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章 三七八 帝陵激斗!
    

    <1> 正文 章 三七八 帝陵激斗!

    

    

    

    

    


    阴龙天子之气太过珍贵,每隔百年,天尸教皆有高手前来收取。此次恰逢惠帝水陆大会,天尸教主命恶尸道士与封寒一同前来,收取阴龙天子气。太祖皇帝受铜灯压制服软,献出自家苦练百年的阴龙之气,其余十二具棺椁中帝王亦自伏低,不旋踵间,十二具棺椁亦有条条阴气飞出。

    恶尸道人将手中葫芦一摇,将十三道黑气尽数吸入。每一道黑气之中皆有一条小小龙形游弋不休,乃是地气龙脉显化。待十三道黑气吸尽,棺椁自然平静下来,全无动静,似乎献出阴龙天子气对十三具帝尸而言,亦是不小的负担,元气大伤。

    恶尸道人将葫芦塞好,略一摇动,内中隐闻龙吼之声,桀骜不驯,嘿嘿一笑,将葫芦收起。阴龙天子气还是献与天尸教主,掌教大人似乎在修炼一种奇异道法,需用到阴龙天子气。待得修成,便是天尸教大举动手之时,魔道第一大派的宝座早该换一换了。

    凌冲将一切收在眼中,恶尸道人收集阴龙天子气息,定是修炼天尸教法门之用,无论如何,只要令其无功而返,就是极大功德。有晦明童子这个元婴法力的法宝在手,自也不惧恶尸道人与封寒两个,唯一所虑者,现下已噬魂法门遮掩气息,只修成一道恶念魅剑,只是胎动级数,绝非封寒的对手。

    正思忖间,封寒说道:“长老,阴龙天子气到手,该去寻曹靖商议起兵之事了。”二人临行之时,天尸教主有命,寻到曹靖,商讨助靖王起兵作乱,夺取皇位之事。魔道练气士,皆是唯恐天下不乱,战乱一生,生灵涂炭,自会有无量尸体,怨气、怒气,正合天尸教修炼太阴炼形法之用。天尸教对靖王之事极为上心,若是正道七派有长老出山阻拦,亦会派遣脱劫级数之上的长老下山,围杀正道来人,务必令靖王造反成功。

    恶尸道人怪眼一翻,冷冷道:“我要做甚么,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来指手画脚!”封寒目中寒光一闪,冷笑道:“此是掌教之命,不敢有违,长老若是去的迟了,回转总坛,我自会禀告教主!”恶尸道人仰天打个哈哈,说道:“封寒,你受教主赏识,说不定日后得传道法,接掌掌教的宝座,只是现下我还是真君长老,你不过是区区金丹之辈,这上下尊卑之道,还是要守的!”

    封寒微笑道:“多谢长老之言,封寒省的。”自修成金丹以来,得天尸教主青眼,门中地位扶摇直上,只要碎丹成婴,立可一跃成为天尸教中新晋长老,手握极大权柄,全不必将恶尸道人这等失势的长老放在眼中。

    恶尸道人眼珠转了转,忽又笑道:“掌教之命,自要遵从,阴龙之气到手,走也无妨!”又向十三具棺椁喝道:“尔等生前为帝,享尽人间荣华富贵,如今得地气滋养,有机缘跨入尸神大道,好好修持,再过几日,人间大乱,便是尔等大显身手之时!”十三具棺椁中传出荷荷之声,也不知是何意。

    凌冲悄然道:“晦明,你缠住恶尸道人,我来对付封寒!”晦明童子道:“那厮不过元婴修为,我一个照面就能炼化了他,只是你现下魔道修为太低,怎么对付金丹级数?”凌冲断然道:“大不了我恢复正道法力,以太玄剑术对付他!”玄剑灵光真界中,玄武剑光一道就有金丹级数,还真不畏封寒。

    晦明道:“蠢材!正道修为在此处大受压制,尤其阴龙天子气放出,你一身剑术发挥不出五成,怕是要给人家当了试剑之用。你身上不是还有吞星符与阴阳之气么?这两种皆不受阴气克制,足可运用自如!”

    凌冲脑中灵光闪现,阴阳之气贯通两仪,威力至大,只是运用还不怎么纯熟。吞星符以龙鲸一族玄鲸吞海功法门祭炼而成,融汇云文天篆之法,但受周天星力牵引,反而超脱玄魔界限。周天星力并无正邪之分,亦可在此动用。晦明一句话提醒了他,暗将吞星符祭起,至于阴阳之气则留之备用。

    恶尸道人连哄带吓,将十三具帝尸弄得服服帖帖,也自满意,正要穿破虚空,忽有一道黑影长生而起,将手一扬,一道极细剑光直扑手中葫芦!封寒蓦地大喝:“甚么人!”反应迅捷,一手指处,十三盏铜灯蓦地光火大亮,十三道灯火凝为十三道剑气,横过虚空,攒刺而去!

