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八二 帝尸尽殁!
    这一番变化在场四具金尸固然瞧得呆了,吓得周身瑟瑟发抖,连始作俑者凌冲也自有些不敢相信,万未料到只有一缕焚天破狱魔火竟然凶威如斯,紧接着念头一转,焚天魔火将太祖皇帝尸身化去,一朵黑莲本有鸡卵大小,吸收了太祖皇帝一身修为,化为手掌大小,火焰分化为五道黑丝,直扑四具金尸,另有一道如线如丝,穿破虚空,正绕在飞速急退的太祖皇帝婴儿之上!

    四具金尸受太祖皇帝操控数百年,服从之意根植骨髓,但魔火袭来,眼见方才太祖的惨状,恐惧之意压过一切,齐发叫喊,转身奔逃。无奈魔火化为细丝,在旱魃待诏境界法力催动之下,来去如电,闪得一闪,将四具金尸套牢,往回很拽。金尸平日皆是吸人精血元气,难得今日遇上克星,自知死期不远,一个个发出撕心裂肺之惨叫。

    旱魃毫无怜悯之意,大手连抓,四具金尸接连爆成团团血雾,连神魂精血一口吸入,又吞纳了四具金尸,丹田中焚天破狱魔火又有一朵火花飞出,飙轮电转之间,与先前一朵火花汇做一处。太祖皇帝元婴见机得早,舍弃一身元气挡了一挡,婴儿变化之间便要穿破石室,只消脱离旱魃法力笼罩,便是龙归大海,逍遥自在。

    但元婴撞入石壁的一刻,壁上忽有金光升腾,化为道道字符,却是道家符文云书,金符连成一片,结为一道光网,兜头将太祖皇帝元婴困在其中,太祖大骇,元婴发出一声尖啸,充满惊惶之意,双手一搓,无数阴雷飞出,俱是尸气组成,往那一片金符金光轰去。

    金符金光显是不知何人布置在此,年头久远,法力流逝,已不复当年神妙,但千年以将,却还有几道符文残留法力,发出无量金光,与阴雷碰撞,便是震天价闷响过去。金符到底时光久远,被阴雷一轰,登时解体,失了妙用。但就这般缓得一缓,旱魃已将四具金尸吞噬,腾出手来,两朵焚天魔焰所化黑莲凝练成两道绳索,蚕丝一般,电射而来,将太祖皇帝元婴捆成了粽子,狠命一拖,太祖皇帝不由自主,被一股邪力拖向旱魃!

    眼见旱魃张开一张大嘴,獠牙外露,内中隐约可见熊熊魔火焚烧,饶是太祖皇帝戎马一生,双手沾满血腥,自家死到临头,却依旧恐惧非常,尖声大叫:“贼道误朕!”方才拦阻他的金光来历,他心头一清二楚。原来当年其驾崩之前,有感寿数无多,特意多方打探,寻到了一位正一道弟子,以其俗世九族性命为要挟,迫使其以正一道秘传炼尸之法,在帝陵之中布置炼尸法阵。

    因此帝陵中法阵符阵,皆由正一道秘传布置。那位弟子已是金丹修为,得了正一道真传,但一己之力毕竟有限,难能保得九族周全,秘密回山请教当时正一道掌教真人。却得知此是其命中魔劫,非过不可,绝无解脱,不得已答允太祖,就在帝陵中一呆三年,借地气龙脉,布下一座炼尸大阵。太祖皇帝临死之前,留有遗诏,凡大明皇帝,驾崩之后,必当合葬一处。为的便是使子孙亦能借炼尸大阵之力,修成僵尸。

    那位正一道弟子布下炼尸大阵之后,自知身犯教规,将本门秘传泄露于世,便即自绝而死。太祖皇帝驾崩之后,尸身葬入帝陵,果然千年火候,成就僵尸。却不知那位弟子临死之前,在石壁之上留下禁制符文,为的便是关键之时,绝杀一击,果然阻得太祖元婴一瞬,一线之隔,便是生死天堑。千年之前,太祖皇帝威逼利诱,得其正一炼尸之道,逼得那弟子自绝以谢世门,千年之后,太祖皇帝元婴却又因那弟子所留后手,被旱魃所侵,死在顷刻,正是因果报应,丝毫不爽。

