,一为结盟,二为借其手将这缕魔念毁去,永绝后患。此来亦是冒险之极,稍有差池,以旱魃法力绝难在阴若手下保全,连带阴神也要毁去,苦修数载的噬魂劫法便功亏一篑。阴神若毁,阴阳失衡,对他祭炼阴阳之气影响极大。

    但这缕魔念不除,始终是心腹大患,干冒奇险,将魔念运化而出,挡在天灵之上。邀天之幸,阴若果然一刀劈来,触发魔念魔性,反侵入其元神之中。阴若被源魔魔念沾染,就要堕落,亏得她是玄阴级数,元神宁定,自觉身陷魔境,立时惊醒,暗道不好。源魔魔念太过邪异,其中意境确是魔道最高传承,但一旦身陷,不由自主,会被魔念同化,自家元神念头点滴不剩。

    阴若身为玄阴老祖,看的自比凌冲通透,不假思索,几乎转念间又是一抹玄阴刀光化出,两道刀光合璧,向虚空魔念狠狠一斩!源魔魔念来历神秘,全无法力,仅是一抹念头,展现无边意境,被两道刀光斩过,尤其幽影刀魔本就能游走虚实两相,对念头元神杀伤力丝毫不弱。两道玄阴级数法力合璧,只闻如琉璃破碎之声响过,那一缕凌冲深深戒惧的源魔魔念终于分崩离析,瓦解个干净!

    魔念一去,凌冲顿松口气,心神恍如一层薄纱揭开,变得通透无比,连念头也自活跃的太多。但刀光不歇,一气劈落!两道玄阴级数法力,足可轻而易举将旱魃劈死,但源魔魔念甚是坚硬,虽被劈碎,也耗费刀光不少元气。刀光一震,比阴若初发时,威力降低了不止一筹。

    饶是如此,刀意入神,凌冲还是打了一个冷战,丹田中玄阴法珠瞬时之间燃烧殆尽,尽数化为法力,全力催动旱魃分身!此是生死存亡之时,旱魃本身灵识早已泯灭,但当此绝境,还是激发了血脉中那一抹最为深藏的暴戾凶性!

    旱魃一声低吼,双拳摆动,次第击出,拳峰之上又有无数细小之极的秘魔阴雷密布,不断生灭空间,形成小小的生灭之力,每一处小空间生灭之时皆有法力溢出,在玄阴级数眼中根本算不得甚么,但无数秘魔阴雷生灭无数细小空间,汇聚起来,却是一股庞然大力,壮大到连阴若这等积年老魔也不能等闲视之的规模。

    凌冲临来时早将一应危机估算一遍,将各种可能都计算到了极处,自然也知必会直面阴若玄阴级数的法力绞杀,早有定策。他的打算是基于一桩事实,便是阴若如今并非完好无损,施展不出巅峰状态的玄阴神通。其与阴死气魔围攻暗算宿苍子,宿苍子虽然吃了大亏,被印了一刀、一气,身受重伤,但他深恨阴若,拼死反击,同样以纯阳级数神通伤了阴若,将一道水行真气打入其元神。

    阴若如今亦是重伤在身,宿苍子临死反扑,若是阴若拼着重伤与阴死气魔痛下杀手,宿苍子绝难逃脱,但阴若天性阴沉多疑,一旦受伤,斩杀宿苍子之后,阴死气魔必会反戈一击,将自家铲除。域外天魔之间可从无甚么信义可言,都是抽冷子捅刀子。她犹豫再三,反倒舍却宿苍子,自家先逃了。宿苍子大智若愚,以拼死之态,果然将阴若惊走,余下阴死气魔一个,见事不可为,更懒得出手,也径自走了。这位苍海派的老祖这才捡的一条性命。

    阴若受了暗伤,将养多年,也难痊愈,此事宿苍子对赵乘风几个和盘托出,全无隐瞒。当凌冲劾役九部雷神下界,阴若眼看部族被杀,还迟疑了片刻,才肯出战,只因有暗疾在身,顾忌非常。与鸟首雷神交战,也要束手束脚,不能尽情催动法力。不然以幽影刀魔操弄虚空的天生神通,鸟首雷神就算能将阴若斩杀,也绝难全身而退。

    凌冲赌的便是阴若功力不足,玄阴刀光尚有破绽,但也冒险非常,旱魃毕竟只是待诏境界,玄阴法珠有限,在玄阴级数老祖面前只有一次出手机会,错过良机,唯有死路一条!

    旱魃分身低吼声中,双拳激荡,又有秘魔阴雷护持,与两道玄阴刀光碰撞。刀光过处,先是无数秘魔阴雷生灭的小世界纷纷破碎,化为虚无,跟着长驱直入,一气斩在双拳之上。阴若所发两道玄阴神通,皆是玄阴禁制,将七十二道地煞禁制祭炼圆满,合并为玄阴级数。她受伤在线,先见旱魃不过待诏境界,先一道刀光未尽全力,及至见了源魔魔念,第二道刀光才算勉强出了七八分功力。

    经由源魔魔念抵挡一番,再有无数小世界生灭之力缓冲一记,斩到旱魃拳上刀光之力只剩三四分,但就是这三四分神通,旱魃依旧抵挡不能,刀光连闪,双拳先被切落,旱魃本身意识泯灭,不知疼痛,却见刀光毫无迟疑,漫卷而上,如九天天绅倒悬起来,自顶至踵,轻抹而过,这才徐徐消散于虚空之中。刀光过处如流水,旱魃呆呆而立,身子被刀光正正劈开,分作两半!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