    金丹修士,一身修为与神魂相融,再加修炼罡气、煞气,浑然如一,生命层次已然发生改变,算不得凡人之身,已是半仙之体,因此号为真人。凝煞、炼罡修炼之真气,尽数转化为丹气,刚柔随心,大小如意,金丹一出,丹气镇压,能扭曲虚空,将周遭不同于自家丹气的真气尽数排除出去形成一道界域。这道界域之中,唯有金丹修士自家丹气方能运转自如,其他人等修为、真气皆受压制,因此唤作金丹界域。

    凌冲先前与萧厉斗剑,星宿魔宗道法特异,迈入金丹级数是要修成一团星光种子,反而无有金丹界域之说。但星光种子中本就蕴含星力气息,亦可算作一种金丹界域。

    封寒痴迷剑术,精修黑眚阴煞剑诀,凝练灯火为剑,锋锐绝世,显露出一手上乘剑术。凌冲将身一摇,晦明童子化为一团幽影飞出,自家却将吞星符放出,化为一团幽光,与十三道天尸剑气狠狠拼斗一记!

    恶尸道人一眼瞧破极细剑光不过胎动境界,只是气机诡异,也不放在心上,伸手一指,一团尸气飞出,将剑光挡住。他的天尸真气歹毒非常,其中蕴含丝丝万年僵尸之气,中人必死,又能污秽一切道术法力,比天欲教所传天葵气更加歹毒厉害。

    但那道太阴魅剑是凌冲以一缕忿怒魔念练成,无形无相,斩杀神魂,沾染元神,不受天尸真气克制,剑光一圈,绕过天尸真气,剑影闪处,直指恶尸道人六阳魁首!晦明童子也自杀到,显化元身,一枚小小符箓,内有无穷符线勾连往复,真气吞吐之间,两道黑白生死气向恶尸道人急卷而下!晦明童子的本体生死符,本意便是为了贯通阴阳生死,得大自在、大造化,无论阴气、阳气,皆是其上佳养料,入了帝陵之后,依旧生龙活虎。

    恶尸道人冷哼一声,虽是元婴化身来此,亦有法器随身,袖中飞起一面长幡,幡面上死气招摇,蓦地飞起一只大手,形容枯槁,全由死气组成,五指箕张,往黑白生死气上抓去。至于太阴魅剑剑光,他双目中两道神光飞起,定住太阴剑光,不令近前分毫。

    恶尸道人与封寒出身天尸教,也不知身经多少大战,对敌经验丰富已极,合纵连横之间,各以最佳招数施展,凌冲兵分两路,居然也未占到便宜。封寒十指抹挑之间,十三道灯火剑光漫空游走,剑影不定,围着凌冲周身一场好杀。凌冲只将吞星符化为一团栲栳大小黑光,内有无穷吸力,护住周身,但有剑光杀来,便是一吞,吞星涡流之力发出,封寒全幅心思除却运剑,还要防备被吞星符收去剑光。

    斗到分际,封寒一拍顶门,又有一道森寒剑光飞出,十三道铜灯灯火剑光不过是试手之作,也未想能拦住凌冲。这道剑光才是封寒数年心血祭炼的本命飞剑,以阴寒之物铸就,又以万年尸气淬剑,剑光森寒之间,蕴含无量尸毒,中者无救,此是天尸教炼剑秘法,天尸教主只传了封寒一个,连恶尸道人都不知晓。

    这柄天尸剑一出,一道灰涩剑光嘶嘶有声,剑影穿梭,一闪之间,往凌冲颈上绕来,居然亦是剑气雷音的上乘剑术!凌冲咦了一声,吞星涡流上冲,敌住天尸剑,余下十三道灯火剑光趁机杀来,他冷哼一声,掌心现出一团阴阳之气,黑白互逐,略一展动,已将十三道灯火剑光尽数吞噬。

    阴阳之气中有他一缕念头,算是勉强祭炼,其威力还远在吞星符之上。十三道剑光落入其中,阴阳之气大磨一般磨得几下,便即无踪。封寒大吃一惊,对手只出了两道神通,便破解自家连潮攻势,连十三道剑光都收不回来,偏生所用道法各个神秘,瞧不出来路,“我自修成金丹,有机缘连剑气雷音之法一并练成,难道还奈何不得一个藏头露尾的鼠辈?”

    将身一摇,八道灰白真气飞出,如蜘蛛吐丝,结成一,兜头罩下,正是黑眚阴煞真气,采集地底阴煞与万年僵尸之气合练而成,阴寒奇毒无比,配合天尸剑光的剑气雷音之术,九道真气剑光围着凌冲厮杀不停。天尸剑光一动便是阴雷滚滚之声袭来,黑眚阴煞真气又自无孔不入,凌冲以噬魂道法对敌,终究是弱了一层,渐感不支。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