    凌冲自然不知其中来龙去脉,就算知晓,也只能更添杀意,太祖皇帝发出阵阵悲鸣,其声惨烈,凌冲充耳不闻,旱魃将手一挥,两朵魔火黑莲显化,一朵贴在其顶门,一朵附于其丹田。魔焰滚滚滔天,灼烧之下,太祖皇帝剧痛难忍,口中发出恶毒诅咒,凄厉非常。数息之后,便告趁机,元婴也自化为了虚无。可怜大明开国皇帝,文治武功,打下无量江山,本欲死后得长生之果,却被凌冲杀上门来,一举断了根去,连带十二位后人僵尸一窝端了,实是可叹。

    自此大明皇室尸身再无遗漏,皆被旱魃或烧、或吞,惨死殆尽。凡是焚天魔火焚尽,一身元气神魂尽数成了魔火养料,更添魔火魔威,可谓为虎作伥。旱魃分身接连吞噬十三具帝尸法力,其中一具还是元婴修为,虽是待诏之境,倒也不无小补。凌冲阴神心念一动,将全部法力灌输至两朵魔焰黑莲之中,两朵黑莲猝然合一,化为一朵三尺高下,九层莲瓣次第绽放,内中花蕊缤纷,热量无有一丝外泄的黑莲,就在旱魃面前徐徐转动。

    黑莲静谧,魔火魔威内敛,遍体通透,望去竟似黑色水晶雕琢一般,瑰丽到了极处。但方才五具金尸加上一具元婴僵尸,尽数死在这朵黑莲之下,便知此宝当是如何凶残了。有了一大股法力注入,这朵黑莲算是彻底觉醒,也算凌冲一个新的杀手锏,只是他对焚天破狱魔火乃是旱魃之身不太精熟,瞧了一眼,旱魃分身鼻头抽动几下,蓦地伸手一指,黑莲悄然绽放,往一处石壁上烧去!

    焚天破狱魔火,连地狱都能烧穿,何况区区土石,黑莲到处,石壁悄然化为虚无,现出一座长长甬道。旱魃分身六识敏锐之极,将太祖皇帝一干僵尸斩杀,不留后患,便要去收拾逃走的恶尸道人。先后杀死封寒、炼化十三尊帝尸,耗费了半柱香的功夫,以恶尸道人法力,想来早已逃得远了。但旱魃乃是待诏境界,法力通天,自有办法上天入地,将恶尸道人揪了出来。

    以鼻识嗅出恶尸道人气味,以魔焰黑莲开道,旱魃将三丈高下法身一缩,化为栲栳大小一团黑光,追摄而去,阳神主持肉身轻轻一跃,也自跃入黑光之中。临行之前,屈指一弹,一朵小小火星飞出,正中棺椁残骸,轰的一声,魔焰发动,将整座石室烧的岩浆滚滚,一切帝尸存在的痕迹悉数抹去。自此之后,帝陵之中再无帝尸!

    石室被焚毁的同时,京师之中秦钧蓦地抬起头来,若有所感,望向帝陵方向,似乎有甚么压在心头之物被一下挪去,心间一片清亮,连法力运转也自加快了许多。“掌教恩师曾言我宿孽深重,非得将宿世恩怨了解,不得进窥金丹之境。我求了门中长老推算,说是这一段恩怨早在千年之前结下,正在大明京师左近,还说不必我出手,自有高人为我化解这一段因果。如今看来,当是有人助我将恩怨了断了!如此道心澄澈,便有望冲击金丹境界!只是助我之人究竟是谁,总要当面好生道谢一番才是!”

    不提秦钧胡思乱想,旱魃乌光飞掠如电,一路向下而去。魔焰灼烧土石,两旁浓烟滚滚,全然不顾。恶尸道人元婴远遁,居然非是向上穿出帝陵,而是直直向下。凌冲心头狐疑,但既下决心斩杀恶尸道人,便义无反顾。

    晦明童子在紫府之中,洋洋自得,笑道;“小子,方才我以太清符术,杀得恶尸道人鸡飞狗跳,毫无招架之功,你该知道我太清符箓之术,多么玄妙了罢!”凌冲阳神笑道:“晦明你倒是手段无穷,但我只用旱魃一道魔焰神通,便将帝尸生生烧死,省力非常,若是恶尸道人遇上了我,一招之内,便令其灰灰了去。”晦明童子瞪眼道:“你这厮好没道理,旱魃乃是待诏境界,我自然比不了,待本大爷恢复真仙级数法力,哼哼!”二人一路斗嘴下行,不觉之间已入地下数万丈之远,魔焰焚烧土石不觉,凌冲阳神狐疑道:“不对,恶尸道人法力不可能支持这么久,我有旱魃分身还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