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三八零 帝尸苏醒 太祖算计
    恶尸道人被九曜星光一照,大叫一声,不由得双目紧闭。幸好他是元婴出游,若是本体在此,被星光一照,立刻将双目灼瞎。九曜星光合一,轻轻一刷,两只枯槁大手立时消散无踪,九曜星光又一擎动,魔幡齐杆断去!灵符显威,接连两次,自然消散。恶尸道人心疼的大叫一声,忙将两杆断幡收起,本命法器被毁,苦心祭炼的金尸亦派不上用场,恶尸道人纵横天下数百年,除却各个正道掌教至尊,从未见过如此难斗之人,一时之间,他心头竟然生出难以匹敌之感,只想转身便逃。

    其实并非恶尸道人法力不济,神通不高,而是初始时便将晦明童子划为正一道门下,非但未瞧出其是法宝灵识显化,更落入窠臼,以平常对付正一道高手的手段对付小生死符。太清门符术别开蹊径,与正一道又是一番妙用,以克制正一道的法门去斗,自然不成。太清门沉寂已有万年,恶尸道人也不过数百寿数,哪能想到这白白胖胖的小子竟是上古符宗遗脉?自然处处吃瘪,败的惨不可言。

    可怜恶尸道人误算连连,法器、金尸接连被伤,唯有靠着化尸神光苦苦支撑。却不知晦明童子也暗自叫苦,帝陵深处地下,被阴煞之气布满,一应太清符术皆要以天罡真气施展方可,这还是生死符功能特意,凝练两仪,才能在此地施展太清神通,威力丝毫无损。但方才几下,已耗费了他体内六七成天罡真气,再要压服恶尸道人,势必出尽全力,天罡之气一旦告罄,便要露了老底。

    谁知恶尸道人被晦明童子智计百出的符术神通唬住,自家手段尽出,也奈何对方不得,生了戒惧之心,见晦明童子双手结印,又要放出一道符箓,二话不说,转身便走,居然不战而逃!恶尸道人以元婴出游,身形介乎有无之间,这一奔逃却非向上而去,而是斥开土石,一路向下!

    晦明童子大出意料,恶尸道人逃走正合他意,大呼小叫,正要追摄而去,凌冲叫道:“先别管他!杀了封寒,再追不迟!”晦明童子满面不情愿,却还是回身向封寒杀来。

    封寒吓得亡魂皆冒,以恶尸道人的神通都奈何不得这个小胖子,自家全力施展剑术,连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法都施展开来,却被凌冲用一道奇怪之极的涡流尽数挡住,还能无视黑眚阴煞真气阴毒之处,反吞他剑气,凭着一道怪异符箓,就算道行不高,一时之间也拿他不下。若是那小胖子加入战团,一时三刻,自家哪还有性命在?

    封寒决断更是果决,虚晃一剑,破壁而走。当年修建帝陵,耗费极大,虽有正一道高手布置炼尸大阵,终归非是修道宗门全力出手,只在帝棺所在石室布下许多阵法,但千年以将,大多失了灵性,被封寒飞剑一切,如豆腐般石屑倾落,眨眼凿出一个大洞,封寒正要穿出,忽然心头发毛,一股剧烈到了极处的危机感生出,未及转身去瞧,就觉一股巨力握住自身,连反抗也不可得,被投入一处漆黑洞口,身上传来剧痛之感,接着便甚么也不知了。

    不知何时,一道巨大身影显现于棺椁石室之中,三头四臂,魔气升腾,正是普渡神僧所赠的旱魃分身。这具分身被佛法炼化,非但原先四臂中所捏法器不见踪影,一身道行也自玄阴境界跌落至待诏之境,且真魂全无,无法催动。幸好天欲教主雪中送炭,一道玄阴法力遥袭楞伽寺,被普渡借三月之手,施展心剑,斩落一缕,凝练三枚法珠,赠与凌冲。

    此物乃是天尸教长老薛蟒之宝,方才当着恶尸道人不敢施展,并无把握将其击杀,一旦传扬出去,薛蟒必要倾尽全力夺回,但恶尸道人被晦明童子吓破了胆,不战而逃,凌冲当机立断,一枚法珠投去,放出这尊尸神,果然无往不利,一抓之下,连金丹境界的封寒都毫无抵抗之力,被这尊魔神攥在掌中。凌冲本意是擒住封寒,逼问黑眚阴煞剑诀的法门,眼下他修炼噬魂神通,魔道功法皆可修炼,债多不愁,索性瞧瞧黑眚阴煞剑诀到底有甚么奥妙。

    谁知旱魃分身虽无神魂主持,毕竟曾为玄阴级数大妖魔,本能还在,见封寒一身黑眚尸气修为,正是同宗同源,大补之物,不等凌冲命令,竟然一口活吞!可怜封寒,天生的剑道奇才,为学上乘剑术,不惜判出神木岛,投身天尸教,到头来刚修炼成金丹,却惨死于天尸教祭炼的旱魃手中,此中因果着实难以论述。

    凌冲见旱魃张口大嚼,嘴角流血,当成了无上的美味,叹息一声,也阻止不得。天欲教主功力深厚,一枚法珠之力,足可催动旱魃分身全力出手三次,擒捉封寒不过是小菜一碟,不在话下。待得将封寒吞入腹中,旱魃身上有丝丝微光亮起,一位金丹修士到底不无小补,本能的以封寒一身血肉真气,修补被佛光破坏的身躯。

    凌冲更不怠慢,将手一指,阴神怀抱噬魂幡走出,一步跨入旱魃紫府,接掌了这一具威力至大的分身,四臂摇动,各捏拳印,一拳之下,四具棺椁应手而碎,连带其中帝尸也成了一团血肉,黑血遍流,旱魃分身低吼一声,抓起残尸便嚼。十三具帝尸经阴气千年滋养,最差的也化为金尸,只是当年布阵的正一道高人留了一手,在棺椁之外,另设一层禁制,帝尸即便成了气候,受禁制所克,也不能随意出游,免得危害世间。

    旱魃分身乃是待诏级数,肉身挤压虚空,莫说金尸,就算元婴级数,在他面前也只是小孩子家家,一拳击去,管他甚么禁制棺椁,统统粉碎!正在虚弱之时,生吞封寒更是激起其内在凶煞之性,连凌冲也阻拦不得。旱魃分身吃了四具帝尸金尸,还不知足,啪啪啪啪!又是四下连响,四具棺椁击碎,内里帝尸也反抗都不能,又成了其口中美食。

    本是十三具帝尸,被旱魃一口气吞掉八具,余下五具帝尸登时暴乱,棺椁上铜灯灯火大盛,阴惨惨碧油油,代表棺中帝尸气息膨胀到了极处,砰砰砰砰砰!五声巨响过后,帝棺棺椁被一股大力掀开,内中黑气、尸气乱窜,五道身影怒吼声中,急扑而出,五只大手携带无尽死气,向旱魃分身要害抓来!

    旱魃分身高有三丈,头颅正顶在石室穹顶,五具帝尸不过身高丈许,在其面前犹如孩童一般,凌冲早跃到旱魃肩头,双目一扫,已看清五具帝尸模样,最高大的一具乃是一位老者,头戴平天冠,身披九龙袍,腰悬帝剑,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身上气息亦最是深远,正是大明开国太祖皇帝。

    晦明童子在他肩头端坐,叫道:“你是要将大明帝尸一网打尽么!”凌冲点头,虽随张守正学心学学问,却非学那腐儒之气,讲求的是君为轻,社稷次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道。这些帝尸已然尸变,神魂新生,并非当年的大明帝王,就算灵智尚在,如今身化僵尸,定要除去!不假思索,耗费一枚法珠,便是为了斩杀封寒,将十三帝尸一并抹去,免除后患。

    阴神在旱魃紫府中,念头一动,丹田中一团焚天破狱魔火依旧缩成一团,毫无复苏迹象,其上却有一枚乌珠旋转不休,每一转动,便自小上一圈。正是天欲教主法力凝练的法珠,待到此珠用尽,旱魃分身自然陷入寂静。但现下有法力支持,却是生猛之极。

    太祖皇帝所化僵尸竟已有元婴之境,其余五位帝尸却是一色金尸,凌冲见了恍然大悟:“这些帝尸好不狡猾,太祖帝尸修成元婴,已可脱体远游,此处的禁尸阵法早已无用,却还装作被其克制,想必方才恶尸道人采取阴龙天子气,那般不甘模样亦是伪装出来,幸好我有旱魃在手,今日就将帝尸杀尽,管你甚么算计,一概无用,也算为世间除一大害!”

    五具帝尸之中,太祖皇帝修为最高,修成婴儿,灵智大开,虽非当年叱咤风云,开疆拓土的大明始皇帝,但凶狠狡诈犹有过之,一只生满绿毛的大手抓下,掌影变化无方,居然是一套极深奥的掌法,其余四具帝尸各自喷出尸气,正是阴龙天子之气,一般修士来此,无论玄魔,遇上此气,皆受克制,法力道行大大退步,一身神通十成发挥不出五成,但旱魃毕竟为待诏境界,道行差距太大,被阴龙天子气喷在面上,只微微一晃,行若无事。

    五只巨手抓在他周身要害之处,太祖皇帝喝道:“将他分尸!”四具帝尸乃是其后人血脉,畏惧之心早已深入骨髓,即便灵智另生,也自听命于他,五尸齐齐法力,或扭或拉,或撕或抓,种种精妙手段使出,要将旱魃生生分尸捏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